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揭开基层食品安全惊人真相:食物造假随处可见

2014-12-28 00:02
人在旅途20
关注

  乡土中国的食品监管

  “在乡土中国,食品安全这类社会秩序很大程度上靠‘闲言碎语’来维持。”陈娟说。比如某乡村厨师做菜卫生状况不佳,村民在此后的宴席中会拒绝邀请他担当这一重任;某杂货店出售的酱油已经变质,村民也会以闲扯、议论的形式来约束店主的不当行为。

  但是在急速城镇化的乡镇,这样的软性约束已经很难维持。

  正是考虑到基层食品安全监管薄弱问题,2013年国务院推动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改革中明确提出要在乡镇建立基层监管机构。

  陈娟在调研中也着力考察了这股新晋的基层监管力量。

  2014年刚成立的平和镇食品药品监管所里一共8个人,一名主持工作的所长,两个转业干部,剩下是从城管、卫生等部门划转来。没有专业对口的,只有一人接受过高等教育。这和目前大部分基层食药改革的现状类似——先想方设法把人凑齐。

  在陈娟的印象中,平和镇的监管人员维持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状态。

  某天,调研组正好碰到一宗关于地沟油的举报,但值班的两个干部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动,甚至自言自语:“不知道其它部门配合不配合,不配合我们去有屁用?”

  陈娟在调研中发现,基层监管体制改革之后,工作任务多了,福利待遇却没提高,技术培训也没见开展。由于对系统内法律法规不熟,加之专业性缺乏,这些监管人员往往以调解的形式出现,而不是执法。

  同时,由于基层执法者普遍没有食品监管经验,容易被专业食品生产、经营者欺骗。比如在某饮料企业巡查时,监管人员对生产条件等硬件作了细致检查,但对原材料仓库堆积如山的添加物是否合法合规并未作过多询问。

  这正是广大乡镇面对的监管现实:旧的秩序没有完全瓦解,新的监管也未形成,在新旧交替之际,不免有一个无所适从的时期。而这些监管人员在被动调整后,并没有真正做好准备。

  家庭式小作坊是平和镇监管困局的缩影。

  在平和镇所在的省份,食品加工业一直居全国前列。作为市场经济起步较早的地区,制假售假也日益猖獗,其中大部分为家庭式小作坊制作。

  但要让小作坊达到获得许可证的要求也很不容易。

  平和镇一个豆腐坊在被监管人员再三劝导后,花重金将家庭作坊改造成生产车间,添加了生产设备,变成了正规厂房,但环保等部门又上门查处,要求有检验设备、人员培训、资质,需要再度改造,最后豆腐坊不得不关门。

  “你能想象平和镇的小作坊一夜之间消失了会是什么样吗?”陈娟问。

  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系教授刘亚平对小作坊的监管有过深刻论述,在她看来,食品生产许可证制度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主流之道,但这种制度脱离了中国实际,过高的进入标准人为地把大量零散的食品小作坊从市场中排除出去,监管的效果是“止痛性的,甚至是无效的”。

  信息流动倒逼食品安全

  在走访了多家企业之后,陈娟很想知道,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究竟是怎么看待食品安全的。

  一同去调研的学生张臻在街头访问了50位当地居民。她发现,知道食品安全并重视的只有4人。大部分人认为,“吃啥都有风险,那就随便吃吧”或是“吃一点没啥影响,又不是天天吃”。于是,夜市和无证小摊贩的生意越来越好。

  城市化进程给打工者带来很多问题,背井离乡、糟糕的空气、狭小的居住空间以及并不安全的食物。

  “最基层的人处于信息的最末端。”陈娟认为,平和镇的打工者接触不到有效的食品安全信息,也就无法做出理性选择。于是,价格变成了消费者的惟一衡量标准,劣币驱逐良币的弊端在乡镇农村展露无遗。

  以全国都可以见到的沙县小吃为例,在大城市8元一碗的馄饨,这里只需要3至4元,但从口感到质量明显都降了个档次。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