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白名单OR黑名单,大公司推手绿色采购:对违法供应商说NO

2018-10-30 14:42
生态资本论
关注

“无绿色,不采购。”

地产商老板田明和他的朋友们,试图刮起一股新风。

过去这一年,在蔚蓝地图的平台,田明的朗诗绿色集团,对其公司的105家供应商做了环境追溯:试图搞清楚这些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是不是符合环保要求。

达不到环保生产要求,就不能成为朗诗的供应商。而在同等条件下,那些更为绿色生产企业,将获得朗诗的订单。

听起来,这个叫绿色供应链管理的做生意方式,有违商业规律。

朗诗还推动其施工企业效仿,向他们的上游供应端进行环境追溯。

无绿色、不采购

很多生态环境问题,都是在生产和消费中产生的,解铃还需系铃人,推动生产和消费方式绿色化,应该深入到供应链全过程。

几乎每个企业都有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绿色供应链,首先是基于市场交易的链条,其次才是绿色。

督促企业履行环保职责,相比运用行政手段实施外部监管,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听起来是一个好主意。

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和商务部等八个部委,共同印发了一个文件——《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指导地方政府和企业开展实践。

人们对这项行动,充满了期待。或许,通过绿色采购这一环节,可以激励供应链上游企业守法合规、节能减排。

以田明为代表的地产开发商,是一个积极响应者。

借助中城联盟这个地产商的组织,他们联合了SEE阿拉善生态协会、全联房地产商会,共同发起了名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绿色供应链行动”的计划,推动房地产企业的绿色采购。

任志强、聂梅生、艾路明、陈劲松、郁亮等一批房地产大咖,在这里担任高级顾问。

中城联盟这家机构,由万科的创始人王石发起,从1999年成立之初,推动联盟内的企业集中采购,就是这个机构的使命。

经过十几年的嬗变。集中采购的价值取向有了些许变化: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等目标中,增加了“绿色采购”。

“无绿色、不采购。”10月25日,田明在绿色供应链论坛上宣称:朗诗的绿色采购,并没有增加采购成本,却借此了解了哪些合作伙伴生产管理更规范,更稳定可持续。

目前,已经有98家中国房地产企业加入这项行动,这些企业在2017年的销售收入将近两万亿人民币,占全行业总量的20%左右。

作为行动的成果,他们已经发布了七个绿色采购品类,并筛选出573家房地产绿链行动的白名单企业。

能力大、责任大

一项绿色采购品类,是如何评定出炉的?

以他们发布的水性涂料的APEO控制采购方案为例,可知大略。

所谓APEO控制采购方案,是指建筑外墙的乳液涂料中,广泛应用着一种乳化剂和渗透剂——APEO,这是一种有毒有害物质,其生物降解性差,净化非常缓慢。目前,已在全球几乎所有的海洋、大气、饮用水、动植物及出生婴儿体内,不同程度检测到APEO。

绿链行动发起后,将APEO控制采购方案,作为了一项重要的绿色采购依据,协助地产企业建立识别、监测和核查体系。

根据国标绿色产品涂料中的限量指标规定:

任何材料中,APEO的含量最高不得超过50毫克每公斤。

于是,这样的指标,就成为供应商产品是否符合标准的圭臬。目前的绿链行动,已经发布了木材来源合法化、环境合规、石材清洁生产等七个方案。

绿色供应链作为一种管理方式,有着深厚的发展渊源。

1996年,美国密歇根大学的学者,率先提出绿色供应链的管理理念。当时,他们将绿色制造理论和供应链管理结合在一起,既可以减少成本,提高效率,又可以环保、节能、节约资源,形成对环境影响最小的制造体系。

这项理论起源于美国,却首先被沃尔玛等大型跨国企业采纳应用。这一体系以绿色采购作为杠杆,倒逼供应商提升环境和资源绩效。

零售业终端为王的商业环境,决定了沃尔玛拥有较大的制衡力,可以凭借强势的市场地位,倒逼供应商们采取措施,让产品符合绿色要求。

这一成功案例,鼓舞了全世界。

对于环境保护、气候变化这些重大的课题,人类除了呼吁道德自律,运用绿色供应链的商业手段,无疑更加给力。

中国的绿色供应链倡议和探索,也逐渐起步。

2018年10月25日,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发布了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第五期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依托于环境大数据,一批中外企业在中国的绿色采购,正在向规模化方向发展。

CITI指数首发于2014年,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合作研发。该指数采用政府监管、在线监测、经确认公众举报、企业披露、环境审核等公开数据,对大企业们基于绿色供应链理念的环境管理,进行动态评价。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些品牌企业,在各自的领域拥有强势的市场地位,做好供应链管理,将推动整个行业践行绿色生产。

在本期评价涵盖的306个知名品牌中,三家美国公司排名领先,其中苹果公司以84分的成绩蝉联榜首,戴尔公司以82分排名第二,Levi Strauss公司得分76分排名第三。

名列前十名的品牌还有:C&A、耐克、Primark、H&M、三星、Inditex和太吉,其CITI得分也都在60分以上。

参评的企业中,有38家企业开始尝试生态链管理:不止自己做得好,还要督促其供应商做得好。

当然,这与企业在供应链所处的市场地位息息相关,遗憾的是,中国品牌企业的参与度还不高。

生态环境部综合司生态环境政策处处长李华友说,当前,绿色供应链在推进过程中,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比如绿色供应链的标准规范还不够清晰,缺乏激励性政策配套,企业参与积极性不足。

白名单、黑名单

正如李华友所说,让绿色供应链的标准规范清晰可达,是基础工作。

任何一项绿色采购标准出台,都必须依托专业评定。

目前,中国房地产行业绿色供应链行动的工作组,包括了万科和朗诗的采购团队,也包括来自世界自然基金会这些国际机构,以及国际权威的独立第三方机构SGS,还有中国建筑节能协会中的权威专家。

田明说,以上每个方案的制定,都会经过专家评审会论证,万科和朗诗也会首先在内部去验证,确保流程可执行,成本可控。

在参评标准和商业可行性之间,或许需要寻求一个平衡,对利润的追逐是根本推动力。

在绿色供应链机制下,供应商们可能会投入更多成本,以符合绿色采购的标准,同时也可能获得了更多的市场空间,从而带来边际成本的递减。

中城联盟的联合采购,已经推动了12家地产企业联合采购地板品类,采购额达到4.4亿元。

在6家中标企业中,有5家企业是白名单企业,这些供应商在“木材来源合法化、甲醛控制方案”等方面,达到了标准。

白名单,是绿色供应链的重要举措。这个名单实时更新,接受公众监督,也推荐地产企业优先采纳。

目前,已经有四批白名单发布,涉及钢铁、水泥、铝合金等十各行业,共有575家企业上榜。

有白名单,自然还应该有黑名单,黑名单的出炉,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凡是纳入到黑名单的企业,所有的成员企业将禁止采购。

何谓黑名单?田明说,主要针对“污染严重,屡教不改”的害群之马,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纳入到黑名单。

黑名单的震慑力,或许会远远超过白名单。

当然,无论是白名单还是黑名单,并不是一劳永逸。黑名单企业如果做了改进,实现了绿色达标,也会从黑名单当中移除。白名单企业如果犯了规,同样也可能失去这一身份。

在这项行动开展之际,中央环保督查也在开展强有力的“回头看”,一些政府和企业被点名批驳。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马军说,环境执法的显著强化,可以倒逼企业自主减排,同时也意味着供应链上游的环境合规风险提升。这就让环境管理,愈加成为保障供应链安全稳定的必须。

从可选项变成必选项,会让这些大公司,将上游供应商的环境合规性,设置为首要考量因素。

当某个供应商价廉物美却环境违规,只能遗憾得说:NO!

作者:李理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