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ST凯迪国企入主未了局:遭科融环境起诉,债多了果真不愁?

导读: 很多公司因为欠款方无法还债,被拖入了亏损的深渊,科融环境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公司因为欠款方无法还债,被拖入了亏损的深渊,科融环境就是其中之一。

11月29日晚间,科融环境发布公告,表示已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票据付款纠纷,将*ST凯迪告上法庭。

2011年,科融环境曾和*ST凯迪进行合作,为其提供设备以及工程发包业务,总额在1.7亿。

由于近年来,*ST凯迪出现经营困难,导致资金紧张,不得不延迟支付费用。经科融环境催收,*ST凯迪于去年年底开出一张商业承兑汇票,总金额7356.35万元,到期时间为2018年6月29日,届时*ST凯迪会无条件还款。

但结果可想而知,站在被告席的*ST凯迪,到期后并没偿还欠款。

8月份,中战华信入主*ST凯迪,宣布以“股权处置+资产处置+债务重构”的方式重组*ST凯迪,可目前看来收效甚微。

看来国企入主经营困难的民企后,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苦主科融

今年前三季度,科融环境营收3.26亿,同比下降近三成,净利润亏损近1.18亿元。其中,对凯迪股份及其子公司*ST凯迪,计提了高达过亿元的坏账准备,让公司由盈转亏。再加上外部政策变化,企业订单不足。

这一致命拖欠,几乎已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雪上加霜的是:高管的频繁变动,更让科融环境苦不堪言。

前几天,科融环境董事长王伟辞职,他在科融环境的任职时间不足三个月,这引起了市场对于科融环境极大关切:科融环境内部,到底有什么重大隐情。

要知道,科融环境今年已经有三任董事长先后离职。

由于资金短缺,科融环境的增持计划,也被指责为“忽悠式”增持。

2017年4月,科融环境发布公告,表示因为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科融环境实控人毛凤丽及公司其他董监高人员,会增持公司股份,总金额为1-10亿元。

话音未落,科融环境就在2017年5月停牌,其增持计划被拖到了今年10月24日。

可公告到期之后,响应者寥寥。

11月16日,科融环境公告表示:因个人资金周转紧张,公司实控人毛凤丽暂时不能增持,其他高管也纷纷回复称不能增持公司股份。截至目前,科融环境管理层仅增持股票总额300万,与亿元增持盟约相去甚远。

增持失信于股民,让人不由得猜测:就连管理层本身,对科融环境也不看好。

针对增持问题,生态资本论询问了科融环境,科融环境回复称,仍在和相关股东进行沟通。

债主*ST凯迪

科融环境今天的进退维谷,尽管不能全部归咎于这笔亿元欠款,但无法否认的是,一切都由这次合作而起。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科融环境起诉*ST凯迪,就势在必行了。

7356万元逾期欠款,还没有计算支付利息。作为被告方的*ST凯迪,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吗?

答案显而易见。目前,*ST凯迪困难重重,11月27日,由于资金周转困难,*ST凯迪又一次未能回购到期债券。

*ST凯迪今年已经有四次债券违约。分别为“11凯迪MTN1”:违约日期2018年5月7日;“16凯迪01”:违约日期为2018年9月5日;“16凯迪02”:违约日期为2018年9月5日;“11凯迪债”:违约日期为2018年11月19日。

本次违约的债券——“16凯迪03”,目前还有6亿借款需要回购,下一次回购时间为12月25日,届时*ST凯迪还能否进行回购,结果还是未知数。

目前,*ST凯迪逾期债务共计56.23亿元,占净资产的52.88%,已经有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

比如,中铁信托申请查封*ST凯迪及其大股东阳光凯的财产;2018年8月10日,恒泰证券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追溯2.1元欠款;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也要求对*ST凯迪的财产采取查封、冻结或扣押。

要账者踏破门槛,*ST凯迪四处寻找白衣骑士续命,对科融环境这不足1亿元的欠款,他能还上吗?

烫手山芋

2018年,环保产业多事之秋。一众环保民企丢盔卸甲,成就了一波国进民退的行情,平均一个月就发生一次。

国企来了,老板换人了,企业的现金流状况改善了吗?好像并没有。

今年8月,中战华信与*ST凯迪签署框架协议,进行“股权处置+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联合重组。设立并购基金,出售*ST凯迪旗下,括风电项目、杨河煤业、在建生物质项目等资产,共计139.42亿元.

可是过去了三个多月,由于没有协调好与中小股东的矛盾,重组之路磕磕绊绊,仍无半点起色。

11月17日,因为*ST凯迪未积极配合调查、未按时披露财报等行为,被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公开谴责,并暂停相关业务。

无独有偶,川能集团接手盛运环保后,表现的也不尽如人意。

比起*ST凯迪,盛运环保的债务水平也是不遑多让。11月7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58笔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合计26.58亿元。

今年5月,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将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13.69%转让给川能集团,由其解决盛运环保债务问题。

可时过半年有余,盛运环保依旧毫无起色。

盛运环保目前仍然面临超过40起的诉讼,导致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合计为1.71亿元。

并且,解决违规担保问题的进展仍旧缓慢。盛运环保曾替盛运重工巨额担保,而目前盛运重工仅清偿了2298.10万元,未清偿余额高达22.15亿元资金。其股价较年初相比,已经跌去七成,信用评级也降到冰点。

川能集团的重组曙光,似乎还没人看到。

国企入主资金困难的民企,协助其度过危局,这本应该是件好事。可目前,很多民企依旧是老样子,吃着一样官司,拖着一样的债务。

这不外乎两种原因。第一点,国企严重低估了重组的困难性。很多的企业在前两年发展的太急,导致病患缠身,非一朝一夕、一点努力就能轻松解决。另一点,就是付出努力不够,对重组事务一拖再拖,因此被怀疑只是低点接盘。

环保业仍未走出融资困境,中小股东人人自危,不想成为牺牲者。像*ST凯迪和盛运环保这样的债务缠身的企业,希冀国企重组来涅槃重生,恐怕是想简单了。

那么,作为本文开篇的一个引子,科融环境起诉*ST凯迪,更像是一个姿态、一声牢骚、一种无奈,在这寒潮笼罩的日子,总要呐喊一声,释放出几分生气来。

作者:安野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