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垃圾困局待解:全国2/3城市被垃圾围城 政府难推

2014-06-04 10:47
林契于宸
关注

   5月初,杭州余杭发生居民反对建设垃圾焚烧厂的行为,再次将垃圾焚烧这个既传统又现代的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垃圾处理是个系统的工程,主流的观点认为,焚烧技术仅是垃圾处理末端的方式之一,在前端的鼓励分类、减量等方面做到足够好之后,再考虑末端焚烧或者填埋的孰优孰劣,才是理想之策。

  而对于民众来说,反对的并不是垃圾焚烧本身,而是这项产业目前可能存在的技术落后、监管不力、信息不透明等问题。这几个方面恰恰是中国垃圾处理产业的短板。

  关于垃圾焚烧,业内一直存在两种鲜明的观点:一种认为中国焚烧技术相对落后,投入水平又比较低,焚烧过程的监管和自律也容易出问题;另一种则认为,现有技术水平已能处理焚烧排放问题,相对于填埋等传统的末端垃圾处理方式,垃圾焚烧技术应用空间广阔。

  经过此次余杭事件,“反烧派”与“挺烧派”的观点再次激烈碰撞。而垃圾处理产业困境的解决方案,仍待明晰。

  垃圾困局

  垃圾处理是任何一个国家都绕不开的问题,人口密度越大,垃圾问题越严峻。据3月16日公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显示,目前我国1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已达142个,其中10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6个,而城镇化仍在进程之中。

  在各大城市,生活垃圾处理问题一直是政府头疼的主要问题之一,而垃圾处理厂,无论是填埋还是焚烧,或多或少均会遭遇周边居民抵触,余杭事件并非个例。

  2008年8月,北京最大的垃圾处理厂——朝阳区高安屯垃圾处理厂由于长期恶臭等原因,遭遇周边万象天成、优点社区、天赐良缘、柏林爱乐等多个住宅小区居民的抗议。高安屯垃圾处理厂曾是北京主要的垃圾填埋场,伴随着生活垃圾量的快速提升,设计能力1200吨的高安屯填埋场,日垃圾量一度高达4700吨,远远超过其消化能力。按照高安屯填埋场的设计容量,规划使用寿命为30年,但仅仅6年时间便已经填埋了60%的量。

  在此背景下,高安屯项目在填埋场基础上,建设了北京市首座大型垃圾焚烧处理设施,一度被认为是垃圾处理方式的转型之举。但周边居民对此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每日飘进家中的阵阵恶臭令人无法忍受。

  无独有偶,位于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附近的阿苏卫垃圾处理厂,由于计划上马垃圾焚烧项目,同样于2009年遭遇过周边居民的抗议。阿苏卫填埋场1994年即投入运营,日处理量很快便由1200吨上升至3500吨,在填埋时代,阿苏卫项目就多次被周边居民抗议,在垃圾焚烧项目被列入计划后,更是遭遇激烈反对。附近小区部分居民认为,阿苏卫垃圾焚烧项目并没有广泛征求民意,与国家的政策精神相违背。

  网名“驴屎蛋儿”的知名环保人士黄小山,正是阿苏卫周边居民,也是当时阿苏卫项目的积极反对者。他表示,如今审视当年的抗议行为,已经不是数年前的那个水平。

  “归根结底,居民的激烈反对还是典型‘邻避效应’问题,大家反对垃圾焚烧厂建在‘自家后院’。”黄小山说,数年以来,自己始终关注垃圾围城问题,曾先后前往日本等国参观垃圾焚烧项目,对于垃圾焚烧的态度,已从当年片面强调个人利益上升至更为全局的产业观察。

  黄小山的转变,带有一定典型性,在垃圾焚烧刚刚起步的阶段,反对的声音必然会存在。其实问题的核心并非建与不建,而是如何平衡城市发展与周边居民利益的问题。

  目前,垃圾焚烧产业在国内尚处起步阶段,与有着百年垃圾焚烧史的欧洲、日本等相比,中国垃圾焚烧产业诞生不过20年。以北京市为例,来自北京市政管委会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之前,北京市处理的生活垃圾中高达94.1%采用卫生填埋方式,3.9%采用堆肥方式,焚烧方式仅占2%。

  但像北京这样人口2000多万的城市,已经很难想象找到大片土地去做垃圾填埋。况且就末端垃圾处理方式来看,与焚烧相比,垃圾填埋在臭味、渗液、重金属等方面的污染更为严重。

  “讨论何种处理方法最为科学,不如讨论哪种方法最适合当地实际。”上海市环境学校教育培训中心主任陈建昌说,城市固体废物末端处理三大方法主要是卫生填埋、焚烧和堆肥。

  这三种方法各有利弊,从纯技术角度来看,理想的流程是垃圾先分类,废纸、金属、玻璃、塑料等可回收资源先回收再利用,垃圾热值高、可燃物含量较多的地区,宜进行焚烧处理。厨余有机物较多区域,宜进行堆肥处理。有废弃土地资源可利用的地方,则选用填埋处理。

  “目前应根据各地的经济、土地资源和垃圾成分等实际情况,三种处理方式并存。”陈建昌认为,卫生填埋占用土地多但处理成本低,适用于矿区、山区和乡村等地区;焚烧减量效果好、无害化处理较彻底但处理成本高,尾气净化要求高,投资大,技术和运行管理要求高,适用于土地紧缺的经济发达地区;堆肥处理应用较少,主要是处理不彻底,堆肥过程中分离出大量杂物还需焚烧或填埋处理,同时大规模应用后堆肥成品质量不高,肥料出路不畅。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