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东方园林债务危机待解,“慈善女王”百亿诺捐成疑

2019-04-17 09:31
角马能源
关注

“这个中国女人捐出15亿美元拯救濒危野生动物。”去年1月9日,美国知名脱口秀节目《艾伦秀》在其官方ins转发了这条消息。

这个中国女人即是东方园林创始人、董事长何巧女。此次诺捐15亿美元,意在保护濒危野生动物。

这笔近百亿元的财富占据这位女企业家全部财富的三分之一。但从2018年开始,东方园林屡陷危机,“慈善女王”承诺的巨额捐赠能否兑现遭受质疑。

对何巧女来说,2018年或许是她商海泛舟以来最难熬的一年。她从中国最富有的女企业家之一,变成负债屡屡的“女负豪”。

她所执掌的东方园林陷入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大裁员、财务负责人辞职等旋涡。公司股价亦遭大跌,市值蒸发数百亿元。

今年以来,东方园林的危机仍在继续。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东方园林预计亏损为2.2-2.5亿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977.82万元。

仅仅一年多前,东方园林仍在疯狂扩张,何巧女的个人财富也水涨船高。在参加不同慈善活动时,这位出身寒门的“卖花女”屡屡承诺巨额捐赠,累计诺捐超过180亿元。

如今,东方园林债务缠身,危机待解,这位“慈善女王”的承诺能兑现几分?

“骤雨未歇”

去年8月23日,在东方园林的复牌路演上,何巧女在演讲ppt上敲下“骤雨初歇,一轮红日彩霞满天”,这位“园林女王”希望借此向外界传递公司企稳的信号。

但东方园林当下所处境况并非如她所说“骤雨初歇”,巨额负债犹如悬剑置顶。

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这家明星公司的负债已由2013年的68.5亿元增至292亿元, 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61亿元。

负债承压下,东方园林的融资亦受波及。去年5月底,该公司原本计划首期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含10亿元)的公司债券,但最终发行规模仅5000万元。

这次发债也被外界戏谑为“史上最冷发债”。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东方园林不得不收缩战线,抛售资产。

去年10月,这家园林巨头不得不放弃位于湖北仙桃市总投资额高达22.5亿元的PPP项目。此次终止该项目原因或与该公司五个月前的“史上最冷发债”事件有关。

收购亦因此受挫。在仙桃项目合作被终止两个月后,这家中国园林第一股宣布决定终止一笔作价8亿元的收购,收购对象为雅安东方碧峰峡旅游有限公司。

除了主动终止收购,何巧女还不得不退出已有项目,以防止公司进一步“失血”。去年12月底,东方园林位于福建龙岩项目被另一上市公司金圆股份接手。

仅仅一个月后,这家中国园林第一股退出江苏常州项目,距离其斥资1.84亿元收购不到一年。今年2月,该公司再次退出江苏南通的九洲环保项目。

东方园林的困局并非孤例。

自去年4月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后,信贷收紧让此前快速扩张的民企很快陷入流动性危机。

对环保公司而言,2018年或许是最难熬的一年。

除了东方园林,碧水源、神雾环保、盛运环保、天翔环境、*ST凯迪等多家环保上市均陷入债务危机。

危机之下,这些资本市场曾经的宠儿股价大跌,不得不“嫁身”国资。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仅半年内已有11家环保上市公司引入战投,或易主,背后金主均有国资身影。

东方园林亦不例外。去年11月,该公司实控人何巧女、唐凯与盈润汇民基金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受让不超过5%股份。

同时,东方园林旗下控股孙公司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还引入农银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后者的控股股东为东方园林子公司环境投资。

此次引资后,环境投资持有环保集团64.29%股份,农银投资持有35.71%股权。农银投资的进入为何巧女带来数以十亿的增资资金。

不过,在引入农银投资后,今年初,何巧女宣布辞任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

PPP魔咒

这并不是何巧女第一次遭遇此类危机,上一次跌落谷底是在2000年。

这一年,何巧女对东方园林进行股份制改造,剑指上市。彼时,东方园林产值过亿,房地产行业的腾飞让这位白手起家的女富豪看到机遇,决定向全国扩张。

短短两年,这家当时已经园林领域崭露头角新公司在全国设立12个分公司,承接80多个项目。

当何巧女踌躇满志时,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波及中国股市,新股发行被暂停,东方园林上市梦碎。

由于接手景观工程需先垫资,先施工后结算。前期的快速扩张导致东方园林资金链日趋紧张。到2003年,何巧女决定将12家分公司裁撤,结果引发团队哗变。

在这次危机中,东方园林多个分公司总经理捐款跑路,公司濒临破产边缘。

两年后,凭借苏州金鸡湖大酒店的国宾馆项目,何巧女打了个翻身仗。但真正让她声名鹊起的则是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

东方园林趁机于2009年底上市,从此开启新的扩张之路。

从2013年开始,财政部出台鼓励PPP业务的政策。两年后,多部委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意在通过这项业务取代各地的政府投资公司。

何巧女敏锐地看到了PPP的商机,东方园林也从2014年开始转型,从一家园林景观设计公司转战环保领域,并拿下多个PPP项目。

“PPP模式是这个时代的下一个春天。”何巧女说。

最初三年,在疯狂布局PPP项目后,东方园林快速膨胀。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比增长77.79%;净利润21.8亿元,同比增长68.13%。

营收和净利大幅增加的同时,东方园林的总资产也随之骤增。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这家园林巨头总资产超过415亿元。

但PPP是把双刃剑。对项目方而言,这种新的模式需公司先垫付20%以上资本金,而项目的净利润仅在15%。

同时,项目净利润的一半以上又会转化成存货(周转天数约372天)和应收(周转天数约为150天),从资本到收回现金需要近一年半左右的时间。

尽管这种新的模式能带来规模的快速提升,但由于前期投资太大,战线和周期性过长,一旦融资遇阻,危机很快浮现。

当资管新规出台后,东方园林的债务危机立现,何巧女手握的千亿订单成了烫手山芋。

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后,今年2月15日,东方园林足额支付12.46亿元短融债券,债务违约得以避免。

但何巧女承诺的百亿捐赠或许难以兑现。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