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哈纳斯新能源董事长:页岩气离中国还很远

导读: 在务实的中国能源企业看来,页岩气还很难在短期内对现有能源供应造成影响,“国内的页岩气商业化还要至少十至十五年”,马说。

  从宾夕法尼亚马塞勒斯,到北达科塔州的巴肯油田,再到德州老鹰滩油田,掘油的铁臂正挥舞着帮助锈带城市重现经济辉煌。依靠着开发技术的创新和开发成本的降低,页岩气和页岩油正推动着美国走向能源独立之路——国际能源机构2012年发布《全球能源展望报告》,预测美国这一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将在2017年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日产量将达到1140万桶:北美,就是新中东。

  在中国,这完全是另一番光景。账面上,中国拥有世界上潜力最大的页岩气储备,美国能源情报署的统计,中国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高出近50%,中国政府不仅发动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三大国企投入开发,更寄希望于民营企业在填补前期投入缺口,中国国土部第三轮页岩气招标将于年内展开。

  2020年前要达到页岩气年产600-1000亿立方米,以单井平均日产量1万立方米(中石油在四川省南部页岩气井的单井产量水平)、单井投资3000万元测算,2020年前国内需要钻井1.6万-2.7万口,总投资为4800亿-8100亿元。

  技术和环境是更大的障碍。一位国内领先的油田服务公司高管表示,“中国的页岩气开发技术和美国相差很大,而中国页岩气开采的地质条件不如美国”,即便国内最早涉足这个领域的是三桶油等国资背景的大企业,它们的技术和设备也远不足以达到之前设定的量产目标。在过去的两年间,页岩气更多的扮演着资本市场上的炒作题材,中国国内一度爆出部分企业圈而不采甚至利用优势区块进行融资、圈钱的现象。

  “新兴能源企业暂时不要去碰”,不久前哈纳斯新能源的董事长马富强表示。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在宾州一个小镇,正准备去和一家美国公司谈新能源合作。

  这家公司是风力发电、光热发电等领域里竞争力最强的民企之一,拥有相对稳定的地方市场,在城市基础设施中使用天然气为城市供热以及为居民供生活用气也是它最主要的业务。

  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比例超过了总投资额的80%。其中年产8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工厂是作重要的项目之一,也是中国陆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工厂,每天输送到全国各地的液化天然气达到2200余吨之巨。

  过去五年,北美市场页岩气的的大规模开发改变了全球新能源的格局。美国本土市场逐渐供大于求,欧洲保持供需平衡。增量天然气都涌向了增长最快的中国为首的亚洲。“北美增量还在继续流向亚洲”,马富强说。

  增量天然气导致的成本降低对中国企业投入页岩气造成了明显挤出效应,“国内大企业都对页岩气有美好的幻想,但2030年前中国仍然是天然气进口大国”,马说。

  相关链接:页岩开采分的几个阶段及其可能引发哪些环境问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