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环境污染事件屡曝拖累大唐煤化工重组 神华或成接盘侠

2016-04-10 05:03
雷本祖
关注

  屡屡曝出的环境污染事件或将拖累大唐煤化工项目的重组步伐。

  4月4日14时许,大唐多伦煤化工储存工业废水的蒸发塘坝体发生管涌事故,导致部分废水发生泄漏。据了解,当地政府以及环保部门成立调查组,对该事故进行调查处理中。

  此前,国家环保部及环保组织曾指出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存在污染问题。而此次工业废水泄漏又一次拉紧了大唐煤化工在环境问题上的“神经”。

  近日,大唐发电发布公告称,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新公司”)终止对公司的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的重组事宜。

  根据同期大唐发电公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大唐发电在去年实现净利润28亿元,同比增长56.2%,但其煤化工板块亏损高达43.05亿元。持续亏损的煤化工业务已经成为拖累大唐业绩、加重资金负担的一大“包袱”。此外,煤化工项目对环境的影响也是大唐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据持续关注,上述多伦项目已不是第一次发生环境污染事件。

  大唐发电称,公司控股股东大唐集团将主导继续推进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重组事项。对于重组后续安排,致电和发函大唐集团以及大唐发电,截至发稿前,未能获得相关回应。

  国新公司退出

  在3月30日的关于“调整煤化工业务重组安排”公告中,大唐发电表示,经协商,2016年3月29日,国新公司与大唐发电签署了“重组框架协议之终止协议”。

  早在2014年7月7日,大唐发电和国新公司签署了《煤化工及相关项目重组框架协议》,计划对大唐发电的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进行重组。根据框架协议,将通过合作重组或股权收购,国新公司获得大唐发电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资产或股权。

  重组范围涵盖大唐发电旗下的煤化工及相关产业的投资项目,包括:内蒙古大唐多伦煤化工、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辽宁大唐国际阜新煤制天然气、大唐呼伦贝尔化肥、内蒙古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矿业及相关的配套和关联项目。

  2014年8月底,大唐发电资本运营部总经理刘岩曾表示,具体的重组方案由国资委主导,计划在2014年年底完成。“原来预想在2014年年内能够结束,后来我们想能不能在2015年上半年结束。但是在推进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不确定因素。”在2015年8月召开的中期业绩说明会上,大唐发电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吴静表示,这项重组工作原来的方向没有变化,还是在继续推进当中。预计将在2015年年底完成重组,这样公司也能在“十二五”收官之年完成业务结构调整的任务。

  重组时间安排一拖再拖,大唐发电不仅没有完成当时的重组预期,并且和国新公司“分道扬镳”了。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针对这一问题,记者多次联系大唐发电董秘办、大唐发电宣传处、大唐集团等部门,但并未能获得相关回应。

  “其实关于大唐煤化工资产评估在2014年年底就完成了,已经明确是大唐的不良资产,国新要接收这块‘包袱’必然也要有自身对于资产和业绩的考虑。”一位大唐新能源公司的内部人士表示,大唐煤化工项目已经投资超过600亿元,但现在受累于国际油价低迷、煤化工经济效益差,资产面临着大规模的减值风险,双方可能在资产估值和重组价格上难以达成一致。

  该人士称,煤化工业务具有较高专业性,让专业的煤化工企业来运作更为合适,所以在大唐煤化工业务重组上,即使国新公司参与重组,可能扮演的只是“中间人”的角色。

  神华或接盘?

  在宣布终止和国新公司重组的同时,大唐发电也表示,经协商,公司控股股东大唐集团将主导继续推进煤化工板块及相关项目重组事项。

  那么,大唐集团将对煤化工业务进行独立运作,还是将引入其他公司进行重组?上述大唐人士认为,大唐集团资金压力吃紧,第二种方式或为大概率事件。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4月6日国资委发布的消息,同意吴秀章为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人选,试用期为2016年3月至2017年2月。资料显示,吴秀章拥有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博士学位,本次工作变动前,吴秀章担任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在煤化工领域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

  这一职位变动,再次引发了大唐发电投资者的猜测——大唐煤化工或还是由传了很久的神华集团接手。

  记者联系神华集团,也未能获得对方的回应。

  另一方面,煤化工都在低油价冲击下,神华集团的煤化工业务仍是国内少数仍在持续盈利的企业。数据显示,2015年神华煤化工营业收入55.5亿元,营业成本42.05亿元,经营收益6.49亿元,经营收益率11.7%。

  此前,本报亦曾报道,神华集团已经和大唐就煤化工重组事宜进行过协商,神华对两个煤制天然气兴趣不大,只有意考虑多伦煤化工项目。另外,神华也提出对多伦煤化工进行大额减值。

  无论神华是否接盘,按照国资委的安排,吴秀章本次入职大唐,或首先要帮助大唐在煤化工板块上有所突破。然而,大唐发电煤化工板块的经营并不乐观。

  年报显示,2015年大唐发电在煤化工业务上继续追加投资24.42亿元,已经累计实际投入了642亿元。大唐发电的煤化工资产为686.5亿元,而该板块的负债已经高达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95%。

  2014年,大唐发电煤化工板块负债585.5亿元,经过一年时间,公司的煤化工板块债务呈现恶化态势。

  通过年报,投资者也能看到去年大唐发电在煤化工领域经营情况:2015年大唐发电的多伦煤化工项目累计生产聚丙烯13.7万吨,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累计生产天然气5.52亿标方。

  大唐曾经规划的多伦项目年产能为46万吨煤基烯烃,克旗煤制天然气的产能为40万吨,两个项目的实际产出远没有达到规划,而已经投资超过百亿元的阜新煤制天然气项目自2014年年底停止建设,现在还没有复工建设,大唐发电在年报中称去年在“按计划开展基建活动”。2015年,公司在煤化工板块的折旧及摊销费用为13亿元,资产减值12.95亿元。

  煤化工行业的折旧和资产减值费用很高,现在大唐发电在这三个煤化工项目上都没有稳定的产出,阜新煤制气项目甚至没有启动的时间表,这也意味着后期大唐将继续承担煤化工资产带来的财务压力。

  油价短期仍没出现大幅回升,在煤化工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大唐发电要剥离这样三个“拖油瓶”的煤化工项目,找到接盘方,其困难程度或远比想象中复杂。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