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正文

南水北调东线隐忧:微山湖,还能义无反顾多久?

导读: 清理渔业养殖的网箱、网围和鱼塘,是确保南水北调东线水质的题中应有之义。仅2012年一年,东线工程最重要的南四湖(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等四个相连湖的简称)中14万亩网箱网围已经灰飞烟灭。

  十余位专注环保的大学生,赶在通水前刻,沿着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一路北上,跨江苏、山东,历微山、济宁诸市县,做了一场独立的民间考察。水质污染曾是东线工程的最大隐患,如今,经年的治污换来一渠北上的清水了吗?

  “长的几千字,短的一页纸”,“上面来调研时提,向上汇报工作时提,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京开会时提”,最终不知道走进了哪个会议室。

  让那些蒙受损失的个人和企业能够得到持续的、合适的补偿,才是保证南水北调东线水质稳定的长久之策。

  山东省微山县微山岛乡的张令钢祖祖辈辈以打鱼为生,在去年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渔业养殖污染防控”行动后,他失去了150亩鱼塘,却没有得到一点补偿,“我54岁了,打工谁还要?”

  清理渔业养殖的网箱、网围和鱼塘,是确保南水北调东线水质的题中应有之义。仅2012年一年,东线工程最重要的南四湖(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等四个相连湖的简称)中14万亩网箱网围已经灰飞烟灭。

  呼吁补偿的声音从未停歇。最近的是2013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山东省水利厅副厅长曹金萍借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再度旧事重提。

  按照她的测算,实施渔业养殖污染防控措施,将降低南四湖三分之二的渔业及水产养殖能力。而2012年横扫14万亩围网围箱的行动,受影响的人口接近10万,占到了南四湖渔民总数的一半。

  现在,东线通水已在眉睫,“给北京供水”成了最大的正事,防污治污正做着最后的冲刺。

  按照当地的测算,每一亩网围网箱每年的收益近1500元,渔民整体损失接近3亿元。

  “这相当于把人家饭碗给端了,2012年省里补了6000万,但还是远远不够。”济宁市环保局污染防治与应急管理科的杨帆说。

  渔业部门能给予的支持就是每年坚持渔业放流,农业部、省财政、县财政均有投入。微山县渔管委办公室的数字显示,每年放流的尾数都在3000万以上。但这些在湖水中慢慢成长的鱼苗显然远水难解近渴。微山县渔管委科长张保彦已经接待了多批上访的渔民,他说,“我也没有办法”。

  “雷声大雨点小”

  这并不是山东省第一次向国家层面提出生态补偿的要求或建议了。

  2013年上半年在湖北举行的一次南水北调会议上,拥有南四湖绝大部分岸线的微山县就曾提出“将南四湖纳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资金转移支付规划”,这与曹金萍的建议如出一辙。

  “上面来调研时提,向上汇报工作时提,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京开会时提”,山东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已经记不清呼吁次数了。

  “长的几千字,短的一页纸,最终不知道走进了哪个会议室。”微山县环保局污控股的王云、湿地办的杨芳、渔管委的张保彦都曾经代拟过要求生态补偿的提案或者建议。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