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大气污染治理的“煤”问题困境如何突破?

  2005 年威廉 (William Latta) 来到了中国,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一家法国能源巨头物色收购目标。结果是,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当时我就知道清洁能源市场会开始发展,” 他说,“我相信能够针对中国的污染问题做些什么,并创办一家能够带来利润的公司。”

  他的公司使用一种称为胺的氨衍生物 (ammonia derivatives) 来减少煤工厂烟筒中的污染物,特别是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这家公司和与之类似的一批公司在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参与了一项对全球未来至关重要的工作:清理中国规模庞大且污染严重的煤厂。

  这是一个声势浩大、情况紧急的任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矿生产国和消费者,每年燃烧的煤数量大约是全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医学杂志《柳叶刀》最先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每年因为空气污染导致死亡的人口有 120 万。这个数据大概是达拉斯州每年死亡人口的总量,主要是因为煤污染。空气污染让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变得几乎难以居住,中国国内巨大的煤厂已经掠夺了数百万平方英里的土地。


  去年夏天,一辆拉煤的卡车行使在北京的街道上。(图片作者:Han Jun Zeng)

  这不是什么新闻。但并不那么为人所知的 (至少在西方世界里) 是,一批公司已经在减少污染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功,中国政府针对煤厂整治空气污染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显示,从 2013 到 2014 年,中国许多主要城市的污染等级都在下降,2015 年第一季度下降幅度更是接近三分之一。中国政府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河北省 PM 2.5 的等级下降了 31%,北京城区也在这一范围内。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天空——都是受煤雾影响最重的沿海大城市——虽然还没有完全是蓝色,但是已经变得不那么灰了。而威廉的公司和他的对手们在成功的同时,也成了受害者。“我们的业务绝对在放缓——和去年相比业务规模将减少一半。” 他说道。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改进的效果来自政府出台禁止家用烧煤取暖,以及关闭主要城市周围小型重污染煤厂的措施。同样归功于广泛使用的洗刷器和其他已经在西方成为标准的防污染技术。有数据预计显示,中国目前接近 90% 的煤矿工厂已经实施了基本的污染控制措施。“废气排放中的传统污染物一项,2020 年中国的标准等级将会与美国和欧洲达到同样水平。” 他说。

  这是一个重大的环保成就,在西方媒体当中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关注。同样,这里也存在一个更深层次的挑战:不受防污染科技影响的温室气体。如果我们将 2013 年之前中国的煤污染清理措施看作第一阶段的话,那么现在我们正处于第二阶段:煤变成了合成天然气。继续减少污染的计划需要中国采取更棘手的措施,比如碳排放收集,还有就是要大规模减少煤能源的使用。

  “现在的问题是,二氧化碳怎么办?”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