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巧女的钱,平仓的线!东方园林资金危机180天

2018-10-20 08:37
生态资本论
关注

北京证监局的红色印章,能帮助东方园林度过股灾泥石流吗?

PPP环境骤入严冬,债券发行无人问经,各大机构纷纷抛售,停牌整治收效甚微,东方园林的2018,可谓时乖命蹇。

10月17日,北京证监局罕见地向17家券商、1家资管公司、8家银行、2家信托喊话,建议给东方园林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平或司法冻结措施。

而上述机构,均办理了东方园林大股东何巧女和唐凯的股票质押。之前,北京证监局还召集了23名东方园林债权人参加集体协商会议。

整个资本市场,都在为东方园林“没钱”而焦虑。焦虑的还有东方园林的财务负责人周舒,就在同一天,他辞职了。

五十步笑百步,谁又比谁强多少呢?

钱去哪儿了?

东方园林现今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和全域旅游,水环境综合治理及全域旅游业务主要通过PPP模式开展,工业危废处置主要通过新建、并购等模式扩大处理能力。

窥一斑而见全貌,东方园林的问题,或多或少存在于每个环保企业身上。

昔日,东方园林与贵州茅台、中国船舶、山东黄金、神州泰岳并称A股200元“五虎”,每股价格几乎达到229元。现在的东方园林,每股仅约8元左右。这家号称市值上1000亿的公司,市值跌至约210亿元。

今年上半年,东方园林实现营业收入约64.63亿元,同比增长29.67%;净利润约6.64亿元,同比增长42.04%。

6年间东方园林的应收账款变化柱状图

营收增长了近三成,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啊!

至于所有人都关心的现金流,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4.27亿元,同比不仅由负转正,还同比暴增了91.41%。

PPP的经营模式,通常需要企业先垫资后收款,都知道地方政府的钱不好要,受周转速度影响,应收账款面临无法回收的风险,这也导致东方园林经营现金流,曾连续6年为负。

请注意:连续6年为负!

也就是说,几个月前,东方园林还发债募资筹钱,转眼间现金流大幅改善,堪称奇迹,表面上看是这样。

现在,又是一个反转,如果上半年东方园林的现金流明显好转,那何至于事到如今又面临平仓的险境。

根据现金流公式: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净增加额-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

观察报表,能看到这样的趋势。在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林的投资性现金流净流出,达到惊人的27亿,致公司期末现金及等价物仅剩9.25亿,较上一期大降63%。

这半年,东方园林在拿下339.48亿元的PPP项目之外,同时,以3.71亿元收购深圳洁驰科技、1.84亿元收购江苏盈天化学、2.21亿元收购吴江太湖工业,0.36亿收购大连东园、0.14亿收购山东聚润;同时公司还新设了约10家环保公司,所到之初皆需资金。

除经营性现金流外,上半年,东方园林投资性现金流净流出27.23亿元,同比去年同期加速流出253%,筹资现金流净流入10.77亿,同比增长11.44%,整体现金流净流出额为12.19亿元。

也就是说,东方园林除了继续签下PPP大单,做高应收账款之外,并没有停止大手笔的投资与收购。

2018年东方园林半年报显示的应收账款

这些操作,导致了负债继续高速攀升:截止到今年8月底,东方园林流动负债高达253.66亿元,短期负债更是高达90亿元。

半年报披露的不到5亿的现金流,在庞大的债务面前,已经不算什么了。

东方园林真的没钱了。

股权质押是个坑

发债失败,银行借款没那么好借,大股东靠股权质押来融资,就是必然选项了。

今年5月25日,何巧女向第一创业证券质押2324万股,向五矿证券质押122万股,向华创证券质押300万股,向国海证券质押360万股。上述4笔质押合计为3106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2.79%。

截至今日,大股东的质押已经占到了总股本的46.07%,达到了控股股东股票的82.88%。股价在近五个月时间已经跌去六成,逼近平仓线。

所幸,北京证监局的红色印章,为东方园林缓解了强行平仓的危机。

于是,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和唐凯,拟出让10%左右的股权给国企,筹集资金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

通过受让上市公司股权,帮助民营科技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质押风险,这已经是北京、深圳等地拯救民营科技企业的政策之一。

股权质押,是把双刃剑。

在遭遇短时融资困境时,往往会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但大环境骤冷,又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10月份以来,全新好、银禧科技、飞马国际、保龄宝、邦讯技术、华兴资本等6家公司遭遇被动平仓。

尽管上市公司全部股权质押的比例应不超过50%,但仍有不少公司质押比例超过这一红线。沪深两市质押比例高于70%的共有16家,位于50%~70%之间的有128家,质押比例介于30%~50%之间的有626家。

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往往造成两种结果:要么企业卖身求生存,寻求大资本的庇护;要么上市公司老板跑路,企业被迫关门歇业。

有上市公司老板曾这样说: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股权质押贷款就是个坑。

PPP困境

前些日子,何巧女曾对央行行长易纲说:“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引起哄堂大笑。

这一句戏言,背后隐藏着百般无奈。

往前倒推180天,东方园林正踌躇满志,手握一叠厚厚的PPP项目合同,从园林产业向环保产业及全域旅游转型,正表现出好的势头来。

随后,东方园林的钱荒成为大新闻:发行十亿元债券,仅融资5000万。

那个时点,也在随后被证明,那并非东方园林的惨案,而是整个民营环保企业的惨案,甚至是民营企业的泪点。

东方园林的史上最凉发债,让市场一片哗然,昔日的“园林第一股”,怎么就被打入了冷宫。

东方园林上市三年后,园林业务逐渐走下坡路,从2013年的营收45.13亿,下降到了2017年的32.72亿,市政绿化项目也度过了它的黄金期。

传统业务不好做,东方园林就把目光放在PPP上,这个被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的领域,似乎蕴藏着无限商机。

成也PPP,败也PPP。PPP项目中标为东方园林带来了巨额的投资,股价涨了2倍之多,但也为其埋下了债务缠身的隐患。

大体量的PPP项目,意味着大体量的资金。所以东方园林融资的脚步决不能停,但是融资就会欠更多的钱,这样往复循环,债务问题逐渐激化。

而当去杠杆政策来临,银行不像以前一样愿意贷款给PPP企业,这就成为推到了多米诺的第一张牌。不仅是东方园林,PPP项目过热的企业都遇到了这个问题。

比如:铁汉生态,神雾环保……后面能排出一个长长的队列。

如今,有了监管部门喊话,东方园林的危机也算有所缓和,但是能否真正走出困局,还要时间来证明。

作者:李理 安野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