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脱硫脱硝

正文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导读: 尽管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及其游说人士继续坚称,在出口收入创记录的支撑下,该国的动力煤出口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但现实情况却截然不同。

    尽管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及其游说人士继续坚称,在出口收入创记录的支撑下,该国的动力煤出口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但现实情况却截然不同。

自2015年以来,澳洲动力煤出口一直在下降,预计还会出现更多收缩。高出口收入完全反映了目前的高价格,而高价格本身也部分是热煤开采投资下降的结果。简而言之,目前煤炭价格的高企并不意味着一个强劲且不断增长的行业,而是恰恰相反:人们对该行业长期生存能力的担忧日益加剧。

截至2018年6月30日,新南威尔士州动力煤出口(百万吨)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2018年数据是根据2017-2018年前九个月的数据预测的。

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40年,全球动力煤贸易量将下降59%,这是其最可持续的预测。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可持续发展情景(SDS)分析,2040年煤炭贸易额将从2016年的756万吨/年骤降至3.09亿吨标准煤(Mtce),复合年降幅为-3.7%。

IEA可持续发展情景分析下的全球动力煤贸易量(百万吨)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与国际能源署的分析相比,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发布的2016跨国报告的长期预测显得尤为过时:未来40年煤炭总量仍保持每年1.2%的增速。这一数据与2014年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的预测一致,该预测既没有考虑到可再生能源发展在之后日益低廉高效,也没有考虑到全球《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承诺的影响。

 国际能源署的新政策方案(NPS)在发布时就已经过时了。新政策方案(NPS)下的煤炭需求预测每年都会下调。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院(IEEFA)认为,国际能源署的可持续发展情景(SDS)更有能反映世界能源的未来。

 如果还认为新政策方案(NPS)对未来能源市场的方向预测更准确,那就是认为全世界对《巴黎协定》中承诺的碳排放不会采取重大措施,也忽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签署承诺的事实。 

 自2014年以来,澳洲煤矿出口尤其是新南威尔士州的关键市场——亚洲各地新建燃煤发电站的前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亚洲主要市场的燃煤电厂拟定项目从近887GW降至不足229GW,下降了74%。

亚洲主要电力市场中燃煤电厂拟定项目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在新南威尔士州四大出口市场(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拟定项目自2015年以来减少了近423GW,而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含印度)剩余的拟定项目总量仅是这四个主要市场拟定项目减少量(423GW)的18%。与此同时,被许多澳大利亚煤炭企业高管视作潜在未来出口市场的印度,它的燃煤电厂开发项目在同期收缩了2.34GW。

新南威尔士州电煤出口国家(2016-2017年)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此外,这些数字还没有把要关闭的燃煤电厂计算在内。如果当前拟定项目削减和燃煤电厂关闭的趋势持续下去,到2022年,燃煤电厂退役容量将超过新增容量,全球在役的燃煤电厂规模将开始缩减。

这一快速转变的原因是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空前下降,以及自2014年以来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显著增加。这些因素将继续推动未来几年的市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到2050年,煤炭在全球电力市场的份额将从2014年的40%左右降至11%。

到2050年全球电力市场份额的变化情况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将永久下降

考虑到这些趋势,尽管该行业发表了乐观的言论,但新南威尔士州也无法免受电煤出口行业长期衰退的影响。全球领先的煤炭出口港纽卡斯尔港(Port of Newcastle)的董事长对未来电煤前景表示:“煤炭的长期前景对纽卡斯尔港和猎人区带来威胁。”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产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

·主要投资者和金融机构正加速远离煤炭行业,这一趋势现已蔓延至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市场——日本。

·从长期来看,在可持续发展情景分析(SDS)下,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煤炭市场——日本的煤炭总需求预计将下降71%。

·新南威尔士州第二大出口市场——中国的煤炭总需求预计到2040年将下降57%。

·台湾计划最快到2025年把对燃煤发电的依赖从46%降低到30%。

·国际能源署预测,作为新南威尔士州第四大市场,韩国的煤炭进口将在2040年下降近50%,至不足6千万吨标煤(Mtce)。

·印度不是新南威尔士州动力煤出口的主要目的地,未来也不会是。印度政府多次承诺长期减少动力煤进口,因为燃煤电厂是印度发电成本最高的电源。

·无论东南亚燃煤消耗怎么增长,都不足以弥补新南威尔士州四个主要出口市场消耗量的下降。 

·亚洲快速发展的海上风力发电行业每年将取代3 - 3.5亿吨动力煤,约占全球海运贸易量的35%-40%。 

·澳大利亚动力煤一直吹捧的质量优势并不能维持出口量。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Wood Mackenzie)的数据,能达到了韩国最新硫含量上限的澳大利亚出口动力煤不足四分之一。 

·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澳大利亚出口从印尼出口下降中获益不会发生,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削减电力容量将导致国内煤炭需求减少,可供出口的动力煤增加。 

·随着全球煤炭消费量的下降,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商将面临其他出口国对现有市场的激烈竞争。 

这份报告还阐述,即使最近拟建的T4煤炭终端被叫停,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设施纽卡斯尔港(Newcastle Port)目前仍有24%的闲置产能。从长期来看,动力煤出口非但不会增加,反而会进一步下降,从而逐渐导致更多产能被搁置。

 也就是说,这个港口已经有了严重的发展问题,将来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这正是促使纽卡斯尔港(Port of Newcastle)董事长认识到,这个港口“迫切需要”实现逐步多元化转型,摆脱目前对煤炭的过度依赖的原因。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