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水务工程“猫腻”6大体制“漏水点” 给我国治水质量带来哪些坏影响?

2016-04-11 14:38
冷血の爱
关注

  “熟人圈” 围标、贿官者把持市场大局

  由于目前全国能承揽大型水务工程的优质企业不多,一批精明的包工头通过多头挂靠进行投标并串标围标、内外串通操纵定标,导致水务工程建设市场长期被一批包工头把持。这些包工头与几个乃至十几个施工企业建立所谓的合作关系,每投一个项目,都通过几个多则十几个施工企业来围标,约定中标后由一家承建,其他包工头按照中标价格的一定比例提成。蔡某某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其控制的深圳市广水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同时挂靠20家大型水务企业,所以每次投标都能入围定标环节,最后在张绮文等的暗中帮助下如愿中标。

  据受调查的包工头交代,水务工程的利润率很高,不少是数亿的大工程,只要中标一单,就够整个家族享用一辈子。而因为水务工程的招标、定标和施工管理全部由市水务局负责,所以,一些包工头不惜重金“围猎”相关干部。据报告披露,包工头蔡某为拿下茅洲河工程,小车后备箱里用行李袋装有600多万元现金,随时贿赂张绮文、刘中强等人。

  导致水务工程腐败的6大体制“漏水点”

  与市纪委这份《水务局系列腐败案剖析报告》一同下发的,还有市领导的批示,要求水务局、人居委、住建局、市交委、工务署对照报告查找漏洞并整改。梳理报告,有6大体制“漏水点”,而这些“漏水点”也有可能存在其他工程领域中。

  1、内部监督流于形式 定标专家多是水务局内部人士

  在建设工程项目的招投标中,定标专家本应对投标单位的技术、施工等各个条件进行权威的评价。且在开标前,一般会随机抽取评委成员并予以保密。但是据报告,水务工程定标专家有229人,主要由市水务局领导班子、中层干部以及水务系统内中级以上职称人员组成,极易受领导操纵和一些包工头的公关。从案件看,张绮文、刘中强都曾为包工头向评委打招呼,给请托企业关照中标。

  水务工程的内部监督方面更是流于形式。据报告,市水务局的招标文件要先由市水务局内部的招标监督办公室审查,但招标监督办是临时机构,仅有3人,很少对招标文书进行认真审核。

  2、规避招投标 背着市政府把项目“奖”出去

  此外,为规避招投标,不少工程以政府会议、应急工程、直接奖励等形式直接发包。据省委巡视组材料,市水务局63个实施非公开招标建设的水务工程,剔除应急抢险工程等特殊考虑因素外,有44个工程应实施公开招标而经市政府会议确定后未采用公开招标方式进行,涉及金额19.5亿元。大额工程项目通过直接奖励等方式被个别公司获得。

  3、借用“官办企业” 招标代理、监理监守自盗

  剖析报告提到,大量水务工程的招标代理、监理业务由水务部门“官办企业”实施,存在利益输送。而这些“官办企业”指的是从原水务局分离出来的深水水务咨询公司和水务技术服务公司,两企业都是由水务学会控股,原局长张绮文本人兼任会长,公司董事、监事半数以上由水务局中层干部兼任,利用社会团体组织持股来规避政府事业单位不得经商办企业的规定。据调查,至少80%的水务工程由深水水务咨询公司进行招标代理。

  4、放任分包转包 一个项目转手3企业 利润数千万

  一些工程施工被层层分包转包,质量难以保障。报告指出,投资近10亿元的公明供水调蓄工程,第一标段3000万元的隧道施工工程承包给一个没有任何资质的个体工程队,第七标段由深圳市瑞沃工程有限公司违法挂靠14家企业围标串标获得,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中标后根据挂靠协议将49%工程量共1.51亿元交由瑞沃公司实施,瑞沃公司又以1.22亿元转包给另外三家施工企业,转手就非法获利3000万元。此外,一些施工企业不具备相关资质,如包工头郭某的企业是拍卖公司,但在张绮文的关照下拿下了多个水务工程。报告还披露,宝安区老虎坑污泥填埋场工程因技术工艺落后和群众强烈抵制而成为烂尾工程。

  5、有利益不回避 承担可行性研究还中标

  深圳市水务规划设计院历史上由市水务局管理,后来脱钩成为市属国有控股企业。据调查,因为长期由少数企业垄断,一些工程招标文书带有特定的指向性,量身定做。据统计,近5年市水务局386项工程项目有188项由市水务规划设计院承担工程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设计等前期工作,约占49%。有的工程最后又是市水务规划设计院中标,甚至在前期工作中借用市水务规划设计院的人,毫无利益回避。

  6、审计缺位 预算2亿元结算多7000万

  部分工程施工周期长,随意变更设计、超概算问题突出。据调查,有些工程立项后长时间未开工建设或开工建设后长期停工,完工验收后不及时结算审计。省委巡视组审查的1000万元以上的298个水务工程中有87项超过3年未完工,占29.2%。有的工程随意变更设计增加工程量,突破原概算问题十分突出。

  2008年至2014年度共有83个水务工程项目结算价超合同价,原合同金额约29.3万元,结算金额超出约6.3万元,观澜河干流污染治理工程3号调蓄池工程预算2亿元,市政府在2010年直接给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实施,结算时超出7000万元。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