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大败局之能源风云:2018年濒死名单(2)

导读: 它们的沉浮,警醒每一位能源行业从业者;它们的兴衰,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它们的沉浮,警醒每一位能源行业从业者;它们的兴衰,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2018,中国能源行业风雨飘摇。

在全球能源产业格局不断被打破的时代背景下,中国的能源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对大多数民营能源企业而言,这个冬天异常难挨。

宏观经济环境恶化,行业陷入低迷,监管层加速“去杠杆”,银行抽贷,金融机构不再输血,这一系列“组合拳”导致能源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百亿帝国亦在瞬间崩塌

种种迹象表明,部分能源企业集中在下半年破产,但它们的危机却始于今年4月。

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使表外融资出现急剧萎缩。

资管新规导致融资环境陷入恶性循环——信用紧缩大幅推高再融资难度,导致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加大,从而压低金融机构风险偏好,进一步加剧信用紧缩。

早年奉行扩张战略的能源企业很快出现流动性危机,债务违约频频爆发。

这一年,“去产能”加速能源企业出清。

煤炭行业“去产能”初见成效。落后产能继续被淘汰,优质产能加速释放,煤价高位运行,行业效益稳步回升。

但火电行业在“去产能”和“高成本”双重冲击下困境求生。煤价高位运行导致全国火电企业亏损面接近一半,“去产能”进一步挤压着火电企业的生存空间。

这一年,“去补贴”倒逼新能源行业大洗牌。

补贴滑坡让新能源行业陷入寒冬。“531新政”曾使整个光伏行业“断奶”;2019年即将开启的风电竞价上网鼓励不依赖补贴的发展,中小型风电整机商面临“生死劫”;动力电池待2020年完全取消补贴时,预计80%以上企业会惨遭淘汰。

2018将尽,在诸多位列濒死名单的能源公司中,「角马能源」选出五家曾一度成为业内翘楚的公司,但如今它们都已深陷债务危机。

它们的沉浮,警醒每一位能源行业从业者;它们的兴衰,成为这个时代的注脚。

在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程中,企业经历暂时性的困难或许在所难免。「角马能源」希望新的一年里,这些企业能在国家宏观经济转轨中顺利渡过难关。

宝塔石化

宝塔石化因票据兑付逾期引发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这家宁夏最大民营能源企业的债务黑洞面临全面爆发的风险。

今年7月以来,宝塔石化承兑汇票无法兑付的消息开始扩散。11月16日,孙珩超、孙培华父子等人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查。该消息疯传后,加剧了外界对宝塔石化债务状况的担忧。

上清所披露的一份宝塔石化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该集团负债高达340.5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259.35亿元。在不到一年时间中,其应付票据债务增长高达20亿元。

巨额债务撑起一个能源帝国。宝塔石化是中国唯一一家“五证齐全”的民营石化集团。

“五证”指的是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审批的原油进口配额及资质、原油进口使用资质、国际原油贸易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

在中国民营油企阵营中,宝塔石化拥有先发优势。目前,宝塔石化已形成原油一次加工能力1250万吨。

金融杠杆让这家石油巨头的扩张之路更加疯狂,同时也为其今日之危局埋下隐患。

永泰能源

负债总额近800亿的永泰能源深陷债务泥潭。这家A股唯一民营煤炭企业试图断臂自救,但债务违约仍在继续。

危机开始于半年前。2018年7月5日,上海清算所(以下简称“上清所”)公告“17永泰能源CP004”债券违约。其他已发行的13笔债券的交叉违约条款随之触发,本金总额约为100亿元。

永泰能源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公司短期负债138.28亿元,负债总额为792.2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3.18%。

永泰集团所持有的永泰能源无限售流通股40.2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32.41%)即被冻结。

同时,永泰能源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被联合资信从AA+一路下调至CC,其他五笔债券也均下调至CC。

永泰能源崛起于2010年前后的山西煤改,是当时极少数拥有整合主体资格的民营企业。

至2013年末,永泰能源整合至少15家煤炭生产企业,煤炭资源保有储量22亿吨,煤炭总产能规模为每年1695万吨。

但2014年山西官场塌方式腐败案和此后几年煤炭行业持续低迷,迫使永泰能源开始多元化转型。金融杠杆在短短四年间撬起了一个千亿能源帝国。

危局就此酿成。

重压之下,永泰能源开始了价值238亿的优质资产“大甩卖”。惠州石化项目、陕西亿华矿业项目等优质项目均在第一批资产出售计划清单中。

断臂未能挽救垂死中的永泰能源。为了续命,这家民企煤炭巨头引入京能集团进行战略重组。这一重组仍在进行中。若重组成功,永泰集团的控股方将由民营转变为国资。

潞安纳克

“明星”煤制油公司潞安纳克身陷债务泥潭。

这家声称要“改变全球润滑油市场格局”的煤化工企业,背靠山西五大煤炭集团之一的潞安集团,并被后者寄予厚望。

然而,自2013年成立之初,潞安纳克就问题重重。该公司因环评未批先建,关联交易比例高,屡遭质疑。

最新问题来自与工程方的债务纠纷。中化十四建负责人称,早在2015年,该公司就已如期完成建设施工并交付。但整整三年过去,潞安纳克仍有1.5亿元工程款项未付。

中化十四建的遭遇并非个案。关于潞安纳克,诉诸法律或公开可查询的债务纠纷还涉及上海欧通电气、安徽电缆等企业。据估算,到2018年8月,潞安纳克至少欠款3亿元。

债务高企的同时,其产量却远不如设计年产能。作为全球第一家基于煤炭提炼物生产PAO的公司,潞安纳克设计年产4万吨合成基础油和2万吨环保溶剂油,其中包含2万吨PAO。

PAO是生产“合成润滑油”的核心原料,若该项目按照设计规模满负荷运转,可满足国内约一半的PAO需求。

但直到2017年,该项目不到7000吨的PAO产量,与2万吨的设计年产能仍有较大差距。

在国际油价暴跌和持续低迷的形势下,致力于煤制油的潞安纳克,商业前景不容乐观。

其内部分散的股权结构也为困境埋下伏笔。潞安纳克由潞安集团全资子公司潞安煤基油与民营企业上海纳克合资共建,股份各占一半。

上海纳克仅愿以技术授权形式参与项目,拒绝增资。潞安煤基油本身就已债务累累。

博弈中,上海纳克放出消息称,原神华集团已与上海纳克展开密切接触,希望发展这项“颇具潜力”的技术。

但潞安纳克的未来之路依然迷雾重重。

阳光凯迪

如果没有高达20笔的司法冻结,阳光凯迪或许早就不是凯迪生态的大股东了。

这个以华融为核心战略投资人的生物质能源帝国,在2018年4月赖小民落马后闪崩。

5月初“11凯迪MTN1”中期票据违约。此后,凯迪生态接连被爆出部分账户被冻结,无法发放工资,八家电厂缺料停产,现金流“山穷水尽”等负面新闻。凯迪生态的股价也一度跌破1元,沦为“仙股”。

6月5日,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截至5月31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作为被告或被申请人涉及的诉讼合计93件,其中涉及母公司阳光凯迪的有35件。

这家中国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的董事长李林芝曾称“赖小民是凯迪的恩人”。后者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为阳光凯迪和凯迪生态站台。

除了华融本身对凯迪超过百亿的投资,赖小民还曾呼吁金融企业、银行为凯迪提供金融支持。

危机爆发前,凯迪生态通过兼并重组,资产规模爆发式增长。2014至2016年三年间,其资产规模从140亿元猛增至420亿元。同时,其累计股权融资约87亿元,债权融资约160亿元。

随着今年以来融资渠道收窄等政策影响,凯迪生态很快陷入流动性危机。

在夯实生物质发电的同时,阳光凯迪还对生物质燃油项目寄予厚望。该公司在湖北、黑龙江、广西多地签署生物质燃油项目投资合作意向框架协议。其中,广西的计划总投资额达到1000亿元。

阳光凯迪大规模进军生物质燃油是在2013年左右,彼时国际油价约为110美元/桶。但此后油价暴跌并持续低迷,目前WTI已跌至50美元/桶以下,布伦特也不到60美元/桶。

这使得阳光凯迪的生物质燃油项目无法按预期实现商业化。资金链不堪重负,该公司因而走向崩盘。

坚瑞沃能

溢价4.6倍收购沃特玛,曾让坚瑞沃能成为A股“锂电巨头”。

但随着动力电池行业政策变化,这家中国第三大动力电池生产商深陷流动性危机,几乎无法维持正常生产。

坚瑞沃能曾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消防器材公司。两年前,该公司斥资52亿元收购沃特玛100%股权,高调进军动力电池行业。

当年,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开始了为期三年的政策红利期。中国工信部发布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包括松下、LG、三星等在内的外资企业均未能入选。

在中国,电动汽车要想拿到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需先进入电池目录。这一“政策壁垒”催生了坚瑞沃能(沃特玛)等中国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崛起。

坚瑞沃能因此迎来业绩大爆发。这一年,该公司当期净利润为4.29亿元,同比暴增近11倍。

不过,彼时已有不少机构投资者不看好此笔交易。无论是从资产规模还是以营业收入计,沃特玛都是收购者的3倍以上。沃特玛在市场形势大好前提下甘心“屈就”的动机和商业逻辑并不明晰和有说服力。

同时,坚瑞沃能当期资产负债率达到62%,这样的“蛇吞象”很难控制风险边界。

仅一年后,坚瑞沃能就跌落神坛。2017年,该公司亏损36.84亿元。

对于业绩亏损原因,该公司解释为,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应收账款回款较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

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核准比例逐步下调,动力电池行业进入寒冬,配套企业数量从150家减少至2017年不足100家。

激烈的市场竞争加速行业集中度提升。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大巨头合力占据中国市场60%以上份额。

同时,国家拟于2020年完全取消补贴。三星、LG、松下等日韩企业将卷土重来。中国本土电池企业与日韩电池巨头的竞争将趋于白热化。

业内人士推测,到2020年,80%以上动力电池企业会惨遭淘汰。

在新一轮行业洗牌中,曾经的第三大动力电池生产商坚瑞沃能(沃特玛)已经掉队。

文:粟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