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垃圾焚烧困局难离:“抗议”VS“跑马圈地”

2016-06-18 04:16
风频浪劲
关注

  “我们不能缺席审判。”4月底,全国70多位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负责人齐聚南京,讨论如何应对此起彼伏的“邻避运动”。作为会议召集人,郭云高甚至给老板们安排了一节“公关技巧课”,讲述中石化、归真堂等如何化解舆论危机。

  “邻避运动”是垃圾焚烧领域中一个不可能回避的词汇。“邻避”来自英文“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建在我家后院)”。

  自2006年公众反对北京六里屯垃圾焚烧厂以来,“邻避运动”在中国已经持续了11年,2009年的北京阿苏卫和广州番禺案例更是将“邻避运动”推至高潮。进入2016年,浙江海盐、海南万宁、江西赣州等地的项目又相继引发抗议事件。

  “邻避运动”并未起到效果。在此起彼伏的抗议声中,诸多企业纷纷进军垃圾焚烧发电业“跑马圈地”。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垃圾焚烧的处理服务费也在不断降低,价格战已经打响。

  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各地正面临“垃圾围城”的窘境。以北京为例,当前北京常住人口已突破2200万,每天产生生活垃圾达到1.84万吨之多,如果用装载量为2.5吨的卡车来运输这些生活垃圾,卡车连成一串,能够整整排满三环路一圈。

  一边是抗议不断,一边是跑马圈地。在“垃圾围城”的窘境下,垃圾焚烧如何走出“抗议——中止——重启——再次抗议”的怪圈?

  1、那些中止又重启的项目

  “迫在眉睫,刻不容缓。”4月12日,浙江嘉兴市海盐县政府发布建造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公示时指出,海盐县日均生活垃圾量超过450吨,现有的垃圾填埋厂已基本饱和,垃圾处理基本靠外运为主。

  和很多项目一样,随之而来的是“邻避运动”。一些群众上街聚集,抗议垃圾焚烧项目的规划选址问题。4月21日晚,海盐县政府宣布项目已停止。

  海盐项目不是个例。

  《棱镜》注意到,今年以来上海青浦、海南万宁、江西赣州等地的垃圾焚烧项目也引发了“邻避运动”。

  10多年来,诸多垃圾焚烧项目都因遭遇“邻避运动”而停建。作为北京市“十一五”规划的重点建设项目,北京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在2006年首次遭遇“邻避运动”。

  

10多年来,诸多垃圾焚烧项目都因遭遇“邻避运动”而停建。

  六里屯项目计划投资超过8亿元,预计在2007年3月动工。2006年底,周围居民开始抗议,并揭露出项目的环评、规划等问题。2007年6月7日,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建议缓建,并全面公开论证过程,扩大征求公众意见范围。

  2009年7月,正值建国六十周年大庆前夕,小汤山镇的居民以各种形式反对建设北京阿苏卫垃圾焚烧发电厂。这成为六里屯项目后,“垃圾焚烧史”上又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接着,“邻避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各地抗议事件此起彼伏。广州番禹、广州李坑、杭州余杭、无锡锡东……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