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垃圾处理

正文

浙灰千里入川,是嘉兴的无奈,还是中国的困境?

导读: 面对日益扩大的垃圾焚烧量,仅仅靠填埋处理或是飞灰外运的方式,早晚会无处掩埋,无地可运。

日前,一则浙江嘉兴市绿色能源有限公司申请跨省转移1万吨垃圾焚烧飞灰固化物,至四川省叙永县处理的消息引发关注。

飞灰千里入川,将自家的垃圾倒到别人家门口,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垃圾焚烧企业,一时间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更有网友表示“四川人民很受伤”。

不过,诸位无需急于口诛笔伐,这其实并不算一起恶劣的社会事件,如果不合规合法,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也不会如此光明正大地向四川提出转运申请。目前,项目仍在审批之中,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也表示遵从四川省环保厅的安排。

飞灰由浙入川,运费着实不菲。到底是为什么原因,让这家企业不远千里,飞灰外移呢?

飞灰处理之痛

作为垃圾焚烧的“最后一公里”,飞灰处理一直是个头痛问题。

飞灰是垃圾焚烧过程中收集于烟气管道、烟气净化、分离器和除尘器装置等处的容重较轻、粒径细小的粉体物质,主要包含二噁英,以及铅、汞、铬、砷、镉等重金属。这些有害物质在自然界中存在时间长,不易分解。

尤其是二噁英的处理最为棘手,算是全球难题,其检测费用十分高昂,国际费用差不多1000美元一个样本。

近些年,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的规模逐渐扩大,作为垃圾无害化处理的最主要环节,垃圾焚烧占总体比例的50%,有些东部地区达到60%。有机构预测,到2020年底,垃圾总焚烧量将达59.14万吨/日。

逐渐扩大的垃圾焚烧规模,产生的飞灰量也是惊人的,预计2020年,飞灰量将会达到1000万吨。

作为垃圾焚烧厂最多的省份,浙江省的飞灰处理能力捉襟见肘,就像浙江嘉兴环保局相关人士在10月26日解释的那样:省内和周边找不到处理的地方,处理能力已经饱和。

除了产销矛盾之外,成本问题也是飞灰处理的又一道障碍。

国际上垃圾焚烧处理费用极其昂贵,世界银行给出每吨垃圾处理费用的平均数据是150美元(合人民币1041.66元),荷兰是160欧元(合人民币1184元),德国是200欧元(合人民币1480元)。

在来看看我国,垃圾焚烧中标价格低廉到每吨60~80元,近年来更是持续走低,大部分焚烧厂投标时根本不考虑飞灰处理预算,产业恶性竞争加剧。

目前国内垃圾焚烧发电的飞灰是被列入《危险废物豁免管理清单》,即飞灰处置环节被豁免,填埋过程不按危险废物管理。

所以,国内主要采取固化后填埋的方式处理飞灰,填埋本身占用土地资源,且会带来环境风险。

更重要的是,这些填埋行为中,严格达到规范的仅占10%。

飞灰填埋作业面过大未及时“覆膜”;飞灰转移未使用密闭车辆进行运输;在生活垃圾填埋场未严格分区填埋等这些违规现象仍旧屡见不鲜。

面对飞灰污染,难道我们没有一点办法吗?

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是目前垃圾焚烧飞灰的最佳出路。飞灰线处置环节主要依托水泥熟料生产线的原有工艺和设备基础,飞灰中的二噁英在水泥窑的高温下分解,重金属则被有效固定在水泥熟料晶格中。

但是,这套产业尚不成熟,规模远远不能满足日益扩张的垃圾焚烧产业的需要。

信息公开不到位

飞灰处置监管不够完善,信息公开不到位,成了飞灰污染的又一诱因。

芜湖生态中心曾做过调研,国内359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中,仅22座公开了飞灰监测数据。2017年5月,其申请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共14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飞灰处置情况信息公开,仅6个发电厂给予了较完整的答复。


同样如此,浙江省的飞灰处置公开状况不容乐观。

2017年8-10月,芜湖生态中心向浙江省38个市/区环保部门申请了38座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理数据。申请结果发现:近一半的环保部门拒绝提供相关信息,而在21个提供信息的环保局中,仅有7个地区环保部门回复情况较好,完整回复了申请信息。

环境保护法明确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应当依法公开环境信息、完善公众参与程序,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提供便利。

信息做不到透明化,必然会滋生各种违规行为,央视就曾曝光过武汉市五家垃圾焚烧厂存在违规经营,日产约600吨“飞灰”未按国家规定进行固化处理的问题。

另外,监管过程的不完善,让一些负有监督职责的环保部门即使进入飞灰的填埋场,也并不完全掌握垃圾焚烧厂的飞灰监测数据,没有办法对飞灰处置进行有效监管。

嘉兴困境,还是中国困境?

浙江的飞灰外运并非第一次,今年8月23日,浙江嘉兴就曾经向广西南宁转运处理过5000吨飞灰垃圾。

企业不远千里,将飞灰运出,这反映了我国垃圾处理的无奈。技术困难、产销不均,恶性竞争、监管不力,这些都是造成飞灰处置陷入困局的关键因素。


作为投运地,叙永县政府对待这批入川的飞灰,持拒绝态度,但能否拒绝接收还要等四川省环保局的决定。

生态资本论认为,这次浙江飞灰外运给我们带来了警示,每个地方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飞灰”处理难题,嘉兴的窘境,早晚会成为其它城市的遭遇。

面对日益扩大的垃圾焚烧量,仅仅靠填埋处理或是飞灰外运的方式,早晚会无处掩埋,无地可运。

环保产业发展到今天,该为垃圾焚烧最后一步查漏补缺了,必须彻底改变当前主要靠掩埋的落后方式,加快综合利用新技术的研发应用,严格规范行业竞争,这样才能让嘉兴的困境,不变成中国的困境。

作者:安野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