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停止贩卖“温室效应焦虑恐慌”

2019-04-19 09:15
lightyear
关注

a: 温室效应等环保的社会活动从来就不是为了子孙后代,更不是科学研究的结果。关于温室效应、环保等议题的社会活动,本质上就是人类资源、利益再分配的一次博弈。

b: 太阳能经济有效地利用的技术进步才是解决能源、环境问题的根本出路。

c: 碳税及各种限制普通民众获得生存所需的保障的环保政策,是不平等的。减税,给穷人免去碳税,减少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让这些给富人减免的税收,成为新能源汽车、太阳能光伏的投资消费。让富人承担技术变革前期高昂成本,并获得收益。

4月16日,瑞典一个16岁的社会活动家家格雷塔·图恩伯格(Greta Thunberg)周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与欧洲议会环境委员会会晤时发表了讲话。针对周一发生的巴黎圣母院火灾,格雷塔呼吁政客们要用“大教堂式反思”来应对气候变化。呼吁议员关注温室效应,倾听科学家的意见。在全球媒体报到里:这是个重磅的社会事件。

而在很多贫穷的老百姓看来,这是手握权利的议员们借助一个涉世未深孩子之手,寻求更多资源、利益分配的一场作秀。格雷塔谈到“第六次大规模灭绝”、“肥沃土壤的侵蚀,雨林的砍伐,有毒的空气污染,昆虫和野生”、“北冰洋融化”这些话题是如同核恐吓一样的环境恐吓。相关利益各方、借助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想要达成一项或多项诸如“燃油税”、碳税等等多的议题。

这些打着环保的名义进行的资源、利益分配政策,从来都不是为了解决所谓的“温室效应”、“环境污染”问题。而且也无法解决温室效应、环境问题。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会议所在地法国底层民众强烈反对的燃油税。按2013年9月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发布截至2011年人类累计排放二氧化碳8000亿吨。由《2018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估计出探明化石能源含碳约(1.3~1.4)*10的12次方吨。完全燃烧会排放约5万亿吨二氧化碳。约相当人类目前的排放总量的六倍。当前二氧化碳占空气成分0.04%(体积分数),这当中约有40%是工业革命后人类排放的。也就是说即便化石能源完全排放完成,大气二氧化碳含量不会达到0.1%。这样的二氧化碳会造成多大的升温,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

而完全排放这些二氧化碳,按当前能源消耗速度。最多134年后,所有探明储量的化石能源都会消耗完成。到时候将会是温室效应的最强时刻。碳税,燃油税真的能阻止或者减轻温室效应吗?完全没有,每个正常人都会给出同样的答案。人类消耗化石能源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许不到一百年就会消耗完成已探明的化石能源储量。即便页岩油气资源能够使得储量翻三倍。按照能源消耗增长速度,也许两百年后。碳排放就达到了峰值,二氧化碳在大气层的体积占比也不会超过千分之三。

那么既然,燃油税碳税根本无法解决温室效应,法国为什么还要不顾黄背心的民怨运动,继续需求更多的能源调节税收呢?

那么,是不是温室效应不可避免,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环境恐吓”中描述的场景“第六次大规模灭绝”的发生吗?

当不是,所谓的温室效应永远不会发生,当前社会进行的能源革命,在未来数十年能将彻底解决能源、环境问题。我们必需停止“环境恐吓”、碳税等等行为。

先来看看什么是碳税,carbon tax-碳税是指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它以环境保护为目的,希望通过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来减缓全球变暖。碳税通过对燃煤和石油下游的汽油、航空燃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产品,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税来实现减少化石燃料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

或者这样说吧,这是一场非常滑稽的税收,是一场社会经济科学界的DDT,发明者同样都获得了诺贝尔奖。瑞士的化学家穆勒 (Paul Mueller) 发明合成了DDT (Dichloro-diphenyl- trichloroethane) 能够有效地杀除蚊虫、控制疟疾蔓延,一时之间DDT功德无量,遍及全球.穆勒也因为DDT的发明于一九四八年荣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而碳税的发明者2018年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诺德豪斯根据他的研究显示:政策制定者根本就没有准确的预计全球变暖所带来的真正影响。他的DICE模型将经济学,碳循环,气候科学等一系列研究实现了对接,这就让温室效应和气候变暖的成本和收益都可衡量,继而采取措施放缓温室效应。诺德豪斯认为,解决温室效应的最有效办法是在全球对所有国家征收碳税。

杀虫剂DDT的发明后来被证明是一场生化灾难,碳税以后将会被证明是一种不公平的错误税负,对温室效应也毫无用处。万幸的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名义上碳税。预计开征年份是2020年。

为什么说碳税是一个错误的税负?碳税让人提高化石能源利用效率,延缓温室效应这个作用是可以肯定的。但是,碳税、温室效应、环境问题等等都是人类资源、利用再分配的一个博弈,利用税收对碳排放征税,是非常不公平的。最直接的体现在法国燃油税上,普通民众冬天御寒、交通费用大增。而法国总统马克龙、法国议会的议员每个人每天消耗几倍、甚至几十倍于普通民众的能源。这样的不公平导致了黄背心运动。

碳税不只是不公平,而且对温室气体的减排毫无用处,仅仅延缓排放峰值到来。

能够解决温室效应、能源问题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太阳能利用,即当下进行围绕太阳能利用而进行的能源革命。即技术进步解决温室效应,能源环境问题。

当前的能源革命进行了数十年,这场变革中也有跟碳税一样不公平的政策。那就补贴。早年欧洲国家、及中国进行的光伏补贴、新能源汽车消费补贴。跟温室效应、环境问题一样,也是人类对资源、利益再分配的社会活动。

光伏补贴、新能源汽车消费补贴存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其效果如何。而是公平问题。根据网络数据统计某国进行的新能源汽车消费补贴2009年到2020年总额超过4000亿,而光伏补贴持续20年,按目前存量装机近200GW计算2018年补贴额度计算,补贴15~20年也需要近1.5万亿的天量补贴财政。这些补贴都是通过向普通民众收取的。因成本均摊的基数极大,征收的数额不明显。并没有导致法国黄背心运动一样的民怨。但不代表这是公平的。普通民众,尤其低收入的民众虽然也能获得环境收益。

低收入民众能否不承担这些额外的补贴成本?当然可以不承担,本文提出一种“碳奢侈品”是解决温室效应、能源问题的一方良药。“碳奢侈品”,就是通过向高收入阶层减税,并促使他们将消费、投资更多放到光伏、新能源汽车等高成本能源上,随着富人们在光伏、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消费增多,光伏、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成熟使得其消费成本大幅降低,普通民众也可以消费得起。那么化石能源将失去了价值,温室效应、环境问题也相应得到彻底解决。

什么是“碳奢侈品”呢?碳奢侈品是一类价格高于传统能源的非化石能源的能源消费总称。其实碳奢侈品,一点都不奢侈。比如光伏电池,按照目前市场价格,如果有足够多的资金投入,5~8年后,光伏电池的投资还有超出银行存款收益的可能。之所以,叫奢侈品。是因为这些碳奢侈品是定向给富人、有钱人准备。与普通民众、穷人无关。

如果说碳税、燃油税和光伏补贴、新能源消费补贴是在做减法。那么“碳奢侈品”就是在乘法,一种增加社会财富的资源、利用再分配。为了让自媒体上的读者更能明白“碳奢侈品”是怎么做乘法增加社会财富的。下面举例说明。

甲某是一个高收入者,年收入在24万,月均缴纳个税910元,年缴纳10920元。他家屋顶可以安装光伏10万元投资。所有投资直接抵扣个税专项扣除,月均缴纳个税110元,年缴纳1320元。节约了9600元个税。当10万光伏投资5~8年内回收成本,再通过发电量征收个人所得税,在第5~16年内可以把免除的个税回收回来。这是做乘法的税收减免。(如果甲某年收入只有12万,则可以将减税期限改为两年)

减免企业所得,和减免个人所得也是一样的。相当于利用减税,暂缓税收,让高收入者、盈利能力较好的企业将富余的钱投入到光伏建设中,促使光伏产业市场化,光伏技术更成熟,光伏发电成本更低。

新能源汽车的消费促进跟光伏不一样,如果在新能源汽车的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减免,将无法通过税收延缓,再次征税。可是这样的政策,仍是对国家、政府、企业、个人和节能减排、环境保护都是多赢局面。下面仍将通过举例说明。

甲某是一个年收入12万的普通工薪阶层,月缴纳个税在36~110元间。如果甲某购买了一辆12万的免购置税、免费牌照的新能源汽车。并相应地享有12万的个人所得税收扣除额度。为期两年,两年内甲某缴纳个税为零。但是甲某相应地增加了消费,政府可以从其他税收收回一定税款。国家可以进行产业升级并减少石油进口,企业能够生产更多新能源汽车。个人的生活品质会更好。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成本降低,购置税、牌照、个税逐渐恢复。也许不到十年,政府的税收会更多。(这样的减税、税收政策的公平得到保障,不会出现骗保补的行为)

我们知道,2020年后,中国的光伏、新能源消费补贴将完全退出。将依靠碳交易、双积分的市场、行政行为促使行业发展。但“碳奢侈品”的作用要优于“碳交易、双积分”。“碳奢侈品”应该作为一种新的政策,填补贴退出后的空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