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PM2.5与国际贸易相关 究竟谁该为环境污染担责?

当英国人购买“越南制造”的运动鞋,美国人定制“中国制造”的手机,中国人“海淘”欧美化妆品时,注意,一场“蝴蝶效应”正在发生,席卷世界。

尽管远离消费地,生产这些商品排放引起的细小颗粒物并不会原地不动。随着大气运动,它们被裹挟在高空西风里,跨越国境、漂洋过海,最终甚至会威胁远在万里之外的消费地的居民健康。

这个现象被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领导的一支国际科研团队发现,论文发表于3月30日的《自然》杂志。

“这是第一篇将全球供应链明确地与人类健康联系起来的文章。”在《科学》杂志的报道中,日本和挪威的科学家评价道。

贸易全球化,让空气污染全球化。当全世界的孩子玩着中国生产的玩具,用iPad玩游戏时,PM2.5影响的是每个人的健康,所有人要对所有人负责。

“很难讲我是受害者,你是加害者。这种关系不是简单的黑和白,而是灰的。”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大气与海洋科学系长聘副教授林金泰表示,“在全球经济一盘棋、污染一盘棋的情况下,要减排,就要合作,合则前进。”

22%的“过早死”与国际贸易相关,12%与大气输送相关

以往的研究,涉及空气污染和健康问题,往往被“区域性”框住。

更便宜的劳动力、更宽松的环境法规、更低廉的环境污染代价,吸引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将生产部门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当国际贸易拉远了消费地和生产地的距离时,污染和健康似乎也只是属于每个国家、区域内部的“家事”。

这项最新的研究则发现,PM2.5“报复世界”的情况,远比想象中复杂。

当这些细小颗粒物在高空中展开万米赛跑时,“大约6天之内,东亚的少量排放物就可以通过大气环流,跨越太平洋来到美国本土。”论文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地球系统科学家史蒂文·戴维斯说,“这是全球共享空气的惩罚”。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研究团队推测,2007年,全球有345万人在受污染的空气中未活至预期寿命。这种现象被世卫组织称为“过早死”,头号杀手,就是PM2.5污染。缺血性心脏病、中风、肺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都与这种细小的颗粒相关。

他们发现,在345万“过早死”病例中,76万例(约占22%)要归罪于因国际贸易带来的污染转移。这些污染物又通过大气传输,要对另外41万例(约占12%)负责。

研究团队将全球228个国家划分成13个领域,运用经济学、大气化学等学科内部模型,分析世界卫生组织和卫星观测提供的空气污染数据。

在他们绘制的出口与消费地图上,紫色代表低“过早死”人口密度,红色代表高“过早死”人口密度。图中清晰可见,在美国和西欧,消费导致的“过早死”在当地投下的只是一片密集的淡紫色小点,却在中国和印度的版图中染上鲜艳的红色印记。这说明,西欧和美国的消费威胁的,是产品生产地即亚洲的居民健康。

不过,污染源头看似远离消费地,在大气运动下,却不会困于一时、一地。

“产业转移和大气输送通过‘合作’,联手给世界人口健康带来威胁。”林金泰说。在这两种机制的共同作用下,污染对健康的影响不是分离的、局部的,而是共同的、全球化的。

研究发现,相比于大气输送污染物,跨国贸易导致的污染转移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更加强壮有力。

在研究二氧化硫排放、PM2.5暴露和“过早死”案例时,研究团队用红色标注净进口国,蓝色标注净出口国,绘制地图(见左下图)。图中,中国看起来是一只深蓝的雄鸡。同样一片蓝色的区域还有印度、东南亚和中亚等地。相比之下,西欧和美国山河一片红。这意味着,大量进口的国家对大量出口的国家,造成环境污染。

与此同时,出口国被污染的空气,也会飘到进口国,尽管颗粒物已经大量扩散,但伤害依然存在。

“当我们看到北京雾霾的可怕照片时,总是指手画脚,说他们应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戴维斯说,“这有点不公平,因为当我们去沃尔玛买一把‘中国制造’的躺椅,价格是便宜了一些,人们却正在中国受到伤害。”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