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PPP风口”上的节能环保企业:赚钱咋这么难?

2015-05-13 09:00
逆光飞舞
关注

  如果你通过百度搜索“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相关新闻的搜索结果为超过10万篇,相关网页的搜索结果达到几千万个。

  如果你打开相关部委、地方政府的官网,同样也能看到“PPP”出现在显眼的位置上。

  进入2015年,“PPP”热度空前。不仅相关部委的文件密集出台,各地有关PPP的讲座、论坛也层出不穷,各地方政府纷纷推出了大批PPP项目。

  一周前的下午,三位在中国PPP领域多年的实操者——薛涛、徐向东和张恒利,聚在北京玉泉山脚下的一间会议室里。他们的谈话从一个个PPP的案例说起。

  薛涛为E20环境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徐向东为北京财指南咨询有限公司高级顾问、中国PPP研究院专家;张恒利是金州环境集团(下称“金州环境”)副总裁、北京安菱水务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如果说2014年是中国PPP的元年,2015年就是中国PPP的突破年。”5月6日,徐向东说。

  但在薛涛看来,很少有人关注到那些已经在PPP领域摸爬滚打一二十年的企业,它们的甜酸苦辣,它们的经验和教训。

  北京“水十厂”的折腾

  徐向东认为,从中国的实践来看,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的特许经营,就是PPP。委托运营(O&M)、管理合同(MC)、建设-运营-移交(BOT)、建设-拥有-运营(BOO)、转让-运营-移交(TOT)、改建-运营-移交(ROT)等,都是PPP的具体方式。

  说到BOT,张恒利介绍,北京第十水厂A厂就是北京市第一个采用国际招标的BOT市政供水设施项目。由金州环境、北京控股有限公司及北京自来水集团联合成立项目公司——北京安菱水务科技有限公司,负责项目投资、建设和运营,特许经营期23年,其中建设期3年,运营期20年。

  这一项目总投资23亿元,设计处理能力为每日50万吨。早在1998年就已立项,但一直到2012年年底才动土,至今未能投入使用。

  作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张恒利感慨良多。“历时17年,PPP项目可能遭遇的难题,水十厂都撞上了。”

  张恒利介绍,招标过程中,仅论证招标文件的法律效力就耗时近一年时间。之后,由于当时北京市用水大户工业企业大规模外迁,用水量出现下降,水务市场供需开始倒挂。原先规划为水十厂水源地的北京密云水库,1999年后也一直处于枯水期。

  不仅如此,2004年,北京首都机场实施扩建工程,占了水十厂输水管道建设用地,输水管道迟迟无法开工。这之后,北京的地价也开始飞涨,包括征地、拆迁费用在内,土地成本翻了四五倍。

  “原先的土地是划拨的,但后来国家又规定要通过转让的方式。这样一来,项目涉及的一系列证件和手续都要重新办理。”张恒利说,由于一拖再拖,水十厂还遇到了项目核准批复过期、林地使用、输水管道建设等一系列问题。

  “如果政府和私营部门从设计、可研环节就开展合作,可能会加快项目的建设,或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和时间成本。”张恒利提醒PPP项目的新进入者,“尽可能缩短运作周期,会避免很多麻烦。”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