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从0到1开启黄金十年,“危废处理”大变局中的龙头们

导读: 国资、外资、民营巨头纷纷跨界涌入、它们出手凶猛、跑马圈地,由此带来市场局部整合、大举并购动作频发…… 这不是曾经的房地产,也不是之前的PPP,危废处理仍在延续着火爆的行情。

国资、外资、民营巨头纷纷跨界涌入、它们出手凶猛、跑马圈地,由此带来市场局部整合、大举并购动作频发……

这不是曾经的房地产,也不是之前的PPP,危废处理仍在延续着火爆的行情。

值得一提的是,房地产大佬雅居乐,此前在危废市场做了三年学徒,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雅居乐开始大刀阔斧地构建自己的危废处理产业链。

仅2017年一年,雅居乐环保就相继收购14家环保公司的股权;今年以来,又先后控股了5家环保公司,目前,雅居乐环保危废处理能力高达每年155万吨,一举跨入危废处理这个细分领域的前三甲。

而雅居乐还宣称,未来三年还将在环保领域投入200亿元。

Why?

危废市场:从01

危废处理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金能力?难道比曾经的房地产还暴利吗?

根据2016年颁布的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定义,危废是具有腐蚀性、毒性、易燃性、反应性、感染性等一种或几种危险特性的废物。尽管危废产生量仅占固体废物的3%左右,但是由于它对大气、水源、土壤、人身健康等的危害极大。

据统计,近年来涉嫌环境污染犯罪案件中有40%是涉及危废环境违法案件。

危废处理听起来“弄险”,但利润足够诱人。目前,环保行业盈利率普遍在10%左右,而危废处理的盈利可以达到50%左右。

50%左右的利润,在环保圈里,已经是利润奶牛了。

而且,这是一个不断释放的市场:国家正在加快危废处理行业政策的出台,完善危废的识别和认定,促使危废处理行业的发展和壮大。

也就是说,原来没有被我们认定为危险废物的污染物,正在被重新识别认定为污染物,那么,既然被认定,就说明这类污染物必须被妥善处置,相关的企业和政府,就必须为此类污染物的处理埋单,那么这个市场就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

(危险废物组成)

生态资本论查询得知:2016年的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新增了117种危废种类,使得危废种类增至46大类479种。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政府通过《资源保护与回收法》等多个法案,为美国的危废处理打开市场闸门,由此带来爆发式增长的黄金十年。

一半儿是海水,一半儿是火焰

中国《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颁布,会让中国的危废处理进入爆发期吗?显然,巨头们纷纷杀将进来,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信号。

进入2018年之后,生态环境部的“清废行动2018”轰轰烈烈拉开架势;在长三角地区,工信部也对工业固废展开大排查……这些政策刺激了危废市场迅速扩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中国危废产生量为5347万吨,相较于2011年危废产生量3431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仅为9.28%,而现实的情况是,危险废物的实际产生量远远大于统计量,根据专业机构按照危废产量占工业固废产量的比重来测算,近两年来,我国的危废产生量应该在8000万吨到1亿吨之间。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危废处理能力缺口巨大。

以2015年为例,全国持有危废经营许可证的单位处理能力为5263万吨,但实际经营规模仅为1536万吨。综合来计算:

中国有效的危废处理能力仅达15%左右。并且在申报危废中,超过60%的危废没有得到妥善处置。

东部沿海地区的危废处理缺口就更加大,以全国危废产量排名第二的湖南为例,其危废产生量在约280万吨,而其实际经营规模仅为约55万吨,危废处理企业完全无法填补需求缺口。

如此大的市场缺口,在产能过剩的中国似乎很难想象。而造成这一状况的,是因为危废处理拥有相对较高的资质、技术和资金壁垒。

所谓“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儿”,危废处理恰恰是一个短期内不能用钱解决的事儿,尤其是技术和资质壁垒,因为涉及危险废物处理,科学和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从事危废处理的企业,必须沉淀专业的技术队伍。

尤其是资质壁垒。按规定,从事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理经营活动的单位,应领取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但是危废经营许可证从审批到获得资质,再到投入生产运营,必须等待至少三年,这样一来,危废处理资质就成为了行业的通行证。

在高度审慎的监管政策下,拥有处理资质的企业,就变得奇货可居。争抢优质的危废处理企业标的现象,不可避免地在资本市场上出现了。

行业散乱,龙头初显

既然危废市场如此引资本大佬竞折腰,那我们就盘点一下危废市场的前三甲。

到目前为止,东江环保仍是危废市场的龙头企业,下设近50个分子公司,覆盖泛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及中西部地区的20余城市、20余个行业。作为最早进军危废处理行业的企业之一,东江环保具备总计46类中44类的危险废物经营资质。

2017年,东江环保工业危废处理核准资质规模为160万吨/年,无害化处理资质为73.44万吨/年,稳居行业内第一。尽管最近股东行贿风波刚刚平息,苏粤国资委股权之争悬而未定,但是作为危废处理龙头,东江环保毋庸置疑。

除了东江环保,黑马雅居乐经过大手笔买进,但从处理能力上,已经可以忝列业内老二的位置。新面孔雅居乐能否在危废处理行业内站稳脚跟,还有待观察。

法国威立雅集团是世界知名的环保企业,在危险废弃物领域拥有超过40年经验。2015年,威立雅在中国的业务逐渐向危废处理倾斜,并在2016年危废处理能力达到每年72万吨,凭借这样的稳步前驱,威立雅是毫无疑问的第三名,而且是望而生畏的跟进者。

作为国企的中国光大绿色环保,2016年的危废处理能力也达到了每年60万吨。2017年4月,光大绿色环保从母公司中国光大国际分拆上市,正式角逐危废市场。2018年,光大绿色环保连续斩获三项危废处置项目,总投资已超过13亿元。

尽管龙头企业初见雏形,但是危废处理没有摆脱散、小、弱的面貌。

实际上,危废处理领域99%的企业为民营企业, 2000多家危废处理企业平均处理规模仅为2万吨,大部分为年处理能力1万吨以下的小企业,危废处置行业前10名,仅占市场份额的6.8%。

如此低的市场集中度,客观上需要一番轰轰烈烈的并购整合。如果说危废的黄金十年由此开端,那大可想象一下,谁能在大时代里捞真金,执牛耳?

作者:安野,生态资本论撰稿人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