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博天环境的减持困惑:创投基金怎能安静地离开?

2018-11-22 09:54
生态资本论
关注

一则减持公告,引发了A股市场一波不大不小的水花。

近期,刚刚获得纾困贷款的博天环境,其名下三大股东计划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这些股份合计约为公司总股本的31.35%。

公告一出,舆论哗然。

在A股市场刚刚企暖回升之际,投资者惊鸿未定,普遍对市场反转心存犹疑。在此当口,博天环境的三大机构股东,给市场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热点。

早不减晚不减,这个时候减持,有什么说道。

瓜田李下

对于博天环境而言,在企业获得纾困贷款的影响下,近期股票价格也出现了明显回升的迹象,且从10月下旬的低点回升至今,累计最大涨幅达到了50%以上。

于是,三位股东在此时机下的选择,确实颇有意思。

清仓减持行为,本身属于市场自身的行为,并不违反减持规则,但其对中小投资者的持股信心,具有风向标意义。如果中小投资者跟风减持,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则不可小觑。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减持,极容易被视作利用这样的优势股价高位出逃。

市场也对这一行为给予了激烈的回应。11月20日,博天环境在经历了七连阳后停止上涨步伐,近5万手大单将博天环境全天封在了跌停板上。

所以,20日晚间。博天环境连忙公告称,经过沟通,三家股东已表示,承诺在6个月内不在二级市场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实施减持。

为了回应质疑,博天环境还表示,刚刚得到的江苏银行北京分行贷款5000万元,将主要用于工程项目采购支出。

所谓“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博天环境这几位股东的减持行为,发生在时下愁云惨淡的时节,确实是有些会错了意。

在中国的A股市场,一些上市公司重要股东通过清仓式、精准式和频繁无序式等减持行为,已经是一大公害。因为他们身份特殊,在转让股份时往往会产生远大于中小股东的冲击力。

因此,证监会屡次出台新规,旨在完善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制度,约束减持比例和严管信披,并对过度、恶意减持行为加以规范。

从规则上遏制资本天量套现,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股份时才不会恣意妄为。否则,不但会令股市承压、投资者利益受损,而且还可能危及股市健康发展,甚至可能让宏观经济面临“失血”之忧。

这次减持事件,但愿是博天环境的股东们的一次时机误判。

三家股东

环保产业界,博天环境是明星公司,在上市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2017年2月17日,博天环境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市鸣锣,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以第三大股东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上市仪式,是四位手持棒槌敲钟的嘉宾之一。

有郭广昌站台,博天环境的上市仪式风风光光。

而复星集团旗下的复星创富投资博天环境,实际上在2014年5月博天环境首次报会之后,就完成了入股,以1.4亿元的价格获得了10%的股份,复星创富也是博天环境上市前的最后一位股东。

而此次公告减持的另两位股东,入股时间都不短。

博天环境的招股书显示,2010年7月,国投创新以2000万元对价,取得博天环境前身40%股权。其后经过一系列增资、转增股份等操作,国投创新持股比例为22.389%。
鑫发汇泽则是2012年7月入股博天环境,其以4000万元的总对价,持股博天环境的股份9.996%。

在2017年博天环境上市前,国投创新、复星创富、鑫发汇泽分别持有博天环境6217万股、3600万股、2775万股。从初始出资至今,三家股东已赚取了丰厚的投资收益,目前静态累计投资回报率达到4.1倍到26倍之间。

其实,在2018年2、3月,博天环境的这三家股东,就已计划减持,数量也在6000万股以上。由于股市震荡,股价低迷,减持计划未能全部成行,此次减持只是“卷土重来”。

按照11月20日收盘价静态计算,若减持全部实施,涉及市值将达20亿元以上,占其目前流通市值的一半以上。

在此期间,因股价大幅下跌,这三家股东所持市值已蒸发近50亿元,最高的投资回报率也从近90倍,降至目前的26倍。

何时退出?

为什么气温刚一转暖,创投机构就急于退出?这确实是一个关乎资本市场稳定的大悬疑。

从历史数据分析,IPO一直是创投机构最重要的退出方式。2017年,中外创投市场共IPO退出发生470笔,同比上升69.7%。

经过2014年IPO重启和2015年的股灾,中国IPO逐渐常态化,2017年境内外上市总数量达到504家,沪深两市新增上市企业438家,2017年保持了发审速度在每季度百家以上的态势,这为大量在管项目退出提供便利,VC机构迎来IPO退出高峰期。

2017年5月,证监会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减持新规》”),提出要防范“过桥减持”等现象。

其中,上交所在其后出台的实施细则中,新增规定包括:减持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在解禁后12个月内不得超过其持股量的50%;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在连续90日内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且受让方在受让后6个月内不得转让……

上述种种推出的限制性规定,根本目的就是维护上市公司的稳定性,从而保持资本市场的稳定,不至于剧烈震荡。

在IPO和并购、股权转让、回购四种退出方式中,股权转让和回购长期不受重视。但从数据结果来看,重视股权转让和回购不受重视的公司,退出率相对更高。

以一个PE投资基金为例,一个IPO正常情况下能够给PE带来十倍回报,并购的话五倍回报就很高了,股权转让的话可能是两三倍的回报,回购大多只能回成本。

中国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此前曾表示,2017年6月底,私募股权基金和创投基金从所投项目企业退出情况看,私募股权基金的平均回报率68.7%;而创投基金平均回报率165.80%。

但精明的PE们或许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以股权转让和回购方式退出,对中小投资者的信心,确实最大的稳定器,而信心则直接关系着股价的稳定。

博天环境三位机构股东的清仓减持,或许时机选择精准,却恰恰忽略了中小投资者的信心这个变量。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近年来,广大股民迭遭股灾重创,对A股市场的信心,已成惊弓之鸟,任何不计后果的减持,都会造成人心慌乱。

作者:赵口袋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