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李河君和马斯克殊途同归:用清洁能源改变世界

  少年时,他的世界是灰瓦青砖的客家老宅,以及屋前枝繁叶茂的龙眼树,从树叶间隙远眺,是广东河源那葱翠的山岭。山岭之外,一片未知的世界。

  少年时,他的世界是南非比勒陀利亚郊区的木屋。父母离异,他随严苛冷漠的父亲生活,学校里受尽侮辱。他同样不知南非之外的世界,时常抱膝一隅,幻想如何移民外星。

  青年时,他大学毕业,从导师处借款投身商海。彼时中国改革大潮汹涌,他搏浪前行,成为那个时代最成功的青年企业家之一。客家人的血脉,让他长期保持低调与沉默。

  青年时,他校园创业,创立的PayPal,几年后以15亿美元卖给eBay。他个性极尽疯狂张扬,人们慢慢将他比作真实版的钢铁侠。

  他叫李河君。他叫马斯克。除却共同面对同一轮太阳,他们的命运,仿佛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看不到会有交点。然而,对未来的相同预判以及骨子里的相似执着,让他们终在事业最关键节点上相逢。

  大洋两岸的两位代表性企业家,在做同一件事:用清洁能源改变世界,静候生态文明到来。

  这是一次充满传奇味道的相逢。而传奇背后,其实是这个时代的宿命。

  革命

  李河君对光伏薄膜发电的执着,和马斯克对科技的痴迷,异曲同工,也殊途同归。

  在公众场合,李河君从不掩饰他对光伏薄膜发电的痴迷和喜爱。他执掌的汉能帝国也在行业内取得令人艳羡的突飞猛进。

  2006年,李河君当选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会长,这令他得以更深入观察当时风头正劲的光伏行业。

  那一年,全球原油价格高居不下,气象学家警告气候变暖正威胁人类生存,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已出台一年,但中国人对太阳能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热水器上。

  可是,汉能不同,他们对清洁能源的探索可以上溯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从1994年收购河源东江第一个电站,到2002年开始修建总投资200多亿元的金安桥水电站(第一个百万千瓦级民营水电站),李河君对清洁能源情有独钟。

  当观察到光伏发电的成本3年内从3元降到1元时,李河君意识到这才是人类能源的未来。一旦光伏发电成本低于某个临界点,一场规模空前的“能源替代革命”即将到来。

  这不光光是出于经济考虑的预判,更是对未来文明形态的预判。相同的预判也发生在大洋彼岸。Tesla汽车的CEO埃隆·马斯克同样将太阳能视为人类的未来,出资1000万美元创办SolarCity。

  不同于传统的太阳能公司,SolarCity是一家太阳能服务提供商,主营太阳能发电系统租赁等业务。

  马斯克的目标,是让千家万户使用太阳能发电系统,“加速可持续能源时代的到来”。按照他的叙述方式,SolarCity非常适合Tesla雄心勃勃的未来规划。哪怕这个模式的起点是如此平凡:让家庭依赖太阳能面板,白天给电池蓄电,晚上给家庭供电。

  在马斯克的愿景里,精英客户步入Tesla商店时不仅会买它的车,而且还会购买它的太阳能面板。

  在阳光充沛的加州,Solarcity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用户,到2013年,Solarcity已是全美安装居民太阳能设备最多的提供商。

  每天朝起夕落的太阳,在李河君和马斯克的眼中,是改变世界的起点。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