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水务工程“猫腻”6大体制“漏水点” 给我国治水质量带来哪些坏影响?

2016-04-11 14:38
冷血の爱
关注

  近日,深圳市政府办公厅通报了一份由深圳市纪委撰写的《水务局系列腐败案剖析报告》,报告长达10页,揭露了一条完整的权钱交易链:内部人士操纵定标,对内向”官办企业“输送业务、对外串通一批长期把持工程建设市场的包工头。

  拿贿款吃回扣的金额惊人:原局长张绮文未向组织申报个人财产高达1 .3亿元;茅洲河一个标段的承建企业获利数亿元之巨。有涉案包工头甚至形容:水务工程利润率之高,只要中标一单,就够整个家族一辈子享用。

  水务局系列腐败案剖析报告提到,在张绮文之前,深圳市水务局已连续下马两任局长黄添元和蒋尊玉。而随着张绮文案发,该局其他领导及10多名中层干部被立案调查。水务工程系统性腐败的原因在哪里?给治水工程质量和整个市场带来哪些坏影响?市纪委认为工程各主要环节都是由水务局独家负责,水务系统相对封闭的“官商圈”、“人情圈”、“熟人圈”,侵蚀了制度的约束力,加大了廉政风险。

  “官商圈” 包工头称打死不出卖官员

  在任市水务局局长期间,张绮文便是利用职务之便操纵水务工程招标和定标,通过向包工头提前泄露招标信息、改变定标、向专家打招呼等方式,多次帮助特定包工头中标。报告显示,已查明张绮文收受包工头巨额贿赂人民币1120万元、港币170万元。其本人交代还有其他包工头贿赂,而最后一笔受贿是2014年1月帮助包工头赵利平中标9557万元的水务工程,从中受贿港币150万元。此外,张绮文还在干部选拔任用中收受贿赂,违规经商和投资入股,总计约1.3亿元个人财产未按规定向组织申报。

  报告披露,张绮文在《忏悔书》中反思自己“活脱脱是新时期下旧社会的地主老财的缩影”。他以“借钱”帮助女儿买房、买车等名义,赤裸裸地向包工头索贿。他自己说,近年来自己在应付工作外,更多的考虑是“安全”地敛取钱财。而敛财的基础,就是他和包工头们“兄弟般的情谊”。

  去年10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了一个细节:2015年7月22日下午,市纪委对张绮文案重要涉案人员、包工头蔡某某进行调查时发现,蔡与张绮文订立“攻守同盟”,蔡表示“打死也不会出卖兄弟”,张绮文认为蔡某某“靠得住”。此前,张绮文帮助蔡某某承揽了近5亿元的水务工程,从中受贿750万元。

  “人情圈” 茅洲河治污肥了不止一人

  连续三任市水务局局长腐败不是偶然。市纪委指出,水务行政系统、建设市场具有一定的专业性、独立性和封闭性。水务工程规划设计长期由水务规划设计院承担,招标代理、监理长期由水务部门的“官办企业”垄断,水务工程评标、定标专家也是水务干部或这些企业中的技术骨干,水务工程长期由一部分包工头扶持,相互之间非常熟稔,不可避免地形成较为固定的“官商圈”、“熟人圈”、“业务圈”。这为暗箱操作提供了方便,也为外部监督增加了难度,系统性的腐败难以避免,而在这种情况下,治水的效果自然就让人失望了。“十二五”期间,深圳水务工程计划投资达260亿元,最后效果平平:城市内涝、河道黑臭并未得到根本改观,境内的4条跨境河流治污无一合格,投入20多亿元治理的茅洲河水质排名全省倒数第一。据披露,茅洲河有个3.5亿元的标段中标后,有两家包工头企业各提成1200余万元,而承建的企业获利则达亿元之巨。

  报告称,张绮文在政治上无进取,工作上不作为、懒作为,办案人员查看其办公电脑,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只有斗地主的游戏软件。张绮文和一些水务干部在私欲的驱动和包工头的重金围猎下,甘心沦为俘虏,对大量的围标串标、转包分包和工程乱象放任不管,甚至沦为帮凶,大量公帑化为私人财富。报告指出,有的水务干部对城市水淹、河道黑臭等民生问题见怪不怪,不作为慢作为,造成了较为突出的民生短板。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