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捕萤破坏生态环保论战持续发酵:揭开萤火虫背后利益链

2015-07-30 11:28
夜隼008
关注

  在遭遇环保组织的阻击之后,上海一家萤火虫主题公园被叫停。近年来,此类活动火遍全国,也招致捕萤破坏生态的环保骂名,论战持续发酵。

  赶赴萤火虫买卖的溯源地,真实还原“捕萤人-虫头-养殖场-策展公司”这一利益链条。

  在一些动物保护学者看来,普及萤火虫保护可以适度商业化。但更重要的是“复育”,修复萤火虫栖息地,引进萤火虫,让其自然繁殖。

  “萤火虫坟墓”

  李明星做了八年展览,但他发现,萤火虫展最受欢迎。

  2015年5月30日,武汉首家萤火虫主题公园在东湖牡丹园开幕。武汉君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是主办方,李明星是其法定代表人。活动第一天就引来六万多名游客,远超李明星预期,“我们以为最多也就六千人”。

  园区周围交通跟网上售票系统一并瘫痪。此后警方不得不介入,将每天的参观人数限制到三千人。

  近两年,跟萤火虫相关的活动在城市里急剧升温。仅过去的7个月里,媒体报道过13场萤火虫活动,遍布广州、郑州、宝鸡等城市。活动形式包括主题公园、文化节、放飞等。

  武汉牡丹园就采用了主题公园形式——在封闭大棚中,草皮和盆栽组成一个临时栖息地,游客可以直接接触到飞舞的萤火虫。活动持续了十四天,李明星称共投放约18万只萤火虫,每只采购价5元。活动成本并不低,不过,均价50元的门票却是一票难求,这让李明星看到萤火虫展览的商业价值。

  他决定将牡丹园的活动复制到上海。门票价格涨到80元一张,但活动预告一推出,预约电话便被打爆。李明星相信,上海的活动可以为公司带来至少600万元收入。

  然而,一封环保组织的建议书却间接“逼停”了李明星的活动。

  2015年7月6日,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和青环志愿者服务中心联署发表了《关于对上海市松江区“萤火虫主题公园”开展调查的建议信》,并邀请个人和机构签名联署。建议信呼吁上海有关部门调查并叫停活动,理由是活动“涉嫌野外捕捉、破坏生态链、外来物种入侵”。

  事实上,对于萤火虫展览,环保人士的抗议从未停过。2012年,环保人士的介入迫使南京一次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取消。2013年,青岛中山公园萤火虫公益生态展示活动因参展萤火虫大量死亡而备受非议。2014年南昌萤火虫主题公园也遭到网友抵制。

  双方对垒的焦点在野外捕萤破坏生态,并导致萤火虫大量非正常死亡的谴责骂名上。对环保组织的抗议,李明星没有过多理会。他坚称自己的萤火虫来自养殖场,都是人工养殖的。“我们的供货商都有工商执照,经营范围就是萤火虫养殖。”但对于具体来源地点,他称这是“商业机密”,不愿透露信息。

  一切按照计划推进。2015年7月10日上午,上海松江区青青旅游世界已搭建好观赏大棚,5万只萤火虫被运到活动现场,只等待晚上活动开幕。不料,城管来了。

  李明星的活动被勒令整改,理由是“项目未经审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他的压力并未就此消失。除了上海,李明星一边也在筹备北京的萤火虫主题公园,但环保人士到现场举起了“我不去萤火虫坟墓”的牌子。尽管布展工作已经完成,李明星还是决定推迟活动,“开幕时间还没确定”。


  2015年六一前夕,武汉首个萤火虫主题公园游客爆满,连团购换兑服务器都崩溃了。今年在多地出现的萤火虫主题公园,引起了NGO联名抗议。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