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不履职 环保官员比懒比贪充当污染企业保护伞

2013-11-29 00:01
FlappyBird
关注

  充当污染企业“保护伞”

  随着侦查的深入,办案人员发现,金城江区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大队长蓝群峰和副大队长韦毅好像在与曾觉发展开一场“比懒”大赛。

  2004年4月,40岁的蓝群峰被任命为监察大队大队长,在大队长这个位置上也有七八年履历,应该说做了那么多年的领导,更知道如何履职。然而,蓝队长的长期“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让其对“环境监察”变得陌生。

  蓝群峰在立德厂排放污染物许可证的年审、换发等检查工作中,不严格按照规定到现场对排放污染物许可证核定的排污设施进行检查;特别是在金城江区环境监察大队日常环保监管工作职责中,不到现场认真检查、核实该厂的排污设施及生产情况,使该厂得以逃避环保监管,从2011年4月份起,以“合法”身份超出注册登记的生产范围,非法进行提炼和生产粗铟,并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高浓度含镉废水通过溶洞恶意直排进入龙江河。

  在这场“比懒”大赛中,还是有末位者。其人便是金城江区环保局监察大队副队长韦毅。

  2011年,韦毅作为立德厂的监管人员还是多次到厂里检查情况。但是,立德厂每次都给韦副队长吃“闭门羹”,眼看工厂大门紧闭,韦副队长便“无计可施”,没有做进一步的了解,也没有向领导汇报情况。韦毅副队长毕竟还到监管企业转了几圈,形式上总没有他的两个领导那么懈怠,最后落得个末名的位置。

  曾觉发和蓝群峰及韦毅3人的履职行为,与俗语说的“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何其相似。在工作岗位上,一个比一个懒,一个比一个没有责任心。

  环保副局长事发后仍受贿

  利益驱动,一些行政官员充当污染企业“保护伞”是引发这次突发环境污染事件的主要原因。

  从检察机关查处的证据和法院认定的事实看,曾觉发和蓝群峰及韦毅3人都在任职期间收受监管企业的贿赂,都把这些企业当作摇钱树,竞相比贪,从而放纵了企业污染行为,导致事件发生。

  第一回合:比数额。在受贿数额上,身为市局副局长的曾觉发胜出。2011年至2012年春节前,曾觉发收受金河公司副总经理覃乃义等人的贿赂共计4.5万元;蓝群峰收受所监管企业贿赂2.05万元;韦毅收受所监管企业贿赂2万元。

  第二回合:比收受贿赂次数。从作案次数上,曾觉发又败给两位下属。其中,官职最小的韦毅收受的次数最多。

  第三回合:比胆量。有句俗语“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在受贿胆量上,曾觉发又胜两个下属一筹。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即本次突发环境事件发生后不久,龙江镉污染正备受各方关注的时候,已停产的河池市生富冶炼有限公司为尽快得到河池市环保局批准恢复生产,该公司副总经理韦华江送了3000元现金给曾觉发。曾觉发来者不拒,收入囊中。

  “多行不义必自毙”,“走多夜路碰见鬼”,这些没有责任心,又贪得无厌的人最终锒铛入狱。

  2013年7月13日,曾觉发被法院以环境监管失职罪、受贿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和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2013年7月16日,蓝群峰被法院以环境监管失职罪、受贿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和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13年7月16日,韦毅被法院以环境监管失职罪、受贿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和一年零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蓝群峰和韦毅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13年10月16日,柳州市中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后说法

  办案检察官介绍,2010年6月,河池市环保局根据河池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河池市环境监督管理责任机制》制定并实施了《河池市环境监管责任机制运行管理办法》。但是,从2011年2月开始,监察支队没有严格执行该办法的规定,没有对本级重点污染源金河公司进行每月不少于两次的现场监察。2011年8月份以后,监察队员更是怠于履行现场监察职责,仅于10月11日和11月3日到该厂硫酸车间检查两次,且没有对存在环境污染隐患的废水处理设施和废渣场进行检查、提出任何处理要求。

  曾觉发对政府的责任机制也“不闻不问”,没有严格要求监察队员履行对企业现场监察职责,监管督促帮助企业进行整改。正是由于这种不履职的环保官员的存在,导致许多环境突发事件在苗头期无法有效抑制。

  2011年12月30日,河池市环境监察支队起草并经曾觉发签发了《关于加强2012年元旦春节期间环境安全管理的通知》,要求对辖区内重金属采选冶、制糖、危险化学品等重点行业企业的环境风险源进行全面排查,消除环境污染隐患,督促企业落实好应急防范措施,有效防范和坚决遏制重特大环境污染事故的发生。该工作方案第三条规定,对不正常运行污染防治设施的,限期改正,依法处罚;对没有按期落实整改要求的,责令停产整治;对历次排查中发现环境隐患未进行整改,或未整改合格的,责成企业停产整改;对危险废物贮存不规范的,责成限期改正。

  但河池市环境监察支队并没有按规定到金河公司冶化厂进行监督检查。上行下效,毫无责任心的主管领导,带出的队伍也存在同样的心态。

  龙江镉污染事件代价惨重,但愿已经付出的代价能让环保部门吃一堑长一智,真正做到恪守职责、敢于监督,而不是成为各种各样的懒猫和馋猫。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