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动力煤出口日落降至—嘉能可近期市场预测可能出现误判

导读: 自2016年以来,亚洲主要市场的燃煤电厂需求已累计下降了74%,预计还会进一步萎缩。

近10几年来,数据看起来不错,澳大利亚的动力煤开采出口行业在海运煤炭市场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增长。到2015年,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澳大利亚的动力煤出口失去了动力。随着价格下跌,成交量达到顶峰。现在市场上还有其他参与者:在通货紧缩的可再生能源领域更新颖、成本更低的竞争对手,以及能源效率。

自2016年以来,亚洲主要市场的燃煤电厂需求已累计下降了74%,预计还会进一步萎缩。在同一时期,可再生能源价格下降了一半。然而,自2016年以来,动力煤价格翻了一番,这才真正引起澳大利亚采矿业的注意。

在最近的预测中,动力煤生产巨头嘉能可注意到了价格的上涨,它与兖州煤业整合力拓公司的动力煤资产,使其生产成本大幅降低,该公司断言公司可能实现利润新高。确实,在近期,这是极可能的。

在创造积极前景的同时,我们认为,目前动力煤价格的繁荣是短暂的,新的进口燃煤电厂提案的可行性逐渐减弱加速了澳大利亚煤炭行业的衰退。

在我们的分析中,更高的动力煤价格以及电厂排放控制设备安装的压力已经转化为行业中的较高成本。这些更高的成本导致了资本外逃。

在全球范围内,每年有40家燃煤电厂关闭,因为它们已经达到了生命的尽头根据全球煤电厂追踪(Global Coal Plant Tracker),自2010以来,平均每年有24吉瓦(GW)。由于每年没有至少24吉瓦的新煤电厂投入使用,我们将看到全球煤电行业的萎缩。这一拐点正在迅速逼近,可能在2022年,因为近年来煤电关闭趋势的加剧。

10年来,澳大利亚还没有新建的燃煤电厂。在澳大利亚没有巨额资本补贴的情况下,新建煤电根本是不可行的,特别是考虑到金融市场很可能会在未来十年的某个时候将征收全碳排放税

在澳大利亚潜在的出口市场之一—印度,在2018~2019年期间,还没有一台单一的煤炭发电机组投入使用,而至今已有十台机组退役。在四年前的2015~2016年期间,印度每年有20吉瓦的新煤电厂服役。这个净安装率在2017-2018期间下降了80%,而且还将继续下降。

澳大利亚的两个主要煤炭出口市场日本和韩国最近宣布了一项重大政策反思,正在实施一系列以气候科学、减排、碳定价、高碳税和加速工业转型为框架的设置。未来将提供更廉价、更可持续的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技术。

澳大利亚的两个主要日本客户丸红株式会社和三井物产株式会社最近宣布(分别是2018年9月和10月),它们正逐步放弃各自地开发煤电厂和开采动力煤,而是以加快对低排放技术的投资为核心。

作为2010-2017年间全球最大的动力煤融资提供商,日本和韩国正在撤出对亚洲新煤电厂的投资。

随着全球私人金融机构越来越多地退出动力煤行业,大多数的新煤电厂都需要动力煤开采行业的乐观预测,也就是新煤电厂必须用补贴资金建设。然而,现在的资本越来越稀缺。

记者Matthew Stevens最近在《动力煤平行宇宙》(2018年11月4日)中建议,如果没有日本、韩国和中国政府资本补贴持续的投入到动力煤工业中,再加上世界各国将会这样做完全不符合巴黎协议,嘉能可的蓬勃发展是无法实现的。

在乐观的预测中,嘉能可未能认识到澳大利亚主要终端市场将政策设置从动力煤转向可持续、更便宜的可再生技术的影响。

目前和潜在的亚洲市场正日益将可再生能源视为低成本的国内选择,而化石燃料进口账单的增长正导致货币不稳定、通胀加剧,并因此推高利率。他们正在推动实现巴黎目标和提供更好的能源安全政策,寻求不断增加的空气污染压力的解决方案。

全球对更可持续的可再生能源的驱动超过动力煤和化石燃料也在澳大利亚加速。澳大利亚政府最近的收获——Snowy Hydro上个月证实,新的煤炭项目无法与抽水蓄能公司创纪录的低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竞争。也就是Snowy Hydro在2018年10月888兆瓦的招标被淹没,反倒接收了17吉瓦的新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建议。

这种转变正在全球范围内响应着。

仅大亚洲地区就计划到2030年将安装高达100吉瓦的海上风电。而仅此一项就可以消除3亿吨/年的全球30%的海上动力煤需求,只是从一个单一的技术发展。世界银行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计算全球400吉瓦的漂浮太阳能,或可实现的4000吉瓦的太阳能(假设世界各国共同致力于解决气候危机),仅使用全球所有淡水水库的10%。

公司对投资者的信托义务是提供风险平衡评估,包括评估通货紧缩的可持续可再生能源和气候风险日益增长的影响。

嘉能可除了在新的煤炭投资者报告中提及LNG之外,在其预测中避免提及这些新的全球的发展或其他竞争性技术。

嘉能可拒绝面对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提出的无可争议的气候科学现实。

我们认为嘉能可未能考虑到,更高的动力煤价格正在加快推进替代技术的发展,加速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的到来。

嘉能可并未设想完整的情景。

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动力煤开采出口州,新南威尔士政府的损失很大。他们当前在动力煤使用费上的意外之财,必须紧急用于为全新南威尔士州依赖动力煤出口工业的人民和社区制定一个数十年的过渡计划。

动力煤正进入永久衰退的状态,投资者、金融家、政府和社区需要全面了解。

目前的繁荣是一个只是个“短暂的恩赐”。

全球可再生能源技术的通货紧缩性质预示着动力煤开即将迎来日落。澳大利亚需要一个过渡计划。

翻译:ERR能研微讯团队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