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评论:新兴市场需要“钢铁侠”吗?

导读: 最近,南非裔企业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超级高铁计划浮出水面,这是一个极富创意的高速运输系统。科技界早已习惯了马斯克勇于突破的行为方式,媒体称他为“钢铁侠”。

  最近,南非裔企业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超级高铁计划浮出水面,这是一个极富创意的高速运输系统。科技界早已习惯了马斯克勇于突破的行为方式,媒体称他为“钢铁侠”。马斯克的名字也与Paypal,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特斯拉汽车(Telsa)和太阳能城(Solar City)有所联系。他的名气如日中天。

  与此同时,南非正在为交通运输寻找出路。不止南非,很多非洲国家的基础交通设施非常滞后。美国华丽的超级高铁计划与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贫瘠的基础设施形成鲜明对比。这印证了经济学家威廉·詹韦(William Janeway)“两种创新经济体”的概念。

  一种是“前沿经济体”(Frontier Economy):大量高技能工程师不断推动科技突破,投资者在具有潜力的新技术领域进行高风险投资;另一种是“追赶经济体”(Follower Economy),全球大多数投资都聚集在这里,致力于解决一些在发达地区已是过去式,但因体制或结构原因还存在于落后地区的问题。投资者通常不担心技术风险,他们更担心政治风险和实际操作过程中的风险。

  前沿经济体对高技能工程师和精英企业家吸引力巨大。相较而言,追赶经济体的顶级人才只能解决更为琐碎的问题,例如贫穷、医疗和教育资源的匮乏及失业问题。他们无法把时间花在研究前沿科技上,却要处理诸如政治和经济领域的问题。

  因此,很多新兴市场人才从西方名校毕业后,都希望留在国外。即使归国,他们也会将前沿经济体的运作模式复制到本土市场。将“消费者网络技术”引入低收入国家的德国企业Rocket Internet成功招聘到不少留学人才;南美的“智利初创项目(Startup Chile)”也在尝试将硅谷模式本土化。

  问题在于,这些做法的影响力有限,它们只能解决追赶经济体的表层问题,无法真正提高国家竞争力。当然也存在像移动技术这样的例外领域。但即使是这种蛙跳式创新看上去也只是对根源性问题所做的修补。只有当公路、电力和其他基础设施在这些地区落实后,此类措施才能完全发挥作用。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