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粮产十连增背后:资源环境难以承载

2013-12-03 14:35
夜隼008
关注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3年中国粮食产量首次突破6亿吨大关,连续第十年实现增产。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将粮食增产的主要原因归结为科技,其表示,近年来粮食年年增产,主要原因是依靠科技,单产提高起了80%以上的作用。

  就在一个多月前,国务院发布《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总体规划》,规划提出,到2020年,建成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8亿亩,亩均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提高100公斤以上。

  为提升稻谷产量,农业部在今年年中启动了一项名为“中国千公斤超级稻攻关计划”的项目。该项目由袁隆平院士牵头,计划用五年到八年时间,培育出具备亩产1000公斤以上产量潜力的超级稻新品种。

  然而,科技和高标准农田的背后又是什么?

  环保部生态司一位人士表示,中国南方农作物的复种指数很高,基本上靠化肥来支撑,而化肥施用后只有35%的部分有效,剩下的65%都变为了污染物,留在了环境当中。

  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已经造成农业大面积的面源污染,近期不断爆出的“毒大米”、“毒生姜”等农作物食品安全事件也让人们对此忧心忡忡。

  除此之外,中央为了调动各地积极性,各地为了完成粮食增产指标,都有竭泽而渔的趋势,不断把一些不适合种植主粮的地块改种主粮。

  中央政府早在2005年就出台了针对产粮大县的奖励政策。其奖励标准是按粮食商品量、产量、播种面积进行评定。在此政策背景下,各产粮大区纷纷进行种植转型,这一现象在东北尤为普遍。

  农业部一份报告称:“因此,黑龙江部分县市为得到奖励,积极推动大豆改种玉米。以玉米产量850斤/亩、大豆产量250斤/亩计算,一亩地即可增产600斤。”

  而这种单纯追求粮食产量的搞法并没有完全顾及到当地环境和资源的承受能力。

  东北农大大豆工程中心原主任刘忠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黑龙江以前最怕的是洪灾,但是随着近些年来粮食播种面积不断扩大,再加上原先种小麦、大豆的旱作耕地都改种水稻这种高耗水的作物,黑龙江已经由一个水资源大省变成水资源稀缺大省。

  而由于水稻的单产要远远高于大豆和小麦,因此当地政府和农民都乐见这种逐渐改变的种植格局。

  有意思的是,粮食十连增的背后,却是中国粮食进口量的激增。国家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按总额计算,2012年中国粮食贸易总金额为1757.7亿美元,其中进口1124.8亿美元。贸易逆差为491.9亿美元,同比扩大44.2%。

  国务院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表示,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一是国内外粮食有明显价差,二是国内相关需求猛增。

  程国强亦表示,为保护和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中国应重构基于市场导向的种粮利益保护机制。其认为,以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为重点的粮价支持政策,已经到了亟待调整的重要关口。因此他建议探索实行对粮食市场扭曲较小的差价补贴,稳定价格带,逐步替代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措施;推行种粮收入保险制度,彻底根除扭曲市场的政策因素等政策建议,或应更快提上决策议事日程。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