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周口城投举牌,能否拯救三维丝?

导读: 伴随着集团发展,三维丝股东内斗也日渐白热化,经营也陷入了困顿。

在中创凌兴入主两年后,三维丝这次恐怕又要易主了。

1月28日,周口市城投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口城投”)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的方式,增持了三维丝1927.45万股,约占三维丝总股本的5%。

之后,周口城投还宣布,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在三维丝中的股份不少于5%,更不排除成为三维丝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可能性。

三维丝曾是大气治理领域的明星企业。在2010年成立之后发展迅速,先后成立厦门佰瑞福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三维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分公司,将业务发展至烟气除尘脱硫脱硝、散物料输储系统、清洁能源电厂投资运营等领域。

但是伴随着集团发展,三维丝股东内斗也日渐白热化,经营也陷入了困顿。生态资本论在《三维丝宫斗余音:控股权缠斗伤及元气,“兜底式增持”又成救命稻草》一文中,曾介绍了三维丝内斗的过程。

中创凌兴来到三维丝后,三维丝业绩依然没有起色。本次,周口城投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增持部分股票,并表示看好三维丝未来的发展。


巨幅亏损

上月底,三维丝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不出意外,三维丝预计去年巨额亏损4.25—4.3亿元。

三维丝称,由于其全资子公司厦门珀挺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公司实施了商誉减值测试,预计计提的商誉减值金额约为3亿元,加之其子公司承接的工程项目尚未通过验收,无法计入收入,所以造成了超过4亿元的巨幅亏损。

要知道,最近的9个季度中,三维丝仅在2017年末,依靠工程项目的带来的高额利润,盈利约4000万元。如果那个季度也不幸亏损,三维丝恐怕此时也得为“保壳”东奔西走。

不过,单从财务上来看,刨除连年亏损的利润来说,三维丝的财务的问题并不算大。

近两年,营收逐年稳步提升,三费中销售费用、财务费用控制也较为得当,短期借款逐年递减,资产负债率也控制在50%以下。

三维丝最大的财务问题,一是环保企业中普遍存在的高应收账款、高存货,二是无形资产中商誉占比过高。

三维丝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一直居高不下,总计超过其流动资产的三分之二,如果下游企业发生经营问题,将会大大拖累三维丝的发展。

生态资本论在之前介绍菲达环保亏损时,就提到部分企业商誉过高的问题,三维丝同样也存在这个问题。

三维丝商誉为6.56亿元,占非流动资产的一半以上。一旦经营出现问题,就会让资产大幅缩水。2018年大幅亏损,就和其商誉过高有关。

控制权之争

整体来说,尽管三维丝连年亏损,但是还远未到“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的地步,关键是要对症下药。

导致三维丝亏损的原因,除了烟气除尘领域利润下降以外,最大的原因还是三维丝因内斗伤了元气。

除了周口城投以外,三维丝目前的大股东还有四个。

罗红花单独持有公司14.89%股份,为单独持股的第一大股东,而二股东邱国强和三股东中创凌兴则达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19.07%,四股东厦门坤拿是公司2015年收购厦门珀挺引进的大股东。

由于罗氏夫妇、以邱国强为代表的厦门系和中创凌兴的股权较为分散,导致三维丝目前还没有实际控制人。周口城投的进入,更是为这已经告一段落的股权之争,蒙上了一层疑云。

周口城投此番作为,究竟是单纯投资,还是意欲收购,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不过,生态资本论更加倾向于后者。

周口城投成立于2018年5月,其实际控制人为周口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尽管成立时间并不长,但其目标却并不小。

根据公开的报道,周口城投是周口市委、市政府结合当前周口大建设、大发展的新环境下,成立的一家由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的多功能型平台公司暨招商引资平台、政府减负平台、资本运作平台。

作为资本运作方向的第一步,周口城投举牌三维丝不仅仅看中了三维丝未来的发展前景,也看中了三维丝上市公司的身份,加之其重点发展方向在环保领域,在未来周口城投还是很有可能继续通过增持,谋求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能否重树信心?

当前,三维丝需要面对的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稳定管理层。尽管新股东的到来为股价带来了些许活力,股价从一月底的4.59元上涨到了5.33元,但是不可否认,大家对三维丝的信心仍然不足。

三维丝股价走势图

不仅仅是投资者,就连三维丝的董秘也承受不小的压力。

自2017年9月原董秘王荣聪辞职后,已经换了两任董秘,一个是公司总裁助理、企业管理中心总监上位的杨未来,另一位则是来自央企的王怀忠。

就在前天,上任不足半年的王怀忠因为其个人原因,辞去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及兼任的各子公司相关职务,其职务由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徐秀丽代行。

不到一年半先后换了三个董秘,可见其管理层的压力有多大。

2018年,国企进入民企很普遍,但是境遇却各不相同。像盛运环保、神雾节能等,即便有国企相助,却也难脱困境,除了这些企业本身的问题,同样和其投资者、中小股东对于国资的信心不无关系。

很多问题企业由于信心问题,导致其资产出售不及时、不彻底,最后延误了时间,只能在债务的泥淖中无法自拔。当然三维丝还远没有到这地步。

三维丝的顽疾很大程度不在经营困顿,而在如何树立信心。如果周口城投真的要成为三维丝的大股东,稳定经营团队和投资者的信心,恐怕才是拯救三维丝的重中之重。

作者:安野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