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深度分析:亚太炼化新局

导读: 新项目接踵而至、利润率屡创新低、全球竞争日趋严酷——亚太炼化市场已经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

依靠着庞大的市场和资源运输优势,资源禀赋并不出色的亚太地区成为了大型炼化项目的密集地。2017年,亚太炼油能力占全球炼油能力的35%,占比超过北美和西欧之和。

这一趋势还在继续扩大之中。Global Data的数据显示,全球原油蒸馏装置预计在未来4年内增长15.1%,原油处理能力从2018年的1.017亿桶/天增加到1.17亿桶/天。

截止到2022年,亚洲将以新增540万桶/天的原油处理能力引领全球炼化产能的增长。在新增产能的资本支出方面,亚洲更是以1949亿美元(截至2022年)大幅度领先于非洲的1266亿美元和中东的871亿美元。

聚集了一大批新兴发展中国家的亚太地区是全球炼化产品新增消费能力的主要来源。然而,炼化产能的过快增长、油价大幅度的波动以及新兴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等一系列因素正在蚕食着炼化企业在亚太地区的生存空间。

新增产能加剧竞争

越南清化省是该国著名的工业基地,2018年正式建成投产的NghiS?n(宜山)炼化项目就坐落在这里。这个由越南、科威特和日本资本共同建设的炼化项目拥有1000万吨/年的原油处理能力,也是越南在DungQuat炼化之后的第二个(也是最大的一个)炼化项目。

这是2018年全球最重要的新增炼化产能之一。尽管姗姗来迟(原计划于2017年建成投产),但该项目一经投产,立刻对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18年7月,韩国对越南的汽油出口就创下了过去1年内的新低。

韩国石油公社(即韩国国家石油公司)数据显示,2018年7月,韩国汽油出口量为570万桶,比去年同期677万桶下降15.8%。韩国石油公社官员对此解释说,这主要是对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出口量快速下降造成的。

要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在宜山项目试运行期间造成的影响。越南政府在2018年9月正式批准了宜山炼厂出口成品油的申请。这是越南这个成品油净进口国首次允许国内的生产商进行出口活动。韩国石油公社在越南遭遇到的狙击,很可能要在整个东南亚继续上演。

相比于日韩两国资源的极度稀缺,东南亚地区发展炼化产业有着一定的资源优势。然而受困于资金、技术等原因,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资源国炼化产能较低,成品油等化工产品长期依赖于进口。有限的炼化产能也大多为合资企业。这也让东南亚地区成为日韩炼厂的“市场后花园”。

比宜山项目更让人感到压力的,是亚太地区不断新增的产能。

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和沙特阿美公司合资建设的RAPID炼油厂已经于2019年1月正式试运行。由浙江恒逸石化有限公司(70%)和文莱政府(30%)合资建设的8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也计划在2019年第二季度正式投产。

炼化产能的大幅度增加不仅改变着市场的供需关系,也改变着炼化企业的利润率。而亚太地区炼厂的利润空间的波动很可能会对企业的造成更加负面的影响。

利润率下降

根据《韩国先驱报》报道,以SKInnovation为首的韩国炼油企业将会在2018年第四季度面临盈利大幅下滑的水平。其中,SKInnovation在第四季度的炼油业务亏损很可能超过2000亿韩元(1.78亿美元)。而整个韩国炼油行业的亏损可能会达到9000亿韩元。

亚太地区另一个炼化中心——新加坡也面临着炼化利润下滑的问题。新加坡对布伦特原油的92号辛烷值汽油利润率在2018年底一度跌至每桶1.44美元。这是2011年11月以来的最低值。相比于2018年8月的峰值,更是下跌了112.5%。

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都是整个亚太地区主要的成品油出口国,且主要出口市场基本一致。即便是日、韩、新三国的出口产能维持不变,中国快速增长的出口能力和东南亚本土产能的增长都会是炼化企业的噩梦。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8年1月至11月,中国出口了1160万吨汽油,比2017年同期增长24%。”WoodMackenzie认为,2019年中国汽油出口量将同比增长14%。

根据路透社报道,有看空分析师认为亚太地区1月平均汽油利润率将会降至每桶约45美分——这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亚太地区炼厂的敌人不只是有内忧,还有外患。

根据欧佩克2018年《石油市场月报》统计,2018年1月,美国以WTI计价的炼油利润率为10.3美元/桶,按月增长0.19美元/桶,按年增长2.5美元/桶;5月份为18.5美元/桶,达到全年最高位,而到12月下降到13.53美元/桶。2018年美国炼厂的利润率增长了3.23美元/桶。

2018年1月,亚洲以阿曼原油计价的炼油利润率为8美元/桶,按月下降0.9美元/桶,按年下降0.85美元/桶;12月,亚洲以阿曼原油计价的炼厂炼油毛利为3.23美元/桶。这就是说,2018年,亚洲炼油利润率下降了4.77美元/桶。

巨大的利润差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阿曼原油和WTI原油的价差。截至1月20日,两地原油价差在10美元徘徊。

美国成品油出口的传统市场是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国家。但是随着美国汽油库存的不断增加,寻求更多出口量会是美国炼化企业的必然。然而,与此同时拉丁美洲由于产能恢复,对汽油的进口需求将略有收窄。美国企业将会在拉丁美洲市场持续发力,以取代当地的欧洲及亚洲成品油出口商的市场份额。

而中东市场(美国另一个传统成品油市场)随着沙特、伊朗、阿联酋等国家新建项目的陆续投产,成品油缺口将会大幅减少。这些因素都将促成美国炼化企业加快全球竞争的脚步。亚太地区炼化企业的竞争无疑将会更加残酷。

在残酷的周期性规律和低迷不振的全球经济走势面前,炼化企业很可能要面临着一段时间的惨淡态势。从“香饽饽”到“鸡肋”,这或许就是亚太炼化发展的分水岭。

作者:武魏楠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