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曾豪言3000亿市值,如今仅200亿,“中国的3M”何以坠落?

2019-01-24 10:16
角马能源
关注

2019年,死亡名单上的数字仍在增加。下一个倒下的,会是康得新吗

1月22日,位于北京望京诚盈中心7号楼的康得新大楼戒备森严。当天上午,约四十位债权人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来这里参加债权人会议。

债权人持有的“18康得新SCP001”超短期融资券,本应在今年1月15日兑付。

对于这些债权人而言,这个年关难过。

尽管康得新董事长钟玉表示,将会在3月31日之前偿还债务,并承诺提供个人连带责任担保,但康得新目前的乱局仍令人担忧。

短短数月,这家有着“中国的3M”之称的新材料巨头屡遭重创:债务违约、董事长传闻失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被ST。

自2010年上市以来,在钟玉的带领下,康得新在新材料领域异军突起。

该公司八年间成长为A股赫赫有名的“白马股”,市值最高超千亿元。四年前,钟玉更是豪言,康得新市值将会达到3000亿元。

但过去两个月,这家曾备受资本追捧的明星公司急速坠落,市值缩水60%。

过去一年多,康得新股价从最高的26元,跌至1月23日的5.73元,市值蒸发逾800亿元。

康得新的困境是中国民营企业过去一年境遇的一个缩影。对陷入泥潭的实体民企而言,2018年的冬天异常寒冷。

由于宏观经济环境恶化,监管层加速“去杠杆”,银行抽贷,金融机构不再输血,这一系列“组合拳”导致能源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百亿帝国亦在瞬间崩塌。

这一年,晨曦集团、大海集团等行业巨头已轰然倒下;宝塔石化、永泰能源、阳光凯迪等公司仍在苦苦挣扎。

2019年,死亡名单上的数字仍在增加。下一个倒下的,会是康得新吗?

危机四伏

在债权人会议上,钟玉承诺对债券追加个人连带担保,可通过应收账款、银行支持、引进战投等方式,逐步偿还债务。

但对这位康得新“一把手”的承诺,部分债权人表示怀疑。

对现年69岁的钟玉来说,过去三个月或许是他从商生涯中最黑暗的日子。

创业初期,他曾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别人做的我不做,别人做得好的我更不做,我做的是别人所没有的,我做的就不让别人追上。”

20年来,在预涂膜、光学膜、碳纤维等新材料领域,这家成立于2001年的新材料巨头曾多次突围成功。康得新不仅让国内顶级专家侧目,更打破外资公司在这些领域长达数十年的垄断。

作为中关村第一批创业者,这位特种兵出身的企业家有着坚忍的意志力。

但让他未曾想到的是,在将康得新打造成新材料领域的巨擘之后,该公司依然逃脱不了债务黑洞。

和其他陷入困境的民企一样,导致康得新陷入泥潭的亦是债务违约。

1月15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2018年度第一期、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的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正在加速回款进行资金安排,计划近期予以兑付。

其中,2018年度第一期债券正是“18康得新SCP001”,总额为10亿元,发行期限为270天。当晚,康得新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

六天后,另一支名为“18康得新SCP002”的债券亦未按期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该债券发行总额为5亿元。

事后,康得新的解释是,去年四季度以来,受宏观金融环境及销售回款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该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暂时性困难。

但这个理由无法令人信服。

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康得新账面期末货币资金约150亿元,现金余额达143.13亿元。除了账面资金,该公司账面上还有超过42亿元的可出售金融资产。

拥有百亿现金,却无法兑付15亿元到期债券,康得新的举动令人生疑。这个谜团在1月21日得以揭开:资金被大股东占用。

有机构人士现场质问钟玉,占用资金是否达到100亿元。钟玉的回答是,没有到100亿元,具体金额等证监局核查意见为准。

早在去年6月,康得新的危机已经开始显现。6月1日,康得新股价遭遇闪崩,随后紧急停牌。

停牌期间,去年10月29日,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康得新、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及中泰创赢、中泰创展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这导致康得新在去年11月6日复牌后,连续三个跌停。截至1月23日,短短两个多月,这支“白马股”遭遇抛售,市值从复牌时的500多亿元,跌至仅202亿元。

进入2019年,康得新的债务危机仍在发酵。

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7日裁定认为,即日起查封、扣押或冻结被申请人康得新、张家港康得新、康得集团、钟玉价值约7564万元的财产。

两天前,一则公告将这家新材料巨头向深渊再推一把。

1月21日,康得新公告称,该公司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5个属于主要账号。同时,不排除后续公司其他账号或资产被冻结的情况发生。

次日,康得新停牌。又次日,“康得新”变成“ST康得新”。

扩张之祸

面对当前的困局,钟玉或许会想起4年前的豪言。2015年中,他曾放言,未来三年,康得新市值要到3000亿。

彼时,康得新的市值约为500亿元。在当时A股市场中,AB股市值在3000亿元以上的仅有中国人寿、中国平安和中国中车等9家公司。

在他的规划中,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康得新未来的三大布局:3D智能显示、新能源电动车以及新材料业务。

如今,三年期已过,康得新深陷债务危机,市值仅剩200亿元。这位中关村狂人当年的豪言壮语,成为持有康得新股票的34只公募基金眼中的地雷。

康得新的债务黑洞仍在扩大。倘若两个月后未能兑现兑付承诺,这家新材料巨头或将彻底失去资本市场的信任。

在钟玉发出3000亿豪言之后,康得新犹如一台装上强劲马达的机器,夺路狂奔。

截至目前,康得新拥有三大主营业务,六大生产基地,全球布局九大研发中心,拥有100多个细分类别,超过1000多种产品,主要客户超过1600家。

它的客户群包括奔驰、宝马、苹果、三星、茅台、五粮液、GUCCI、CHANEL等知名公司。

凭借在高分子材料领域的竞争实力,康得新被称为“中国的3M”。

3M公司成立于1902年,距今117年,总部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

这家全球多元化科技企业以勇于创新、产品繁多著称,覆盖各行各业。在去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名中,3M位列第376位。

对于康得新,钟玉对标的公司之一正是3M。此前,在预涂膜、隔热膜等细分领域,康得新成功击败包括3M在内的外资新材料巨头,实现进口替代。

去年2月,康得新还将触角伸向海外,发起对美国先进材料企业Boyd Corporation(宝德)100%股权的收购,价格为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

资料显示,宝德是一家热管理和环境密封解决方案领域的设计和制造商,提供精密橡胶、塑料、金属、柔性环境密封和能源管理解决方案。

该公司的客户分布在电子工业、移动计算、医疗技术、运输、航空航天和其他B2B以及消费关键型行业,在全球拥有26个生产基地。

但7个月后,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收购项目在美国审批的困难程度加大,康得新宣布终止收购宝德。

在宣布终止收购的前一天,宝德母公司Genstar Capital宣布已完成将宝德出售给高盛旗下一家公司。

目前,康得新重点布局的领域是碳纤维市场和3D裸眼显示领域。有券商甚至认为,在这两个领域的率先布局,未来有望再造一个“康得新”。

但碳纤维犹如一个吸金黑洞,“白马股”康得新因此被拉下神坛。

钟玉决定布局碳纤维市场是在2013年。

当年,作为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决定入股中安信科技。后者成立于2011年,其主营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工业及民用碳纤维。

起初,康得集团在碳纤维领域的布局,康得新置身事外。直到2017年,钟玉决定让康得新参与到碳纤维业务布局中。

当年10月18日,由康得集团、康得新、荣成国资三家一起投资了康得碳谷,三家公司的出资分别是90亿元、20亿元和20亿元。

康得碳谷项目预计总投资500亿元。这个未来全球最大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计划于2023年建成,年产能为6.6万吨。

不过,康得集团的募资并不顺利。

去年5月18日,康得新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其20亿增资款已到位,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出资的20亿元也已到位,唯独大股东康得集团的90亿元仅到位2亿

此次风波让外界对康得集团的资金实力产生疑虑。

去年5月,康得新在《关于深交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披露,康得集团总资产为175.58亿,净资产25.37,利润总额仅为1.08亿,对应资产负债率高达85.56%。

但此时,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工程已经开工建设,核心设备合同已签订完毕”,康得集团骑虎难下。

有券商人士分析称,迫于无奈,钟玉决定先从现金流充沛的上市公司康得新“借用”资金。

但大股东占用资金的违规做法,被监管机构盯上。

在1月22日的债权人会议上,钟玉首次承认,上市公司和集团的资金确实存在混用情况。

而大股东对上市公司资金的占用,除了股票质押补仓,主要用于投资的正是碳纤维项目。

文/严凯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