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清洁能源

正文

国际能源署发布《2018天然气分析及预测报告》

导读: 由于持续的经济增长和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在2017到2023之间,中国将占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增量的37%,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2018年6月26日,国际能源署发布最新报告《天然气2018—分析和预测至2023》,在此本订阅号小编对报告的执行摘要进行翻译。由于时间较为仓促,翻译出现问题之处,请见谅。

执行摘要

3个主要转变将在未来5年内塑造全球天然气市场的,为本报告展望设定场景:

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由于持续的经济增长和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在2017到2023之间,中国将占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增量的37%,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由于国内生产无法跟上需求增长的节奏,中国将在2019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到2023年,进口量将达到1710亿立方米,进口中的大部分供应来源于液化天然气(LNG)。

—与前十年相比,工业部门将代替发电成为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新兴市场,主要在亚洲,占了这一增长的大部分,其用途包括工业生产过程中的燃料以及化工产品和化肥的原料。在北美和中东等主要产区,工业天然气的需求也在增长,以支持石油化工行业的扩张。

美国是天然气产量增量的主要来源,也是大部分天然气出口增量的主要来源。美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占全球产量增量的近45%,以及液化天然气出口增量的近四分之三。目的地自由和天然气指数化美国LNG出口的发展,为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不断扩张提供了额外的灵活性。

中国和亚洲新兴市场推动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

2017年是天然气强劲增长的一年,这主要是由中国驱动的。全球天然气需求量增长3%,为2010年以来的最高增长。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增长了15%,占全球增量的近三分之一。中国天然气需求增长主要是由于国内工业和居民部门煤改气以改善空气质量的政策努力驱动的。这导致了液化天然气进口的空前激增,使中国成为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

全球天然气市场将在2022年突破4万亿立方米大关,预计在整个预测期内年均增长率为1.6%。至2023年,中国主导的新兴亚洲市场占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增量的一半以上。

图1 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2017~2023

图片标题

2019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引领亚洲新兴天然气市场的增长。源于“十三五”规划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在中国经济的每一个领域,天然气(定义为清洁能源)的“存在感”日益增强。在整个预测期内,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年均增长8%,占全球需求增量的三分之一。在预测期内,中国的天然气进口量的占比将从39%上升到45%。其他新兴的亚洲经济体工业(包括化肥和石化)和发电方面的天然气消费也呈现显著增长,此外,发展国内市场和基础设施也需要进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气(图1)。

由中东和北美洲国家为主的天然气丰富地区,也将经历天然气消费的持续增长。中东地区在整个预测期内将呈现持续增长,主要是由于工业、发电和海水淡化的需求不断增加。在美国,当地天然气供应充沛,鼓励在化工产品和其他工业部门进一步使用天然气。埃及天然气供应和使用的反弹是非洲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主要原因,而拉美市场正在改革以发展本地生产。由于经济增长缓慢,欧亚大陆的消费量略有下降。欧洲、日本和韩国等成熟的净进口市场预计其天然气需求将停滞不前。

价格竞争力和市场改革将对维持新兴市场的天然气需求增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新兴市场比传统买家对价格水平的敏感度要高得多;天然气的竞争力,无论是来自国内生产还是进口,都是维持这种需求增长的关键因素。在中期内,亚洲新兴市场(预计全球消费增长一半),仍主要使用石油索引机制来确定天然气价格。如果进口国打算从发展更具竞争性的批发天然气市场(包括以市场为基础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中获益,则应进行适当的市场改革,进一步开放本国的天然气市场。

工业部门代替发电部门引领天然气需求增长

发电部门使用的天然气,一度是其主要的增长来源,在更激烈的发电燃料竞争中缓慢扩张。在过去十年中,发电部门占天然气消费量增长的一半,这得益于成熟市场的充足燃料供应、新兴市场从石油到天然气的燃料转换以及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导致的后果—核电发电的减少。在预测期内,北美和中东的天然气发电继续增长,这是由于国内廉价资源所驱动的,但全球电力需求增长放缓,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迅速上升和与煤炭(尤其是亚洲)的激烈竞争限制了其增长的前景。

工业部门将是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预计工业部门将占天然气消费量增量的40%,取代发电成为主要推动力。逐步增长的工业使用一方面包括了在新兴经济体中用于加工和化工产品的原料(含化肥)的能源,另一方面包括了天然主产地出口石化产品的原料。

美国一直在天然气供应和出口增长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美国是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考虑到展望期内与天然气相关的致密油产量将大幅提升,美国将占天然气供应量增量的最大份额。美国天然气产量在2016年回落后,2017年得到恢复。页岩气现在占总产量的三分之二。来自阿巴拉契亚(干气)和二叠纪(主要是伴生气)盆地的页岩气是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的主要支柱,并且将继续增长。石油价格的恢复有利于美国轻质致密油(LTO)生产的投资,增加伴生的天然气产量,二叠纪将主导美国天然气产量增长。美国生产的增量占全球天然气增量的近45%,其中三分之二通过管道出口至墨西哥或以液化天然气出口全球。

图2 在选定国家和地区的天然气产量增长

图片标题

归因于国内市场天然气需求的增长,来自其他主要产区(如中东、中国和埃及)的天然气产量将会增长。在美国之外,澳大利亚和俄罗斯联邦(以下简称“俄罗斯”)是出口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图2)。俄罗斯正在寻求通过新的出口基础设施使其出口渠道多样化,并通过管道向中国和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输送。相比之下,随着北海产量的逐步枯竭和格罗宁根油田的逐步退出,欧洲区域内天然气供应赤字也随之增加,要求增加额外的液化天然气和管道气进口以弥合这一缺口。

经过一段时间的充足供应,到2023年液化天然气市场将可能会开始出现供应紧张

强劲的出口能力扩张持续,液化天然气似乎是区域间天然气贸易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在2018和2023之间,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浪潮将增加大约1400亿立方米液化能力,全球产能将增长近30%。超过一半的扩张(超过800亿立方米)出现在美国。澳大利亚和俄罗斯也分别提供了300亿立方米和150亿立方米的显著贡献。相比之下,管道气扩张较为有限,主要出现在北美、从欧亚大陆到欧洲以及中国。

美国以全球天然气出口商的角色出现,将对液化天然气贸易的传统模式提出了挑战。预计在未来两年内,这一波液化项目的投运将确保液化天然气贸易的充足供应和增长,同时也挑战供应合同的传统模式。以灵活的目的地和天然气索引定价为主的美国天然气出口对目前标准固定交付、石油索引的供应协议提出了不同的模式。澳大利亚和美国作为新的全球天然气玩家,可能会在亚洲市场挑战卡塔尔。

图3 LNG液化能力和利用,2013~2023

图片标题

2020年后天然气项目的短缺可能导致市场收紧。几乎所有新的液化能力都应在2020年之前投运。从短期来看,这种巨大的产能增长可能会导致过剩。这将增加供应商之间的为了客户争夺出现的竞争,特别是为新了客户,需要时间建设接收基础设施。由于亚洲新兴市场的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这个松散的市场可能会是短暂的。如果没有新的投资,液化设施的平均利用率可能会在2023年恢复到2017之前的水平(图3)。由于这些项目的前置时间长,投资决定需要在今后几年内作出,以确保2023年以后充足的供应。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