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杭州民众维权时间看垃圾焚烧“红与黑”

2014-05-19 17:03
逆光飞舞
关注

  “垃圾围城”倒逼项目批量上马

  杭州民众维权事件显然不是个案,背后则是备受争议的垃圾焚烧项目密集上马的事实。

  据中国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设计招标采购评价推介办公室统计,截至2013年9月,全国投入运行的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已由2008年末的70余座跃升至159座,日处理规模也由5.5万吨上升至14.5万吨,扩大近两倍。今年新建设并投入运营的项目数量还会更大。

  项目密集上马,和垃圾数量迅速增长的现状分不开。住建部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全国有1/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全国城市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75万亩。

  “垃圾围城”之下,上项目加大对垃圾的处理能力原本是好事,结果民众为什么不买账?北京市政府参事、垃圾处理专家王维平告诉笔者,垃圾处理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减量化和资源化,与其花费巨额投资建设垃圾处理厂,长期背负着运营负担,不如少产生垃圾,以及尽可能地将垃圾转化为资源回收利用。

  项目密集上马

  5月1日,世界上一次性投产最大的垃圾发电站项目——首钢生物质能源工程在北京完成了72+24小时满负荷试运。同一天,在江苏邳州,总投资3.2亿元的光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也顺利竣工投产。

  往前倒推10天,4月20日,四川南充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试运行完成。几乎同时,4月16日,山东聊城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安装工程也顺利试运,每天可以为聊城市处理垃圾600吨。

  而到6月份,三峡库区首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万州区垃圾焚烧发电厂一期工程主体建设即将完工。截至今年底,广州也将开工新建萝岗、南沙、增城、从化4个垃圾焚烧项目。而到2015年,深圳将建成3座垃圾焚烧厂,其中东部垃圾焚烧厂有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垃圾焚烧厂,处理能力初步设计为5000吨/日。

  之所以出现如此突飞猛进的发展,与政策导向有关。2012年3月,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明确了以生活垃圾为原料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上网电价。随后,国务院又要求,到2015年,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0%以上。

  “十二五”期间,国家将投资2636亿元在全国城镇建设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受此刺激,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预测,到“十二五”末,中国垃圾焚烧厂将超过300座,日处理能力达到30万吨。

  但与此同时,关于垃圾焚烧还存在诸多争议。环保NGO自然大学垃圾学院研究员陈立雯向本报记者表示,现有的很多垃圾焚烧厂,其排放的废水、废气和固体废物部分达不到环保标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也告诉本报记者,部分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存在弄虚作假,骗取国家发电补贴的情况。

  在此情况下,伴随着各地如火如荼地兴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由此引发的民众维权活动也此起彼伏。

 

  “垃圾围城”

  一边大干快上,一边又被民众抵制。在自然大学垃圾学院研究员毛达看来,垃圾焚烧项目越来越多的背后,是城市生活垃圾数量快速增长的不争事实。

  以杭州为例,5月12日,杭州市政府在中泰事件通报会上表示,近年来,杭州市区垃圾年增长率在10%上下,2013年杭州市区生活垃圾处理量已达308万吨,日均8456吨。原有的天子岭垃圾填埋场设计规模为2671吨/日,而今年最高日填埋量已达5408吨,超出设计能力1倍以上。新建垃圾焚烧厂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据了解,杭州市天子岭第二垃圾填埋场竣工于2006年,设计使用年限为24.5年,但仅8年时间内就用光了设计20年的使用量,现在库容已不足6年。

  杭州的情况,在其他城市也同样存在。据官方媒体报道,北京市日产垃圾1.84万吨,如果用装载量为2.5吨的卡车来运输,长度接近50公里,能够排满三环路一圈。上海市每天生活垃圾清运量也高达2万吨,每16天的生活垃圾就可以堆出一幢金茂大厦。

  王维平表示,垃圾数量之所以增长迅速,是因为中国正处于城镇化进程的高速发展阶段。

  烧垃圾的学问

  不烧太多,烧又带来新的问题。对此,王维平认为,应该通过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三个途径来解决:与其投入巨额资金、背负长期运营负担来兴建垃圾处理厂,不如从源头上减少垃圾的产生。从国外情况看,近年来,欧洲90%的城市和日本95%的城市,其垃圾产生量都是负增长的。

  举个例子,我们的垃圾桶里,主要组成部分就是包装物,体积上能占到约50%,重量上则占到大约20%。中秋节的月饼,2800元一盒,打开之后只有6块,是包装物价值超过被包装物的典型。在国外,很多国家都有包装法,规定包装物的重量和价值不得超过被包装物,而国内在这方面则是空白。

  另外,与其将垃圾填埋、焚烧,产生新的污染,不如转化为资源循环利用。这需要先对垃圾进行分类,而这些年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则比较缓慢。

  减量化、资源化为何推进缓慢?在王维平看来,主要是因为这项工作分属若干部门,垃圾归住建部管,限制包装归商务部管,净菜进城(减少蔬菜垃圾)归农业部管,环境归环保部管,政府条块分割,相互之间配合协作并不理想。其次,该项工作短期内不能见效,而官员任期又有限,受考核指挥棒的影响,故大多采取立竿见影的兴建垃圾焚烧厂的办法。

  理论上,垃圾焚烧厂可以通过提高炉温、迅速降温等手段,减少二噁英的排放。但实际操作中,企业基于其“利益最大化”的天性,会有不安装烟气净化设备,或者安装后不使用设备的情况,这就需要政府尽快建立严格甚至苛刻的监管机制。

  “否则,这个行业就被毁了。”王维平说。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