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环境污染难消化 环保部为何“侧击”小南海水电站?

2015-04-18 01:17
苏子言岁月
关注

  正面战场的十年败退

  这不是环保部第一次叫停小南海。保护区和小南海在2006年狭路相逢,至今十年。

  1994年,三峡水电项目开工。为减轻对珍稀特有鱼类的危害,长江上游建立鱼类保护区。但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滚动开发而来,“腰斩”保护区。这些巨无霸电站均属三峡集团。2005年4月,残存的保护区更名“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字没过热乎劲,小南海杀到门口。

  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白鲟、达氏鲟、胭脂鱼、岩原鲤等七十多种珍稀特有鱼类及其栖息生境,其中白鲟、达氏鲟、胭脂鱼等都是适应流水环境的洄游鱼类,需在较长的自然河道里生活、繁衍;包括圆口铜鱼、长薄鳅在内的众多经济鱼类的鱼卵,则要在流水中漂流足够长的距离才能孵化,保护区的长度不能再缩短。

  原国家环保总局(即现在的环保部)2005年在溪洛渡等水电项目的环评批复文件中明确要求:保护区内不再进行水利水电的开发。这个是日后环保系统大部分人的基调,所有叫停和保护的支撑,均援引这一条。2008年,环保部在回复发改委关于小南海项目征求意见函中,便是再次援引上述文件内容。

  然而,环保部的态度变化很快。2008年3月8日,一份环保部和重庆市委、市政府的《会谈纪要》记录:“对于小南海水电项目,国家环保总局将以积极促成的态度认真研究,近期组织鱼类保护论证,为最后的决策扫除障碍。”

  为给最后决策“扫除障碍”,2008年重庆环保局曾经一个月内四次上京,协调小南海水电项目。重庆专门组织了一套班子,公关反对者。“公关里有一个女同志,都是她带队到武汉找我和曹文宣院士。”翁立达说。

  今年81岁的中科院院士、鱼类学界专家曹文宣是小南海的反对者。2009年农业部请他当重庆提交的保护区调整报告论证会评审组长,曹文宣一开始认为,即使他个人同意,但调整保护区方案需要80%的评审专家同意才能放行,论证会肯定通不过。但最终结果是专家全票通过。

  “我绝对相信,重庆是把这些评审委员的工作一个一个做到家了。”翁立达说。

  曹文宣为弥补这一切,开始研究新课题:小南海建设之后,大坝阻挡,鱼类还能否产卵。

  2011年全国两会,一名全国政协委员递交提案,呼吁谨慎对待小南海。递交全国政协当晚,重庆相关官员找这位委员谈话,第二天该政协委员立即撤回提案。

  有了这些铺垫,2009年1月8日,小南海水电首入重庆政府工作报告。18天后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同意重庆“积极开展小南海水电工程前期工作”。

  重庆“依法依规”推进小南海的这个“规”,就是“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以下简称长流规)。

  2007至2009年也在小南海项目推进同时,长流规同期修编。1990年出台的长流规将小南海项目纳入规划。考虑到老的规划对长江开发利用为主,生态保护考虑太少,修编准备强化对长江生态保护。2008年,环保部对国家发改委的复函也指出:长流规难适应保护要求,建议修订。但最终结果却是长江流域水电开发强度变大,小南海水电项目被保留,长江上游增加了两座电站。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