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光大国际圈钱有术:金融与垃圾的纠葛游戏如何继续?

2017-04-28 08:50
吃瓜天狼
关注

“我已爱上了垃圾,它比金钱更干净!”面对媒体,光大国际行政总裁陈小平时常把这句话提起。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光大国际的报道频繁见报,特别是2016年中旬开始,光大国际就释放出拆分上市的消息,更有媒体猜测,分拆上市会选择一个有意义的时间节点,比如在“地球一小时”活动之后。

在封闭的垃圾发电产业,光大国际始终保持着高调,由此被贴上了“另类”的标签。其母公司——光大集团是国家发展金融控股集团的产物,早在1983年,国务院以香港为基地,成立紫光实业有限公司,这便是光大集团的前身。2014年,光大集团完成重组,成为股份制企业,如今这个金融帝国位居世界500强第313位。

很难想象一个具有金融背景的商业帝国为何会与“垃圾”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但事实就是如此,光大国际不仅受益于垃圾,更被普遍认为是环保行业“黄金十年”的最大受益者。它置身于市场改革进程中,抓住了好的机会,从苏杭、江阴一带发家,转战湖南、四川,甚至染指海外。如今,这条巨舰开始试水危废处理市场。

在E20环境平台发布的“固废影响力企业中”,光大国际屡屡夺得固废影响力排行榜第一。毫无疑问,它在不断向外界释放信号——光大国际在国内外的环保行业影响力在日益增强,以致让业内同行羡煞不已。就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它落实的环保项目总数已达213个,总投资约人民币532.12亿元;已竣工项目130个,总投资约人民币256.81亿元;在建项目39个,筹建中的项目涉及总投资约人民币130.69亿元。

就在光大国际环保版图在全国内地急剧扩张之时,其位于香港的总部已开始筹划着资本市场更大的动作。

攻城略地、架构重组、分拆上市,种种举措,它展现出光大国际什么样的资本愿景,光大在资本市场又透露出哪些不为人知的讯息?

毋庸讳言,当下成果确实是光大国际跑马圈地扩张的阶段性成果,但另一面看垃圾发电产业,已陷入低价竞标、恶性循环之时,光大国际的实体产业能否实现预期中的成效依然有待考验。它又将如何面对投资者的期待、公众的质疑?又将如何自持?

垃圾发电的扩张

苏州木渎七子山地区是光大国际投资的静脉产业园区,从2012年开始,这里成为媒体记者、政府官员与企业频繁造访之地,当地政府希望将它打造成全国第一个集中处置城市工业、生活固体废物的环保产业园。

“解决环境问题需要协同危废、生物质和垃圾发电等各领域,还包括风电、太阳能等等这一系列产业协调,每一个板块里面都有了很大的需求。”光大国际执行董事副总经理蔡曙光告诉《能源》记者。

光大国际前身以贸易起家,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过后,其贸易业务遭受重创。陈小平调任光大国际之后,确定了垃圾发电主业的扩张路径。随后,其版图开始向江阴、杭州、宁波等地扩展。如今,垃圾发电成为了光大国际现金流的主要源头。

光大国际无疑是环保政策与金融产业的最大受益者。“十一五”期间,在住建部的推动下,垃圾发电被纳入可再生能源补贴范畴,垃圾发电盈利进入两头补贴模式,即“垃圾处理费加发电效益”的盈利模式。业内人士预计,随着电力需求量和垃圾生产量的增加,垃圾发电产业即将迎来10年增长期。这段时间,光大国际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阶段。

不过,光大的扩张并非易事,首先要破解的难题就是如何在混战的垃圾发电厂,打破闭塞的市场格局。

当下,我国垃圾发电市场存在着地方国有环卫集团、民营环保公司和央企环保集团三类。其中,民营公司起步最早,初步形成一定优势,最具代表的要属于坐落于杭州的锦江集团旗下锦江环境,其在上世纪末就占领了江浙一带的优质资源。根据E20数据统计,其运营日处理垃圾能力累计27430吨,装机容量达469MW,用户资源量庞大,在2016年固废年收入(前三季度)排行榜上超越光大国际。

重庆三峰环境产业集团、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等则是地方环卫集团的代表。“尤其是北控,他们的打法更像民企,更加野蛮。”前首创环境内部人士张甲(化名)告诉《能源》记者,这些地方企业扼守着一线城市的战略要地。光大国际想要将版图扩张,必须面对这些公司。

陈小平尝到了竞争的残酷性,他坦言,“现在这些地方新建的机会越来越少,因为布局已经稳定了,这些地区主要以提标、更新改造为主,因为一线城市有些垃圾厂早已经老化。二线城市的机会比一线城市的机会多,光大国际的发展是从沿海到内陆,从城市到农村。”

不过,总体而言,光大国际仍具有优势,桑德集团创始人文一波认为,“进来的这些企业大多是资金密集型或行政资源型的企业,只要有较好的资金条件和行政关系,进来就有机会挣钱。”

光大国际无疑是此类企业的代表,2010年,曾经担任济南市副市长的王天义空降光大国际就任总经理,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和眼光成就了光大国际在济南甚至山东地区的大发展。从光大国际运营中的济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焚烧发电厂开始,在山东境内光大国际已有14个垃圾发电项目落地。

“相比之下,他们的融资效率,成本比其它企业低了很多。”张甲告诉《能源》记者。在中央,他们享有发改委补贴,在地方,他们与当地政府紧密绑定。他们借政府之力要来了极为丰厚的土地、税收、贷款成本、政府为发电项目免除全部税收和部分费用。

2016年10月13日,光大国际执行总裁陈小平再度前往香港与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签署《绿色金融支持生态环境建设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国开行将为光大国际提供200亿元的金融支持,在一些企业为融资焦头烂额之时,光大国际甚至早已为将来的融资做好了铺垫。

光大国际的扩张之道和北控、锦江环境相比,表面上是经营策略上的差异;实际上则代表了金融行业和实体经济的两种途径——是迅速做大,还是稳扎稳打?

光大国际无疑选择了前者,但其高超的资本运作能力远不止于此。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