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节能环保材料

正文

如何零排放:日本40年治污启示录

导读: 今天的中国正处在与40年前的日本相似的发展阶段,也正在被雾霾、水污染等环境问题深度困扰。在这个时候,或许特别应该从细微处向日本学习。

        今天的中国正处在与40年前的日本相似的发展阶段,也正在被雾霾、水污染等环境问题深度困扰。在这个时候,或许特别应该从细微处向日本学习。

  日本某大企业负责人长野光史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他工作过的著名的九州新日铁住友炼钢厂距离九州湾不远,夏日将尽时,这里阳光灼人,点点船帆浮在蔚蓝的海面上,令人心旷神怡。

  40多年前,长野大学毕业后来到这里工作时,看到的是“红中带黄的海面”,闻到的是“海面飘来的恶臭”,“天灰蒙蒙的”,与今天的一切有天壤之别。

  从经济起飞繁荣到泡沫破灭走向平静,从排污到治污,日本花了40多年的时间。“日本花了几十年时间才治理了公害和污染问题。”长野说。他觉得这是日本发展过程中一个沉重的教训---如果能及时处理工业、农业和生活垃圾,本来可以不必走先污染后治理的弯路。

  但好在日本不但挺了过来,而且把自己升级成了一个治理环境的先进国家。这其中,政府对环境问题压倒性的重视、企业对环保技术的玩命开发,以及公民逐步形成的对保护保境的“信仰”,都特别值得书写。

  今天的中国正处在与40年前的日本相似的发展阶段,也正在被雾霾、水污染等环境问题深度困扰。在这个时候,或许特别应该从细微处向日本学习。

  “光学云”是怎么变成蓝天白云的

  提起“光学云”,年轻的日本人大概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但对老一辈的日本人来说,这个词像今天的“PM2.5”一样让他们闻之警醒。

  “那是一种五颜六色的天空,非常刺眼,哮喘的人每吸一口气身体都会颤抖不止。”80多岁的东京川崎居民饭岛明子老太太向回忆说。

  上世纪70年代,烧煤、烧重油的各种工厂遍布东京及附近地区,各种高污染原材料混合生产过程产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气体,经过高高的烟囱排向天空,形成了彩色的“光学云”,笼罩在东京和日本上空。患哮喘的人数因此蹿升。

 

  “那时候,我们要经常收听‘光学云’的预报,如果数字太高,就不让孩子到外面去玩,学校会停上体育课。”饭岛说。

  此后日本空气之所以得以彻底净化,与广泛使用脱硫脱硝技术有着很大关系。日本某生产企业负责人指出:“企业如果能够在排出烟雾之前进行脱硝处理,氮氧化物的排放就能得到控制。”

  在净化空气技术方面有丰富经验的日本企业,已经精明地把目光瞄准了中国市场。据采访过的这一领域的日本领先企业透露,他们不但获得了不少中国地方政府的订单,还在中国建立了合资企业。

  琵琶湖水是怎么变清的

  在日本京都附近,有日本最大的湖泊琵琶湖。如今陶醉于其美景中的游客所不知道的是,这里曾经是关西最大的排污池。

  琵琶湖被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周边及上游居民向湖里排放生活污水。天长日久,琵琶湖变成了污水池,居民不再敢从湖里直接取水用于生活,甚至也不能去休假旅游了。

  日本三菱材料技术公司总裁稻叶善明说:“日本的做法是,严格执行‘上水处理’---从上游开始治理,让排放到琵琶湖的水不再污染湖泊。”

  为此,日本所有城市都建设了污水处理厂,排放生活污水也是要收费的。城市下水道将生活污水送到污水处理厂,在那里经过处理达到标准后才能向河流排放。

  污水处理厂每天则会产生大量污泥,如三菱材料等不少日本公司开发出了技术将污泥中的水分排出,经过干燥处理后的污泥具有较高的可燃性,是发电厂、水泥厂良好的助燃材料。

  此外,除了处理生活污水,排污厂家排出的污水更值得重视,因为不少带有重金属,处理起来比较麻烦。不少日本企业需要根据厂家的业务“量身定做”相关的污泥处理装置和管控系统。

  正是因为对生活及工业用水的严格处理,从排污的上游做起,才让琵琶湖在经过20余年的努力后重新成为生态平衡的湖泊。日本九州地区的海岸,也经过20多年不间断的处理,恢复了美丽的蔚蓝色。

 

  废弃家电是如何“零排放”的

  另外一个需要专业技术来处理的潜在污染领域,是家电和其他电子产品的回收。

  在日本,不需要的家电不可以随意丢弃,需要交费后才能请市政垃圾处理科处理,而且价格不便宜。电视、冰箱的回收费用约为数千日元(相当于在日本打工一两个小时的工资)。

  笔者曾仔细参观过日立公司位于东京附近千叶县的一家回收家电的环保工厂---东京环保循环公司。他们主要回收的是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和电脑。

  该公司总经理中水英男特别强调的是,工厂是“零排放”的---“我们回收家电后,在这里将金属部分和塑料部分分别全部回收,从工厂里排出的垃圾基本为零。”

  在工厂看到,一个硕大的冰箱,拆除了其中的电机、制冷系统等金属部件后,剩下的主要是塑料,经过粉碎重新变成工业原料。东京环保循环工厂的任务就是将金属与塑料分开,金属根据材质的不同再次分离,电视则多了一个玻璃处理工序。

  在回收电脑时,存储器先打一个洞,以确保信息安全,且每台电脑均有编号,整个过程都有监视器录像。

  在距离千叶县不远的茨城县,笔者也曾采访过三菱材料公司与松下电器公司合资建设的资源回收工厂---松下环保技术关东公司。松下生产家电,三菱材料为企业提供铜等金属。回收使用过的材料,是三菱的一项新的业务内容。

  其整个回收过程与日立环保工厂并没有太大不同,只是在原料的分类上,他们努力让分类更细,以便更好地循环使用。

  在那里看到,直径两米左右的白色编织袋,在接收着从传送带上送来的各种碎片。金属分为铜铁铝,塑料也分各种材质,经过机械方式一一分离。“分得越细,材料卖出去的价格也能越好。”负责人介绍说。

  在日本,电器回收已经形成了一条盈利模式清晰的产业链。“企业通过较低的收费,从消费者那里拿到家电,代消费者将资源循环使用。”松下环保技术关东公司佐藤靖之总经理总结说。而今后通过企业细分各种原料,将回收原料销售出去,并获得一定的利润,以实现不向消费者收费,是日本各家回收工厂的努力目标。

  佐藤说,这个模式在日本能做到,到了中国是否能复制,还需要实践和观察。

  就在十几年前,日本还采取将家电大量填埋的方式处理,现在微波炉和手机也还不在回收范围内,家电回收应该还有很大的研发空间。

 

  “自己做好了再去和政府企业谈”

  “每个市民都有保护环境的意识,才能从生活的角度减少排污。”已经年过八旬的饭岛明子女士,每次在街道聚会的时候,总要说这句话。

  她还总爱向那些刚刚搬到小区来的居民们传授她洗衣洗碗的经验:“洗锅碗前,应该先用报纸把油擦去,这样能减少城市污水中的油分。还有别忘了把沾了油的报纸放在可燃垃圾中,不能放到普通报纸里。”

  饭岛居住的川崎,是距离东京20多公里的工业区,距离日本最著名的港口横滨也不远,交通极为便利。二战后这里曾经是一片荒地,基本上没有工业,更没有居民。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钢铁厂、电厂、各种机械加工厂云集至此,工厂紧贴居民区,烟囱不断向外吐出黑烟。

  “几十年前,我们看到了那些浓烟,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和战争一样严重的污染公害,相反以为是看到了经济发展的前景和希望。”饭岛说。

  很快周边患哮喘的人多了起来,“川崎哮喘”成为和“水俣病”、“四日市哮喘”并列的日本污染代名词。不少人觉得都是政府不作为、企业不好,但反省自己的人却不多,饭岛说。

  饭岛还记得,二战前后,大多数日本人还是围着一口水井洗衣服,但由于没有工业化原料,从井边流出去的水并不脏臭。等工业化了以后,家家用上了自来水、有了洗衣机,川崎港附近的海水却一天天变黑变臭了。市民们不断去政府、企业那里抗议,自己在家却又大量使用洗衣粉洗衣,用洗洁精刷碗,对自己生活中的排污很少有反思。

  所以现在饭岛女士更努力做的,是让更多的人从日常生活的细节中注意少排污染,“自己做好了再去和政府企业谈”。

  长野光史也总结说:“只有每个人都注意环保了,我们的生活变得环保了,东京的水才会透明,天才回到了原有的蓝色。”

  现在,不仅在川崎市,在日本大多数地方甚至看不到垃圾桶。人们把能回收的垃圾放到资源回收处,把需要燃烧处理的垃圾放进垃圾袋,送到燃烧站。燃烧站本身还是发电站,使用垃圾再发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