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我国建筑存巨大能源“浪费黑洞”“末端节能”无人问津

2015-03-23 09:27
魏丁小陆
关注

  作为当前全球第一建筑大国,我国每年新增建筑面积超过20亿平方米,新建房屋占全球一半以上。日前在调研中发现,我国建筑几乎在从规划设计,到施工使用,再到拆除和废弃物利用的每个环节,都存在巨大的资源能源“浪费黑洞”。

  规划设计贪大求洋,许多建筑沦为外国建筑师“试验田”

  规划浪费是建筑浪费之源,专家认为,在我国许多地方,任意改规划、树地标、建广场,这样的重复建设带来的浪费无法估计。一些部门不尽合理的规定,更进一步加深了规划的铺张。“有的部委规定,建大学至少要占地500亩,这让一些土地紧张的地区难以承受,也导致了规划被动浪费。”一位地方规土部门负责人说。

  贪大求洋已成为国内许多建筑设计的通病,一些城市追求地标建筑的标新立异,高价买外国设计方案,重奢华、讲排场、大量使用昂贵建材、无谓扩大景观面积、盲目追求外观新奇而大大提高造价。

  “中国远没有富到可以成为外国建筑师‘试验田’的地步,有些工程造价几十亿,中国施工方的利润少得可怜,而外国设计企业却开出总造价10%以上的‘天价’,远远高于2%的行价,带来的还是怪异设计导致的造价成倍上升。”建筑专家、上海城建副总裁吴杰说。

  “许多地方政府热衷于地标建筑,审批时由政府和相关部门领导集中审批,基本是只看相片和外形,基本不考虑是否绿色节能。而在国外,业内专家最有发言权。”上海一位建筑规划设计院的院长说。

  节能标准偏低滞后,施工粗放无序浪费严重

  我国建筑规模世界第一,近年来不断推进各项建筑节能措施并取得很大成效,然而由于各项建筑环节的节能标准偏低或滞后,带来了长周期的巨大浪费。

  东南大学建筑系教授郭正兴举例说,“K值是建筑门窗的传热系数,也是检验门窗节能性能的标准,2003年的欧洲门窗标准中要求K值不大于1.4,而我国目前门窗平均K值约为3.5,全国最高标准——北京的K值也仅为2.8,仅为欧洲1984年标准。据测算,按我国现有城镇建筑面积约430亿平方米计算,如果实行欧洲现行门窗标准K值1.4,每年约相当于节省标准煤4.3亿吨,仅此一项就极其惊人。我国不少建筑还使用大面积落地窗,节能意识非常差,关键是标准太滞后。”

  2007年,沈阳成为全国严寒地区第一个制定并强制执行居住建筑节能65%设计标准的城市。2012年以来,全市新建公共建筑开始按照公共建筑节能65%标准设计和建造,建筑节能标准执行率在设计阶段达到100%,竣工验收阶段达到99.5%,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沈阳市现代建筑产业化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张岩说:“从宏观产业升级来说,建筑业升级步伐最慢,因为建筑业进入的门槛低。建筑业必须完成产业化转型,而标准化是产业化的第一要求,必须逐步提高建筑行业的各项技术标准,推动一大批真正有节能科研能力的企业占领市场,进而带动建筑节能产业的发展。”

  由于长期依靠粗放发展模式,我国建筑业施工环节中,从水、电、能耗到人力资源,再到时间成本,浪费都极其严重。上海市建管委主任汤志平说,我国建筑结构标准依然存在“肥梁胖柱、傻大黑粗”的问题,“由于设计施工精细化程度不高,为了确保结构安全,我国建筑存在建材浪费问题,一些国内机场遮雨棚建造巨大,用钢量惊人,远超出实际功能的需求,完全是浪费。而且现在钢筋强度、混凝土强度已经大幅提升,根本无须过度消耗。”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