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公共建筑能耗不能公开的秘密:七年糊涂账“丢不起脸”

2014-12-09 11:17
Minor昔年
关注

  7年前,建设部下令组建全国公共建筑能耗监测体系,公示是其中一环,但如今却连政策最早推动者也查不到数据。向24城申请信息公开,多地称“涉密”。

  实际原因是数据“拿出来很丢脸”:缺失严重,且错误百出。现在各地上报给住建部大量的建筑能耗数据,可这些花费财政资金获得的数据却难以利用。

  “公示的事,在全国都是难点,住建部没有具体的要求、标准,地方也不好做。准确性也不能保证,盲目公布出来可能会被误读。”

  “该信息涉及商业秘密。”

  “你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不存在。”

  “本单位无法按贵单位申请提供公开服务。”

  这是2007年住建部颁布了公共建筑能耗公示令的7年后,获得的主要答案。

  2014年11月6日,向24座早期试点城市的政府建设部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示2013年大型公共建筑能耗信息。其中,20座城市在15个工作日之内未能提供相关信息,不少城市给出的理由是“涉密”。

  “调查(能耗)时,我们也跟很多单位说,这个数据只供制定政策使用,不进行任何信息公开,原先都是做过承诺的。”重庆建委一名官员如是回复。

  北京建委的电话回复中亦提到了“商业秘密”,但称年底会对能耗超额的公共建筑进行公示,不过“只是对单位名称的公示没有具体数据”。

  而其余的4座城市西安、武汉、厦门、贵阳,加起来只公开了114栋大型公共建筑能耗数据。其中,武汉坦承未开展全市范围的统计工作,只能提供17栋“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数据。

  然而,官方数字光鲜依旧。据住建部公开信息,截至2013年底,全国累计完成公共建筑能源审计一万余栋,对五千余栋建筑进行了能耗动态监测,而能耗公示则近九千栋建筑。这与信息公开申请得到的答案相去甚远。

  “欧美也没有像我们这么大规模的,以政府主导的大型公建(指公共建筑,同下)能耗监测项目,很多问题都要自己探索。”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感慨说。

  南方周末申请信息公开结果 (何籽/图)

  政策推动者也查不到数据

  “把能耗公示写入节能法,就是我的建议。”2014年11月21日,62岁的江亿自嘲,他是中国建筑节能工作的“始作俑者”。

  十年前,国家计划修订节约能源法。江亿不断给国家部委递交报告,认为要重视建筑节能,而公示则是节能的“杀手锏”。

  “节能从数据抓起,只有把数据摆出来,让大家都看到谁高谁低,才能形成社会压力。”他回忆道,“全社会都应该参与,都应该看得到。”

  然而,直至今日,这位政策推动者在向一些单位索要能耗信息时,也吃了闭门羹,只能自己想办法去检测。

  “从法律上讲,这些数据是花纳税人的钱获得的,应该在一定范围,起码在我这样做研究的,应该能看到数据。”江亿难掩愤怒,“我会影响谁的商业利益?这是一种借口。”

  当时,学界及国家已意识到公共建筑的惊人能耗。2007年,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住建部的公开信息称,中国大型公共建筑不足城镇建筑总面积的4%,但能耗却占城镇建筑总能耗的20%以上;国家机关办公建筑和大型公共建筑年耗电量约占全国城镇总耗电量的22%,每平米年耗电量是普通民居的10-20倍。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