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伦敦走出雾霾花“一甲子”时间 我们大气污染还有什么理由治不好?

2015-05-26 09:08
棒棒书香
关注

  一座城市的良心,由它的下水道决定;一座城市的性命,由它的天空决定。只是,它的天空,该由谁来拯救?

  雾都伦敦,用了半个多世纪才走出雾霾,它的治霾方法能否给万里之外饱受雾霾侵扰的我们一些启示?

  1952年12月5日,本该温和的海洋性气候却给伦敦蒙上了最沉重的面纱:马路上的可见度为零,道路被迫封闭,车辆无法行驶;短短5天里,伦敦因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病死亡的人数多达五千余人,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死亡人数增至一万三千人。墓地一反常态变得拥挤,寂静述说着人们对死亡的极大恐惧和对雾霾的深恶痛绝。

  1956年雾霾战斗的第一枪

  1956年,伦敦用一部法律打响了与雾霾的第一战。在这部《清洁空气法》中,出现了四条尤为重要的空气治理方法:

  关闭市区内所有发电厂:这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拿北京举例,北京城的东南西北四个角各有一个大型热力发电厂,是四个重大污染源,处理它们涉及到整个城市供气供暖系统的极其复杂的改造。而当年的伦敦毅然把市区内所有的热力发电厂迁移到了城区外。

  鼓励工业企业外迁:作为工业革命的主力军,工业、工矿企业的外迁无疑动用了政府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且可能影响企业的发展。可见伦敦并没有沉溺于经济的快速发展,而是将环境治理放在了同等重要的地位。

  改造传统炉灶系统:煤球燃烧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硫和微小颗粒物质,加重了空气污染。于是政府花大本钱用天然气、煤气供给炉灶系统。

  城市集中供暖:通过集中供暖来减少能源资源的浪费,减少了空气污染的供给源。

  伦敦政府的对症下药似乎卓有成效,通过法律手段强制实行空气治理的做法,终于让伦敦渐回明朗。

  20世纪70年代后的持久战

  就像经济永远不会停下它昂首前行的步伐,污染亦紧随其后,以新的形态侵袭。70年代,伦敦从一个工业性城市发展成为商业城市,大量中产阶级购置私家轿车,至今已达四百多万辆车——汽车尾气成了流动的空气污染源,其犹如手段高明的杀手,于无声无息中每年杀死5000多人。新一轮战争打响了。这一次,伦敦卯足了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