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正文

王文彪对话莫言:母亲认为疯子才会治沙

导读: 莫言很风趣:“王文彪在种树方面发明了很多技术,治理成效越来越好,有朝一日人类确实需要移民到别的星球上,库布其沙漠的这种治理经验没准还要派上用场”。

  前不久,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期间,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节目,将诺奖得主莫言与著名治沙人王文彪巧妙地联系到了一起,两人共叙对大地母亲的热爱与沙漠苦难的痛楚,让人感动之余,激起了人们对土地沙化的关注。

  王文彪在介绍治沙历程时,深有感触地讲述了他和年迈母亲关于治沙的故事。他说:“我出生在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由于土地沙化,广种薄收,小时候很难吃饱饭,在那种情况下,我妈妈为了每天让我能够很好的上学,在锅里蒸的两样东西,给我蒸的馒头,给他们蒸的窝头,这是让我终生记忆犹新的一件事。在母亲那代人看来,要治沙是疯子才会做的事,可以说治沙成为我妈的一块心病。当我1988年去盐厂做厂长,提出要治沙的时候,第一个反对的就是我的母亲,‘这事你不能做,人家几代人没有做成,谁也不敢治沙,你怎么就敢治沙’,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王文彪讲到,“从1988年我开始治沙,每次见到母亲她都会问,你治沙花了多少钱?治好了吗?直到十年后的1998年,我才敢陪母亲来沙漠里看,看完我十年的努力,她就说了三个字:‘放心了’。”

  谈到土地、谈到母亲、谈到苦难,莫言与王文彪产生了共鸣。莫言说:“我想王文彪先生的母亲,之所以劝告自己的儿子,不要到沙漠里去,她知道沙漠的这种厉害,要治理谈何容易,怕自己的儿子陷进去出不来,但是她内心深处希望有人来治理沙漠,所以我想她口头上的这种反对,未必是她自己内心真实表达,所以当她1998年,跟自己的儿子在沙漠里看了三天以后,说出了这三个字,我想这才是她真正的内心的声音”。莫言同样眷恋着家乡的土地,我们常把大地比喻成孕育万物的母亲,那我们也要像关爱母亲一样珍珍惜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第一次与沙漠亲密接触,莫言很感慨:“沙漠非常的壮美,充满了神秘感,但一旦脾气发作了,那是十分恐怖的,尤其这两年,沙尘、雾霾,确实让人感觉很痛苦。中国老百姓对土地的这种非常复杂的情感,无论多么贫瘠,但是我们要热爱它,我们要想改变它,但是改变又面临着重重的困难,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莫言很风趣:“王文彪在种树方面发明了很多技术,治理成效越来越好,有朝一日人类确实需要移民到别的星球上,库布其沙漠的这种治理经验没准还要派上用场”。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