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人事动荡资金短缺 科融环境被“玩坏”了

2018-11-28 15:20
浑水冷星
关注

科融环境的多事之秋。

11月25日晚间,科融环境公布了董事长王伟辞职的消息,不到三个月之前,这位董事长才刚刚上任。

与董事长一样不稳定的还有科融环境的董秘一职。就在今年7月26日,公司董秘秦庚立因个人原因辞去了职务,此后公司董秘职位便由公司副总经理葛岚代理。到了10月26日,由于葛岚代理期限届满3个月,董事长王伟代行董秘一职。此次董事长王伟辞职,董事长一职以及董秘一职又将由另一位副董事长——公司实控人兄长毛军亮代行。

实际上,自打“丰利系”入主后,科融环境便陷入了人事动荡的状况中。光是去年就经历了控股股东“内斗”、以及财务负责人辞职报告上演的“罗生门”。在这样的背景下,近期的科融环境的麻烦也越来越多。

科融“三宗罪”一周内连收两封问询函

近期的科融环境可谓深交所监管名单上的常客,先后在11月12日和11月14日被深交所下发问询函。在这两封问询函中,科融环境主要有三处地方被质疑。

“一宗罪”,实控人及高管“虚假增持”。

据了解,科融环境曾在2017年4月披露一则增持计划,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管理团队拟在未来12个月增持公司股份1-10亿元。同日,科融环境股价涨停。2018年4月,由于2017年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公司将上述增持计划实施期限延长至2018年10月24日。

那么公司股票的增持进展究竟如何呢?据公司最近一次(11月14日)公布的增持进展公告显示,上述人员中仅有几位真正实施了增持计划,而且“拖延症”严重。

2017年7-8月,公司控股股东徐州丰利以及董事长李庆义分别增持28万股和10万股,此后便很长时间未有增持实施进展公布;2018年10月23日,也就是增持期满的前一天,徐斌增持10万股,由于其个人证券账户限制问题,由其配偶代为履行;还有一位董事郭接见,则是到了1月5日才增持10万股。除此之外,包括实控人毛凤丽在内的人员均未实施增持计划,其中,实控人毛凤丽的理由是个人资金周转紧张。此外,上述董监高成员中有8位已经离职。

“二宗罪”,收购方案因资金吃紧无法履行,董监高工作被质疑。

财联社查阅公告了解到,2017年7月18日,科融环保宣布将以3.85亿现金收购江苏永葆环保70%股权,剩余30%股权于2019年再交易。2017年8月,科融环保披露称已完成永葆环保70%股权的过户。

不过事实却不按剧本发展,由于拖欠未支付股权转让款,科融环境被永葆环保原股东起诉。9月,科融环境与永葆环保原股东签署和解协议,公司返还70%股权并支付补偿金3970万元,而永葆环保原股东则返还1.27元股权转让款。据了解,科荣环保在去年经历了严重的“内斗”,不止人事动荡不断,经营状况也每况愈下,本想借着收购永葆环保改善经营状况,最后却落得一场空。

“三宗罪”,自顾不暇还给正在实行股份转让的公司蓝天环保提供785.08万元的财务资助。

财联社查阅资料了解到,蓝天环保曾是科融环境控股子公司,由科融环境于2014年斥资近9000万元并购而来。然而并表之后,蓝天环保的业绩却在2016年之后让科融环境大失所望,至今已连续亏损3年。

2018年4月24日,科融环境发布公告称,计划以不低于7600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蓝天环保的股份转让给浙江澳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月26日,科融环境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表示,公司正推进蓝天环保股权转让事宜。

2018年10月,蓝天环保的银行贷款2000万元已逾期,当月仅偿还1300万元,由于现有资金不足且与银行协商展期未果,银行方将启动相关诉讼流程。2018年11月13日,科融环境宣布将以自有资金向蓝天环保提供785.08万元的财务资助,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收利息。

显然,科融环境有意舍弃不赚钱的蓝天环保,而科融环境也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行为不免让人怀疑。科融环境在回复时则表示,作为蓝天环保控股股东,如银行启动诉讼将使得公司面临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日常运营受影响等风险。同时,蓝天环保其余股东和科融环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联关系。

在回复文件中,科融环境还提到,蓝天环保预计11月回款金额不低于1500万元、12月回款金额2000-3000万元,并且蓝天环保有足额回款资金确保在约定期满前偿还该笔财务资助。不过,这一回复似乎并不那么具有说服力。据财联社了解,融科环境此前科向子公司新疆君创提供的财务资助仍迟迟未收回,蓝天环保是否能够准时偿还财务资助款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经营不善资金短缺

据财联社了解,科融环境原名“燃控科技”,2015年之前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进入了烟气治理、垃圾发电、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和水处理治理等领域。转型综合环境治理平台公司并更名之后,公司的主营业务变为环保业务,集节能燃烧、水利及水环境治理、危废处理、固废污染物处理、热电联产、热能工程、烟气治理等业务于一体。

据公司今年以来的财报显示,科融环境的营业收入一直处于下降趋势,环保政策变化、订单减少、公司造血能力不足是造成营收大不如前的主要原因。据科融环境近年来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业绩自2015年经历大幅度下滑后便一蹶不振。如下图所示,2016年科融环境净利润亏损1.32亿元;2017年盈利3700万元,不过光是年初出售房产就使其获得了2192万元的收益;到了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已亏损2.61亿元,同比下滑2889.5%。

此外,公司在应收账款以及存货周转方面治理不佳。受宏观市场环境影响,公司应收账款催要难度增加,资金难以回笼。据wind数据显示,科融环境三季度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已经达到529.62天。同时,公司的重大客户是今年爆出经营危机的ST凯迪,应收账款无法回款,科融环境因此踩雷。财联社查阅资料得知,截至2018年9月,ST凯迪尚拖欠公司货款接近1.82亿元,无法支付。

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科融环境及分子公司的银行贷款相继到期,借款银行考虑到ST凯迪可能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截至11月,科融环境共计被抽贷接近1亿元,更使公司资金陷入紧张的境地。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账上共有货币资金8047万元,仅仅为流动资产的5.7%,而公司流动负债约为10.7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这样的有息负债就达到了1.19亿元。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