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重金属污染移民纠结难解 深受其害无处解密

2013-06-28 09:42
姚看江湖
关注

  “不用你的地是不会搬你的”

  江西农业大学生态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黄国勤专事土壤研究,他总结江西土壤污染特征:矿区的污染高于厂区,厂区高于城市郊区,郊区高于稻区。稻区高于湖区。东西南高,北部低。

  但在污染最严重的矿区,地方政府对厂中村的搬迁模式并不感冒。上述江西省政协委员透露,“高昂的搬迁费让地方政府望而却步”。

  2013年3月5日,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在全国两会江西代表团开放日表示,鹰潭(下辖贵溪市)3个村搬迁花了三亿多元。“这三个亿,是江西省里拿大头,市里拿小部分,贵溪市拿了更小部分,企业也出了一部分。”

  资金仅是障碍之一,矿区污染波及的村庄更多,缺口更大。但由于矿区的土地远离城市,利用价值并不高。而厂中村则不然。

  以新余为例,在新余钢铁厂厂区内污染最严重的13个村庄,早在2009年之前就已迁出。理由简单,新余钢铁厂实施第三期技术改造。文件显示,投资150亿元的三期技改工程,共需征地3000多亩,拆迁1200多户房屋,牵涉到十几个自然村。

  “三期技改,我们都征了地,旁边耕地用了,但没用到宅基地,他都不会搬你。”刘之敏回忆道,“那时候,我们村就已经打报告要搬迁,但那时候是新钢(指新余钢铁厂)要用到地了才搬迁。污染再严重,如果不用你的地,新钢是不会搬你的。”

  而在贵溪,周静透露,他向市环保局建议综合治理贵冶厂周边2.2万亩农田、林地,后来被当地政府采纳。但实际上,在贵冶厂周边,部分区域已经有新用途,如苏门村已被划入鹰潭(贵溪)铜产业循环经济基地。

  根据鹰潭市政府的规划,经济基地总面积10平方公里,分为铜拆解加工区、冶炼区、铜精深加工区、行政金融服务区四大功能区,其中铜拆解加工区是国家环保部在内陆批准设立的首家、江西省唯一一家废弃机电产品集中拆解利用加工区。

  紧邻贵冶厂的三座村庄搬迁之后,泗沥镇桃源村李家村民小组便成了离污染源最近的村庄。“要我们拆迁,但是价格谈不拢。”李家村村民透露说,政府提出的搬迁理由已经不是重金属污染,而是直截了当的征地拆迁。

  “在土壤污染重金属地区,所以做出了搬迁的决定,其实对于企业也是腾出了发展空间。农村迁移到新镇,也需要发展新的产业,经济上也可以得到改善。”黄国勤认为,除了重金属污染威胁之外,“还有一个可能是,现在国家提倡城镇化,搬迁也是利于城镇化率的”。

  没有解密的身体伤害

  尽管面临争议,但多名专家说,搬迁村庄不失为上策。“江西省的做法有勇气,在其他地方是很难做得到。江西是财政并不富裕的省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人很欣慰。”周静说,“代价很大,这种模式很难在其他地方套用。”

  即便搬离污染重地,村民的重金属阴影仍未散去。对于生活在贵冶厂周边的村民,他们被重金属侵害的身体,依然是一个秘密。

  2013年3月份,苏门村村民江中旺去江西南昌体检,“好像是去搞地下活动。”以前村民的多次体检,几乎都是一波三折。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参加体检。2007年7月,一位村民突然离世,在贵冶厂周边的村庄再次引发恐慌。“我们当时就要求去体检。”乡政府最终应允,不过,体检的范围圈定在15名村干部。

  同年,同样靠近贵冶厂的其桥村数十位村民在江西广济医院体检,结果显示部分村民不同程度地重金属超标,“有的超标一倍多”。

  此后,不少村民再次要求体检,都被拒绝。根据我国职业病检查的惯例,受检者必须提供企业的介绍信。

  “我们找到江西省卫生厅的领导,他们打电话到江西省职业病医院,才算给我们做了检查。”

  化验单让村民更加恐慌。在13位村民中,有12人血镉、尿镉超标。2013年6月17日,一位村民的一张2013年1月的检测单显示,他的血镉超标近4倍。

  污染到底有多严重,更多的村民则一无所知。目前,贵溪市滨江生态小区居住着从贵冶厂附近搬迁过来的550户村民,体检被他们视为一项特权:“体检,政府不出钱,我们找谁去体检。”他们也曾多次找到贵冶厂,无一例外的答复便是,“去找政府”。

  而在两百公里之外的新余袁河街道办事处,一位办事员讲到自己去审核已经搬离厂中村的村民社保资格时,发现一个秘密,“好多都是大病,恶性病”。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