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脱硫脱硝

正文

欧盟煤炭区:未来的机遇与挑战

导读: 很难想象,在可再生能源高度发达的欧洲,煤电在电力中的比例依然高达四分之一。为什么走在低碳前列的欧洲自然紧紧抓住煤炭?这背后的原因对中国又有哪些启示?

近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盟煤炭区域:未来的机遇与挑战》的报告,本公众号对报告的执行摘要进行了翻译,并在此分享与大家。

欧盟煤矿分布情况

图片标题

煤炭历史上一直是提供欧盟经济发展的主要燃料之一。如今,煤炭在欧盟内陆国家能源总消费中的占比为16%,煤电在电力结构中占比为24%。尽管欧盟成员国的能源消费比较多样,但是仍然有6个国家依赖煤炭来提供其至少20%的能源需求。煤炭作为能源转型进程中的参与方,正在缩减。温室气体减排的目标使得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有所提高;同时在严格的2020年排放要求、较高的二氧化碳排放价格以及未来煤电装机容量补偿机制适应性限制下,煤电可能受到较大影响。

然而,人们经常容易忽略煤炭部门的持续缩减对该地区硬煤及褐煤开采以及燃煤电厂的就业和经济所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因此需要提前采取行动以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来维持或者提高该区域的就业以及支持该区域的经济增长。

2025年、2030年煤电装机容量情况

图片标题

欧盟煤炭部门就业情况

图片标题

欧盟的21个成员国和103个欧盟NUTS-2地区中拥有207座燃煤电厂,其总装机容量接近150吉瓦,是欧盟总装机容量的15%;12个成员国和41个地区中有128座生产煤矿,其总产量接近达到5亿吨/年,占欧盟总消费量的55%。总的来说欧盟的108个地区都有煤炭设施。这也表示,现在煤炭部门雇佣了大约23.7万人。其中大多数人从事煤炭开采,约为18.5万人。波兰拥有了几乎一半的采煤工作面,而德国、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和西班牙则紧随其后。20个地区含有20万个煤炭直接相关的工作岗位。这些地区中,有6个地区位于波兰(包括2015年西里西亚的8.25万个工作岗位),有5个地区位于德国。而且通过煤炭价值链的延伸,与煤炭相关的非直接工作岗位达到了21.5万个,而波兰、保加利亚和捷克的4个地区各有1万个工作岗位。许多这些直接相关和非直接相关的岗位将在未来十年被淘汰。

现役煤电机组中到2025年、2030年即将退役的机组

图片标题

欧洲大量的燃煤电厂的服役时间超过了30年。这些电厂的平均年龄达到了35年,其能效仅为35%,远低于目前的技术水平。由于碳排放限制的竞争,第一拨燃煤电厂退役将会发生在2020年-2025年之间。这将可能导致失去电厂1.5万个直接相关的工作岗位。英国、德国、波兰、捷克和西班牙可能是受冲击最大的国家。第二拨退役将会发生在2025年到2030年之间,这将会导致失去1.8万个工作岗位,此次退役主要发生在德国、波兰、英国、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届时,现有燃煤电厂产能的大约2/3将会退出。在波兰和罗马尼亚这两个地区,失业人数或将超过2000;欧盟的7个区域将会失去大约1000-2000个工作岗位。碳捕获和储存(CCS)作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一项选择,能够促进煤电厂机组改进在长期连续运行中保持经济性,同时还能克服法律和监管的挑战。初步估计欧盟将有13%的煤电装机会改进装备CCS。

由于缺乏竞争力,煤炭开采正在不断缩减。在2014-2017年期间,德国、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英国的27个煤矿被关闭。2018年,德国、波兰、罗马尼亚和意大利有超过5座煤矿将会被关闭,西班牙预计将有超过26座煤矿将被关闭。考虑到标准,包括煤炭产能、平行度、产品质量,罗马尼亚、斯洛伐克、西班牙、捷克、德国、意大利、波兰、斯洛文尼亚和英国的煤炭开采将在短期或中期之内会被关闭。总的来说,由于缺乏竞争力,将会有10.9万个工作岗位将会处于高危区域。

2030年煤炭直接相关的存在就业风险的岗位

图片标题

在2015年到2018年期间,许多不具备竞争力的业务将被迫关闭,包括如今依靠国家援助来盈利的业务,这将会导致到2020年,现有工作岗位的12%(2.7万个)将会被失去。随后直到2030年,煤炭开采将会与煤电厂的退役速度相当:到2025年,煤炭开采和煤电厂累计失业人数将达到7.7万人,到2030年将达到16万人。

有几个区域可能会因转型而受到冲击:波兰的一个地区可能会失去4.1万个工作岗位,不仅捷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这三个地区有可能各失去超过1万个工作岗位。当然失业压力最大的国家是波兰、捷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德国和希腊。

在有采矿基础设施的地区,依赖煤炭工业的其他经济部门的发展将会受到限制—大多数煤炭区域的人就GDP较全国而言更低。希腊、保加利亚、捷克、波兰、罗马尼亚和德国的采煤活动的中断对社会的影响可能更大,这些国家从事煤炭相关工作的经济活跃人口的占比更高。另外,在失业率更高的地区,这一影响可能会被放大,比如在希腊,高达1/3的活动人口处于失业状态。

煤炭相关活动的缩减也将影响经济的其他部门。欧盟钢铁部门依赖其国内的炼焦煤,而炼焦煤作为欧盟经济的主要原材料,其产量仅满足其需求的37%。只要炼焦煤的价格能够维持其开采活动,能够生产这类煤炭的硬煤开采也将继续运行并服务这个部门。采煤装备制造业也将受到影响;采煤行业的创新和制造与采煤活动紧紧相关。煤炭生产国的采煤采掘、建设装备制造业的人数超过了10万人。

最后,煤炭资产的退役应该伴随有战略计划和渐进的工业重组进程,用以支持被解雇的煤矿工人。受影响的地区可以通过利用遗留的工业设施、新建工业设施,利用具有竞争力的工业和服务业来创造新的就业和商业机会。打破企业、监管机构、投资者、土地使用的规划人员和当地社区之间的合作十分必要,这能够确保最可持续的利用以及使社会经济发展最大化。如果开发新的设施,如娱乐中心、博物馆或科学中心,土地复垦不仅可以减轻环境影响,而且可以促进当地经济。虽然新的就业机会应该来自于经济的所有部门,但是能源部门仍然是区域经济的驱动者。例如,将其转换为风电或光伏公园,能在调整煤矿工人技能(如机电技能)的基础上提供再就业的机会,煤矿工作在困难和复杂条件下的工作经历将对风能和太阳能工业十分有益。最后,关闭矿井地热能和水电方面的再利用也能够提供工作岗位,为采后煤矿周边的社区产生社会效益。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