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环保第一人曲格平:四十年环保锥心之痛

2013-12-26 14:22
蓝林笑生
关注

  曲格平时常记起周恩来总理当年的担忧——别让北京成为伦敦那样的“雾都”。四十年过去了,中国环境污染愈演愈烈。当着北京市领导的面,曲格平毫不忌言批评,“主要责任还是你们地方政府,但是国家也有推托不掉的领导责任。”

  曲格平承载着多项“第一”:中国第一位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第一任国家环保局局长,第一任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

  有意思的是,这位“中华环保第一人”的环保事业竟起源于一项临时性的分工。1969年,中国处于“文革”动荡之中,为考虑国民经济计划安排和与各地的联系,中央成立了国务院计划起草小组这一临时机构,曲格平调至小组工作。因分管的燃料化学工业部由煤炭部、石油部、化工部合并而成,其与环境污染关系最大,他被要求注意“公害”问题。

  曲格平的环保故事就此开始。1970年代,那是中国甚至世界环保故事的起点。

  1972年6月5日,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斯德哥尔摩召开,标志着人类环境意识的觉醒。虽然动乱中的中国认为环境污染是西方世界的不治之症,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环境污染,但在周恩来总理推动下,中国仍派团参会,曲格平正是参会者之一。

  斯德哥尔摩会议期间,示威者抬着身患残疾的环境污染受害者,这种场面让曲格平久久难以忘怀,他突然意识到了中国环境问题的严重性。会后向周恩来总理汇报时,曲格平总结道:中国城市和江河污染的程度并不亚于西方国家,而自然生态破坏的程度却远在西方国家之上。

  这种认识取得了共识。1973年,全国第一次环境保护会议召开。国家计划委员会向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国务院各部门转发了12期会议简报,虽然通知上注明“请注意保密”,但却是公开的“秘密”——向全国通报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情况。一年后,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成立。

  2013年12月14日,83岁的曲格平从口袋里拿出为沃尔沃2013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准备的讲稿。讲稿写了一个故事:1970年代初,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发布了一个十年环境污染治理规划:用五年时间控制环境污染,用十年时间解决环境污染问题。“这个事儿我后来没有公开说过。”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十年过去了,四十年过去了,目标不仅未能实现,环境污染却愈演愈烈。曲格平认为中国当下的各项指标和1970年代初期的日本很相似,但没有吸取教训,没能摆脱“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有些方面甚至更为严峻。“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哪个国家面临着这么严重的环境污染。”曲格平将之喻为“第一代环保人的锥心之痛”。

  锥心之痛非后悔不作为,而是难作为。其实,在曲格平这一代环保人的推动下,我国的环境管理制度并不落后。

  1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开完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成立。1976年,“选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人”,曲格平最终成为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他也就此系统地请教并学习了各国的环保经验。

  回国后,曲格平开始呼吁尽快出台环保法。1979年,国家恢复法治建设后,《环境保护法(试行)》颁布,从美国环保局学来的环评制度被列入;1983年,继计划生育之后,环境保护被确立为基本国策。1988年,国家环保局从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独立出来,成为国务院的直属局,曲格平任首任局长。

  如何落实基本国策,曲格平提出了经济建设、城乡建设、环境建设要同步规划、同步实施、同步发展的方针,并确立了“谁污染谁治理”等八项环境制度,奠定了我国环境管理的基础。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曲格平被授予国际环境领域中的最高奖项——联合国环境大奖。

  此后的十年间,身为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曲格平参与修订或起草了二十多部环境与资源保护方面的法律。由此,在我国现行的二百多部法律中,涉及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等大环保领域的法律最多。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