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揭秘APEC蓝 京津冀治霾需追溯源头

2015-01-23 11:17
棒棒书香
关注

  Q:如何看待“河北污染北京”?

  张大伟:北京的重污染和京津冀地区同步,只要北京发生重污染,80%的情况下,周边的城市都发生重污染。北京周边地区的污染排放强度确实比较高。2013年环保部的数据显示,二氧化硫排放最高的山东、内蒙古、河北和山西都在北京周边,氮氧化物也是类似。2012-2013年PM2.5源解析的结果表明,区域传输的贡献在28%-36%,约为三成。这个结果是合理的,但不代表这个结果是唯一的。APEC蓝带来的一个很重要的认识是,要改善空气质量,必须区域协同减排和污染物协同治理,区域内的几个省份联合行动,所有排放大气污染物的污染源,煤、车、工业、工地等都得协同减排。

  冯海波:京津冀区域环境空气质量最好和最差的城市都在河北。张家口和承德的“好”风、邢台、邯郸的“差风”都往北京吹。河北对北京有影响,同时也受到北京的影响。河北省的9个城市正在做源解析,今后将作为业务化工作,结果尚未完全完成。

  北京治污走在京津冀的前列,是“过度治理”——北京投入五六千万只能减排几十吨的挥发性有机物,如果同样的钱投在河北,可以减排几千吨挥发性有机物。北京的资金和技术若是向河北转移,会对京津冀区域的治理会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呼吁在京津冀建立排污权交易的统一市场和京津冀的环境保护基金,河北得到了治理,京津冀均能受益。

  减一半污染实现APEC蓝

  Q:为什么北京的蓝天总是稍纵即逝?

  胡敏:即使在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下,大气污染物的化学转化过程仍在进行。由机动车、工业企业排放的气态污染物转化成可凝结蒸汽,进而核化成纳米级的最小的颗粒物,尽管对颗粒物的质量浓度增加不多,但是在大气中“播撒”了大量颗粒物的“种子”;一旦出现不利的气象条件,其他的气体污染物在这些小颗粒物上不断凝结,这些颗粒物就会迅速长大,就像种子迅速生根发芽一样,霾就出现了。这个过程很快,常常是上午还是蓝天,中午就出现了大量的种子,下午种子就开始发芽长大,蓝天就随之消失了。这是北京成霾的独特过程。

  Q:APEC期间气象条件不利,APEC蓝是如何实现的?

  张大伟:2014年11月1日,专家预报11月4-5日、8-11日将有两次不利气象条件。4-5日是偏西南风向,所以西南方向沿太行山东麓的廊坊、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5个城市启动最高级别减排措施。8-11日的预报是先偏东风,再转偏南风,所以西南的5个城市继续最高级别,东南方向的天津、唐山、沧州、衡水,包括山东的6个城市,启动最高级别减排措施。另外,山西、内蒙古等部分城市也相应采取了措施。最终区域内共有17个城市1万多家工业企业停产停工,4万多个工地停工。除此之外,燃煤电厂减排50%,钢铁、水泥等高架源全部停产,涉及VOCs(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工序全部停产,机动车限行,7个省份减排了约一半污染物,这才实现了APEC蓝。

  胡敏:课题组观测了APEC期间颗粒物的增长过程,发现虽然APEC期间也遭遇了静稳天气,污染扩散不利,但颗粒物污染的增长明显变慢。说明APEC期间的减排措施是有效的,因为机动车和工业过程排放的VOCs、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减少,导致这些气态污染物形成的二次污染物减少了。

  Q:如何让“APEC蓝”成为“常态蓝”?

  张大伟:APEC期间污染减排将近一半,所以才实现了APEC蓝。但是这些减排量是依靠工业企业停限产、机动车限行、工地停工等实现的,这些措施大部分都是非常规措施,难以常态化。从长远看,还是需要通过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等的调整优化,以及末端治理的加强等来实现减排效果的常态化,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下每年的常规减排力度通常最多也不超过10%,大幅度减排才能有根本性的改善,小幅度减排只能有小幅的改善,所以说空气污染治理改善是复杂的、艰巨的、长期的过程。

  冯海波:对河北来说,应根据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的定位,通过能源结构、产业结构深度调整和坚持走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的道路,显着降低主要工业污染物排放量,显着降低发展过程中对京津冀地区大气环境的压力,加快建设京津生态安全屏障,为整个区域提供良好的环境容量、空间和条件,让“APEC蓝”成为“常态蓝”。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