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住房建部副部长:节水是城镇化水安全的解决之道

导读: 城镇化率达到50%之后,是国际公认的水污染危机的高发期,污染高发期也是治理水污染的关键期,更是修复水生态的关键期,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将会付出极为高昂的治理代价。

  城镇化率达到50%之后,是国际公认的水污染危机的高发期,污染高发期也是治理水污染的关键期,更是修复水生态的关键期,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将会付出极为高昂的治理代价。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

  我国是一个缺水国家。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全球气候变化,两方面因素的叠加会造成更为严重的水资源短缺问题。根据《中国水资源公报》,2011年我国水资源总量为2.3万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仅1700立方米/年,按照联合国定义属于水资源紧张国家。

  同时,我国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南多北少,西多东少,夏多冬少;富水的地方(如西南的河渠和西北的河渠)往往是人口稀少、经济薄弱的区域,缺水的地方(如海河、黄河、淮河区域)往往是人口稠密、经济发达区域,水资源和用水矛盾更加突出。

  发达国家普遍对长距离调水加以限制

  水资源总量不足,人均水资源严重不足,时空分布不均,水污染问题严峻,是我国的现状。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城市建设高速发展曾一度带来用水量突增、水资源紧张等问题,许多地方采取外部调水的办法,如引黄济青、南水北调、引汉济渭等。

  远距离、大规模的调水对调出地水生态破坏问题越来越严重,而调入水与当地水成分差异导致自来水管水垢溶解析出,所形成的新污染更是一大难题。因此,长距离调水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困境。

  其实,发达国家也走过弯路。

  澳大利亚30年前实施了南澳墨累河调水工程,导致整个南澳三角洲出现了水生态植被退化、湿地破坏、土地盐碱化和物种消失等问题,所造成的损失已经远超调水所得利益。为此,澳大利亚进行深刻反思,不再以“只利当代、不利长远”,“上游受益、下游受损”的方式调水,着力修复生态。

  上世纪60年代,纽约市水资源严重短缺,最初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从新泽西调水,工程预算超过100亿美元,由于工程投资巨大,且新泽西州民众反对,工程没法实施。最终,纽约市采纳了给排水专家的建议,市政府拿出补贴,将纽约市一次冲洗水量10多升的抽水马桶改为6升,经过11年、累计投入不到3亿美元的改造,人均日用水量下降14%,水危机得到缓解。

  发达国家普遍对长距离调水加以限制,尤其是对跨流域的调水。我们应该尽早汲取教训。

  从发达国家经验来看,在城市化进程达到中期以后,城市生活用水量已经不太可能再出现大幅度的增加;从我国城市近年来发展规律来看,我国城市用水量已经趋向稳定,并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与国际经验的规律一致,水量型缺水的水危机已经显著缓解。

  调水本质上是“拆东墙补西墙”,缺多少调多少,是水资源在不同地域间做加法。而水资源的循环利用是做乘法。相信有更经济且对生态环境影响更小的解决方案可以替代长距离调水,相信我国绝大多数城市有能力解决自身水资源短缺问题。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