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深度分析:“三桶油”上游角逐烽烟再起

导读: 在“三桶油”共计近3000亿元的资本支出下,位于中国中西部以及东部沿海的藏油地区钻井林立,一个个大型油气田相继被发现。

2019年,随着上游投资继续加码,油气勘探开发的大时代或许已来临

当海上钻井平台的燃烧臂再次喷出火龙时,刘宝生显得十分镇定。过去一年,作为中海油渤中19-6探井项目经理,他对这样的场景早已习以为常。

2天前,渤中19-6气田正式跻身为千亿方大型气田。

中海油当时宣布,该气田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超过千亿立方米,凝析油探明地质储量超亿立方米,成为渤海湾盆地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天然气田。

千亿方大型气田的发现有赖于中海油过去一年在勘探开发领域高昂的资本支出。2018年,中海油预计投入的资本支出达700-800亿元,同比增长40%-60%。

中石化也不甘落后。该公司去年计划在勘探与开发领域的支出达485亿元,同比增长55%。另一巨头中石油的投入则高达1676亿元。

在“三桶油”共计近3000亿元的资本支出下,位于中国中西部以及东部沿海的藏油地区钻井林立,一个个大型油气田相继被发现。

仅仅两个多月前,中石油塔里木油田位于新疆库车的一口油井试井成功,这口名为“中秋”的油气井将有1000亿方级凝析气藏。

时隔多年后,“三桶油”在上游的角逐烽烟再起。2019年,随着上游投资继续加码,油气勘探开发的大时代或许已来临。

搅热渤海

对于渤中19-6探井,刘宝生的兴奋或许更多留在2018年3月2日。这天,他和同事对渤中19-6-4井进行了一次测试。

这样的测试对未来能否实现量产至关重要。

倘若测试不顺利,中海油将无法准确获取资料释放产量,即便拥有再大储量也无法大规模开发。

索性测试进展顺利。当天下午5点,井口见气,分离器进气点火,燃烧臂喷出火龙。这次测试成功获得高产,由此创造渤海油田在太古界潜山油藏区测试产量的最高纪录。

这次测试两个月后,当时仍在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石油工程学院博士学位的刘宝生作为第一作者,和其他同事一起发表过一篇名为《渤海油田探井非常规井眼防斜打快组合技术》的论文。

“渤中19-6”气田最早发现于2017年12月,位于渤海中南部海域的渤中凹陷西南部,平均水深22米。当时,该气田储量被认为可能高达千亿方级。

但渤海盆地地质结构复杂,被形象地形容为“像摔碎的盘子,又被踩了几脚”。

“再加上渤中19-6区块存在高温、高压、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对于整个测试工艺和测试管柱都是相当大的挑战。”刘宝生说。

据刘宝生介绍,渤中19-6项目在方圆6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已完成探井11口,每口井均钻遇气层超过百米。

据此测试,天然气综合探明储量超过千亿方,可供一个百万人口城市居民使用上百年。

渤中19-6仅是渤海油田众多油气井中的一口。这个中国第二大原油生产基地地处京津冀腹地,中国每年近40%的原油产自渤海湾盆地。

尽管渤海湾盆地原油储量丰富,但在过去50余年时间里,始终没有发现大型天然气田。这源于天然气资源多位于超过3500米深的海底。

对渤海油气资源的开发最早要追溯到1967年。

这年,中国海上第一口探井“海一井”出油,拉开渤海油田生产史序幕,标志渤海油田正式进入现代工业生产阶段。

但到1975年,渤海油田产量仅8万方。此后35年,随着海洋钻探技术的进步,对该油田的开发步入快车道。

2004年,渤海油田上产1000万吨,六年后则一举突破3000万吨。此后九年,这个中国的内海成为中海油的油气主产区。

在中国的天然气生产区域结构中,西部天然气产量占80%以上。但中东部地区天然气消费量则占比达70%。

相对于西部油气井,渤中19-6气田的区位优势明显。

渤中海域距离京津冀仅100多公里,开发后可直接利用已有天然气管道进入市场,加强华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能力。

上游角逐

在中海油的上游版图中,渤海油田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去年,这家中国第三大石油巨头提出渤海油田“3000万吨再稳产10年”的目标。

这个目标的实现依靠不断加大的上游投入。

今年1月底,中海油公布“2019年经营策略和发展计划”,其资本支出预算总额为700-800亿元。其中,勘探、开发和生产资本化支出分别占约20%、59%和19%。

与去年“聚焦海外战略核心区”相比,2019年,中海油将更多聚焦在“不断加大国内勘探”的战略要求。

根据计划,今年中海油在国内勘探投资预算为120亿元,占比76%,计划钻探173口勘探井。此外,该公司还计划完成非常规探井73口,比2018年增一倍。

另一石油巨头中石油在上游勘探开发领域同样收获颇丰。

两个多月前,中石油塔里木油田中秋1井试井成功,获高产工业气流,折合日产凝析油21.4立方米,日产天然气33万立方米。

这意味着又一个千亿方级凝析气藏被发现。

“中秋”并非指节日,而是“秋里塔格构造带中段”的简称。中石油资料显示,该构造带勘探面积5200平方千米,天然气资源量1.43万亿立方米、石油资源量2.83亿吨。

除了中秋1井,中石油新疆油田还曾在2017年底发现玛湖10亿吨级砾岩大油田,三级石油地质储量达12.4亿吨,其中探明储量5.2亿吨,被认为是当时全球已发现最大的砾岩油田。

大油气田连续被发现,使中石油新疆油田的量产目标超出预期。

2018年,新疆油田生产原油1147万吨,超计划10万吨;生产天然气29.1亿立方米,超计划2.1亿立方米。

“今年(2018)是个勘探‘大年’,风险勘探在多盆地、多点获得突破是一大亮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赵文智表示。

过去两年,中石油在勘探与生产领域的投入持续增长。

2017年,该公司勘探与生产支出1620亿元,同比增长24%;去年,在此基础上,中石油计划勘探与生产支出1676亿元,同比增长3.5%。

进入到2019年,中石油在上游的步伐仍在加速。

中石油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在2018年的基础上,今年该公司钻井进尺工作预计还将增长15%到20%。

以中石油旗下西部钻探公司为例,今年1月,西部钻探公司完成钻井进尺同比增加32.6%。截至2月11日,该公司今年累计完井55口,进尺20.77万米,同比增长10.43万米。

另一项数据更能说明中石油的上游雄心。

2018年,中石油旗下油服公司——中油油服钻机动用率为79%,今年的目标为达到85%。

此外,中石油还明确提到,2019年,水平井将达到2000口,页岩气、致密油等非常规资源开发井数量有望翻倍。

当中石油在塔里木盆地四处钻探时,2月25日,在同一盆地,中石化西北石油旗下顺北油气田一口名为“顺北鹰1井”的钻井再次创下亚洲陆上钻井最深记录

顺北油气田是由中石化西北油田公司于2016年发现。至今,顺北油气田钻成近30口超深井,成功建成70万吨年产能,2018年产油超52万吨。

去年,以中下游业务为主的中石化也加大上游勘探开发力度。该公司去年计划勘探与生产支出485亿元,同比增长55%,将重点安排西南地区页岩气开发。

事实上,中国上游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曾陷入多年停滞。自2013年起,国际油价持续暴跌,全球油气产业上游投资锐减,中国油企亦不例外。

同期,中石油于2013年爆发腐败窝案,一大批主管上游勘探开发领域的高层领导相继落马。此后,反腐风暴席卷整个石油系统,油气勘探陷入停滞。

从2014年开始,“三桶油”在勘探与开发上的资本支出连续三年下滑。

但随着国际油价从2017年开始持续攀升,全球油服行业开始回暖,“三桶油”的资本支出也触底反弹,去年同比增长约20%。

对“三桶油”而言,一场围绕上游油气业务的竞逐再次开启。

作者:严凯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