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广州景区附近藏污染企业十数家 业主们与污染斗争进行到底?

2015-05-07 10:36
Hsiao Chen
关注

  35岁的高猛15岁时离开安徽老家后,一直在花都集贤村附近的毛毯厂打工。去年,他用20年的积蓄53万元,成为老板的合伙人。“以前都没有人管,这两年就管得特别严,”高猛说,严厉的查处令他的合伙人决定将厂房转让,4月28日,他很不情愿地将转让公告贴到大门上。

  这让高猛非常难受,他说不同单位不断地查处,让毛毯厂同行不可能再来接手,而不是同行接手,厂房和机器设备都只能当废铁卖,前不久隔壁一间厂和他规模差不多的厂房出让,只得到了6万元钱。这意味着他25年的积累将化作一堆废铁,卖的废铁钱还得和合伙人分。

  另外一间小工厂和高猛的情形类似,老板记得3月26日上午来了16个人,断了他的电。“他们说我非法用地,我的地是村委租的,我犯了什么法?又说我厂房太破了,灰尘满天飞,可是工厂旁边桉树怎么那么干净?就算有问题也10年了啊,之前怎么没说?”

  这位老板认为自己完全是受那些污染企业连累。从来没烧过垃圾,营业执照、产品检验报告都有,但因为有企业烧垃圾,政府部门一排查,查出所有的企业都没有环保证(指环评审批以及排污许可证)需要整改,“狮岭镇所有的皮革厂有几家有环保证?全都关了吗?”

  这位老板说,他们此前和村委签订了20年的合同,还有11年才到期。“我们前期投入那么多钱,也算是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现在叫我们走,你多少是不是都赔偿一点?”老板说,目前所有的部门都没有提合同的事,也没有提赔偿的事,他回来就自己把电接上继续生产了。

  “大小工厂待遇不同 村里治污不公”

  一些中小工厂的老板还对最近的查处表示“不公”。他们认为,几家实力强的老板的工厂气味很浓,但是村里面不怎么去查,而他们这些气味小的小工厂反而屡遭查处,还常被断电,他们指责村委的不公平处理,是污染长期得不到根治的重要原因。

  白天的走访过程中,多家企业老板对于异味表示“真的不敢说”。当日深夜,有几家觉得“被冤枉、被连累”工厂主找到记者,称要“说说心里话”。

  工厂主王某(化姓)说,环保局整顿污染企业后,绝大部分企业都很配合,但确实还会有些味道。但因为自己没实力,在这里办厂就如同做客,不敢乱说话。

  “你们进来时拐弯那个地方,经常都有味道,但人家实力强,村里面都不怎么查,经常查的反而是我们这些没什么污染的小厂,”王某认为,村委在对待污染的问题上非常不公平。

  “我们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企业,都没人投诉,后来新增加了工厂,才有人投诉,谁污染了空气不是很明显?现在反复查的是我们这些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企业。”王某说,去年村委租赁土地的租金同10年前相比增了约30倍,“我知道,如果我们(老厂)提前走,村里把土地重新租出去,租金是很高的。所以这个地方我们也真是待不住了。”

  小王等表示,村委只字不提合同和赔偿的事,让他们觉得村委很不负责任。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