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节能评估存“猫腻”揭秘:有熟人三千元 没熟人三万元

2016-03-30 08:41
风频浪劲
关注

  一家纸业公司组织打假维权,却被仿冒企业所在地的主事官员告知该企业事关地方税收、就业,不能一下子关闭,需要慢慢“转型”;同样一个节能评估报告,有熟人或跟领导打招呼只要3000元就可以通过,而人生地不熟的外来企业,要3万元才能通过……企业是供给侧改革的主体,不过调查发现,诸多看不见的“隐性成本”像是捆住企业的“绳索”,不仅抑制企业创新升级、提供有效供给,在一定程度上还会阻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时下企业面临的最大约束就是‘成本’。”一位资深的金融界人士说。

  企业 “臃肿”且“体虚”

  成本,是企业经营中自然存在的一部分。但从调研情况看,大多数企业的“成本”负担仍较为沉重。

  面对企业“降成本”的迫切需求,记者历时两个月,横跨东中西部,覆盖全国1/3的省市区,以“独立问卷+走访调研”的形式,了解分析当前企业面临的“成本”困境,力图通过对500家企业的有效问卷数据分析以及采访实录,尽可能还原目前企业成本负担的真实状况。

  如果把企业比作一个具体的人,那么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臃肿”且“体虚”的胖子:一方面,他自身重量大、负担过重,即成本高;另一方面,他身体虚弱,气色不佳,即盈利能力差。

  根据问卷统计显示,在记者调查的500家企业中,有59.7%的企业表示当前利润较低,有13.3%的企业已经出现亏损;有65.2%的企业表示当前销售一般、订单不足。其中“用工成本上升快”“融资难”“原材料上升快”“税费偏高”“社保负担重”分别位居企业“困难榜”前五位。

  企业到底有多“臃肿”?一位地方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过去十年,我国劳动力成本增长远高于GDP和企业利润增长,‘五险一金’甚至比一些欧洲国家还高,很多企业承受不起。”

  江西省某地级市工信局一位负责人从企业税负角度分析说:“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费负担占整个运营成本的40%,县一级可能更高。”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比较了中美两国的制造业融资成本后发现,目前国内最便宜的借款成本约为年利率6%,仍是美国的2.4倍。

  “成本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有的可计量有的不可计量。简单理解,收入与利润之间的差额便是成本。”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霍学文说,对企业来说,收入、利润的减少,或两者同时减少,都会造成“成本”增加。换句话说,收入和利润水平,可以从侧面映射成本的高低。

  梳理了国家统计局近20年有关工业企业的收入与利润水平发现:1998年国企改革以来,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与利润总额一共出现了3次较大的周期性下滑,分别是1998年国企改革时期、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以及目前的经济转型升级期。相较之下,现阶段的企业经营情况,较金融危机时期有所“恶化”,但好于上世纪90年代末。

  “时下企业面临的最大约束就是‘成本’。”一位资深的金融界人士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传统的制造业、出口优势在不断弱化,随着土地成本升高,劳动力工资增加了3至5倍,再加上税费成本,企业不堪重负,尤其是没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已面临全面萧条。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