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碳排放交易

正文

【国际观察】澳大利亚碳税为何停摆

导读: 意味着原计划执行至2015年的固定碳价即将终止,2015年之后,是否会有浮动的碳价体系,也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刚刚发布其第五次评估报告,证明人类活动引起气候变化的科学可靠性已经上升至95%之际,10月15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公布撤销碳排放交易立法草案。这意味着原计划执行至2015年的固定碳价即将终止,2015年之后,是否会有浮动的碳价体系,也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2011年,澳大利亚前总理吉拉德政府突破了层层阻力,开启了低碳变革之路。在当时设定的三阶段碳税政策中,2012年-2015年的第一阶段实施固定碳税,每吨碳排放支付23澳元;第二阶段是从2015年开始实施浮动碳价,即建立澳大利亚内部的碳市场,为防止国际碳价的影响而限制价格浮动区间;第三阶段将根据与欧盟的协议,在2018年完全与欧盟碳市场连接,与欧盟碳价统一。当时这一法案的实施,使得澳大利亚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的话语权大大提升。

  作为发达经济体人均碳排放最高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政府在2011年通过的碳税法案无疑是在欧盟之外所发出的最积极的碳减排信号;特别是在美国政府长期不作为、日本宣布不再参与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国际背景下,澳大利亚的逆流而上无疑更是具有特殊意义。

  澳大利亚是以矿产资源品加工和出口为其重要经济支柱的国家,碳税政策的出台是直接针对产业上游进行控制,通过增加排放成本的方式,倒逼其发展节能减排技术,实现减排目的。这无疑彰显了澳大利亚进行低碳变革的巨大决心。2013年以来,随着欧盟宣布减少排放权发放、提振碳价;美国奥巴马政府出台总统气候变化特别行动方案,以及中国深圳碳市场的正式启动,全球性碳市场建立的曙光似乎已经显现。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举措,再一次说明保守主义的抬头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美国如果再次为共和党执政,同样可能会面临后撤。

  事实上,实施碳税之后,澳大利亚经济所受到的影响是多方面的,需要综合评估。一方面,总体经济增长表现趋好,2012年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率达到3.6%,比未实施碳税的2011年增长1.2%;同时,失业率也有微小幅度上升。另一方面,碳税的实施,确实导致了钢铁、有色金属等行业部分小企业的倒闭,以及大型企业产能向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转移。同时,由于上游能源企业具有较强的价格转导能力,导致居民能源支出上升、生活成本增加,CPI面临较大压力。

  作为重要的农业出口国,气候变化与澳大利亚息息相关,极端气温的频发、海平面的上升等气候异常对澳大利亚的农业部门都是不利的。但很显然,保守党派为了赢得选战,以能源、气候变化政策来赢得选民的举措不仅在澳大利亚,而且在全球众多发达民主化国家都有先例,全球各国能否最终在德班平台下建立起一致性的国际碳减排框架协议,前景依然非常不明朗。与此相关的低碳技术、碳金融市场的发展也随之而面临巨大的政策风险。

  (作者系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相关链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撤销碳税立法草案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