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年底“保壳运动”强势来袭,云投生态卖地1亿多

2018-12-21 10:28
生态资本论
关注

12月16日晚间,云投生态发布公告称,拟以1.17亿元的价格,向其控股股东云投集团,出售昆明金殿一号种植基地土地使用权及其相关财产。

据称,该地块主要用于苗木租摆业务、苗木中转、公司垂直景观绿化业务办公。因基地固定摊销大,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云投生态无力继续支持。

次日,云投生态更是追加出售的资产,拟定将其子公司成都云投生态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以3007万的价格出售给云投集团。

成都云投的营业范围包括苗木及花卉的研发、种植以及园林施工。云投生态称,成都云投自设立以来,经营效益不高,净资产已出现较大亏损,处置资产有利于回收资金。

这一揽子出售计划完成之后,云投生态将增加当期利润合计约7000万元。尽管还是无法让云投生态今年的利润转亏为盈,但是的确解了燃眉之急。

“年初不见人,年底不当人。”这句职场戏言放在上市公司经营上,也不为过。很多亏损的上市公司通过出售资产,在年底狂补业绩。

为了保住上市公司的帽子,不被证监会“ST”,上市公司卖房、卖地,甚至于卖画,用上了各种招数。

股东群像

生态资本论在上月曾介绍过云投生态的由来、面临的严重三角债,以及它多年来墨守园林产业,丧失了许多发展机会的现状。

很简单,从经营角度来说,云投生态需要一个更具活力的利润增长点;从财务角度来说,它需要尽力压缩自身三角债,保证现金流安全。

在《云投生态试水文旅投资:转型慢三拍,业绩待急救》一文中,生态资本论已经介绍了许多业务和财务的相关信息。今天我们从股东角度来重新了解一下云投生态。

云投生态控股股东为云投集团,也是云头生态这次的救世主,其前身为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到221.99亿元,总资产已经突破2500亿。投资涉及铁路、医疗、金融、建筑等多领域,是名副其实的国企资本大佬。

2012年末,云投集团接手云投生态。原本大资本接手问题企业是好事,但是回头看来,国企相对固化的发展模式,也是云投生态目前困境的成因之一。

除了2014年园林产业兴盛的时期以外,云投生态的经营状况并不好。

这和其转型慢、规划目标小不无关系。近年来,云投生态近年来固守云南市场,最多向四川、贵州发展一些苗木业务。当同行一个个业绩腾飞之后,云投生态才是悔之晚矣。

以同为园林产业的美晨生态为例。2012年末,美晨生态营收为4.45亿,到了2017年末,通过拓展橡胶制品、汽车配件等业务,营收已经达到36亿以上。

而云投生态,2012年末营收为3.44亿,和美晨生态相差不多。但发展至今,其营收仍未超过7亿。可见在发展规划和转型上,云投生态起步太慢了。

云投生态第二大股东,就是原绿大地董事长,被判十年囹圄的何学葵。这位在狱中的原云南女首富,依旧有着云投生态7%的股权。作为绿大地欺诈上市的始作俑者,在出狱之后是否会重返云投生态,还未可知。

第三、四大股东是徐洪尧、张国英夫妇。徐洪尧园林设计的专家,高级工程师。在2014年云投生态收购洪尧园林时,进入云投生态董事会。

目前,这几大股东均无减持行为,股东层相对平稳。但是如果云投生态明年如果仍不能扭亏的话,并不排除股东变动的可能。

卖地保壳

根据上交所的退市原则,如果上市公司连续两年亏损,股票会被“ST”;如果第三年继续预亏的话,股票会被“*ST”,届时企业就必须面临着严峻的退市压力。

云投生态去年已经巨亏了4亿,今年业务仍无好转,预亏仍在两亿左右。所以,卖地保壳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卖地保壳,已经是A股的老套路了。今年卖房、卖地、卖子公司的行为层出不穷,更有甚者更是出现了卖画的行为。

前不久,电广传媒高价卖画也引起了市场极大关注。其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将徐悲鸿的《愚公移山》布面油画,以2.088亿的价格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

电广传媒的困境,和云投生态如出一辙。根据电广传媒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收73.45亿元,净亏损1.35亿元,同比下降223.1%。如果不能扭亏为盈,电广传媒也会带上ST的帽子。

不过幸运的是,电广传媒今日转让了子公司亿科思奇60%股权,拿到了近3亿元的真金白银,让其更加远离被“ST”。

截至今年12月初,出售房产的上市公司达33家,涉及的公告次数达52次,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45次。看来今年的融资寒冬,让很多企业惨淡经营。

左兜换右兜

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生态资本论介绍的这两起资产出售案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受让方均为“自家人”。

云投生态转让资产的对象是大股东云投集团。电广传媒与油画的受让方湖南电视台,均有湖南省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背景,且两者位于同一影城,可见其交情匪浅。

其实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资产出售在年底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如今楼市不景气、股权交易冷清的当下,公司得偿所愿并不容易,很多公司想要变现的急切需求很难满足。

比如三变科技,此前拟将位于北京、上海、哈尔滨和南宁的9套用于员工宿舍和办公的房产出售。一个月后,该9套房产仍有5套未征集到受让方。

这时,就依赖控股股东等关联人出来“助攻”,以便及时变现。

仔细考量,这种行为无异于“左兜换右兜”,违背了股市业绩至上的法则,这种行为往往还伴随着高溢价收购的产生,其中不乏会出现利益输送的风险,对于股市的长期健康发展极为不利。

对这种行为如何实施有效监管,恐怕仍然是资本市场的一个硬课题。

作者:安野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